• 第26章:生死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2字

    “童姝,你醒醒!”

    我虽然很怕,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在那里摇了摇童姝的身子。

    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转过身一看,一个穿着红色戏服,脏兮兮的纸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它的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色绣花鞋。

    刚才都没有纸人,这纸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时候,纸人的眼睛突然眨了一下,然后它哗啦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纸人会动?我吓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哗啦!哗啦!

    纸人迈着奇怪的步子,向着我走了过来。我本能的把脚往前蹬,想把身子往后移。可是,我发现我的脚,根本就使不上力。

    童姝站了起来,走到了我前面,用眼神狠狠的瞪着那纸人。

    纸人不知道是被童姝给吓着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转过了身,哗啦哗啦的跑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在我正疑惑的时候,童姝翻了个白眼,然后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你醒醒!你醒醒!”

    我抱着童姝在那里摇了起来。

    “嘟嘟!”

    小树林旁边的那条烂马路上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这声音是那辆破桑塔纳的,袁国忠来了。

    袁国忠手里端着一小盆鲜红色的,像是血一样的东西走了过来,直接把那玩意儿泼到了童姝脸上。

    “你干什么?”我问。

    “这是黑狗血,她被鬼上身了。”袁国忠收起了那个小盆,然后跟我说:“赶紧把她抱到我车上去。”

    “你能把她身上那会唱戏的鬼弄走吗?”我问。

    袁国忠摇了摇头,然后说:“不能,我最多只能保她三日。”

    “那该怎么办?”我问。

    “她应该是用了借身卡,把身子借给了那鬼,让那鬼把要害你们命的纸人给赶走了。不过,身子借给鬼,就等于是送给鬼了。在吸食干被借身人的最后一丝人气之前,那鬼是不会离开的。”袁国忠说。

    “童姝哪里来的借身卡?”我问。

    “她不是在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张神秘卡牌吗?我估计那张卡牌就是借身卡。童姝选择使用借身卡,是想用她自己的命保你一命。”袁国忠说。

    “你是不是早知道她会用这借身卡?要不然你怎么会提前去准备黑狗血?你是不是有救她的后招?”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有借身卡就有送鬼卡,只要你有送鬼卡,就能把上童姝身的那鬼给送走。”我就知道,袁国忠绝对有招。

    “送鬼卡在哪儿弄?”我问。

    “黑玫瑰那里应该是有一张的,不过你得获得抽卡的机会,才有可能抽到。我只能保童姝三天,也就是说,你有三天的时间,去抽取送鬼卡。”袁国忠说。

    三天的时间,从黑玫瑰那里抽到送鬼卡,这绝对是很难办到的。不过,只有这个办法能救童姝,所以就算是再难,我也得去。

    袁国忠把车开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说童姝现在这个样子不能送她回家,所以他开了一间房,让我把童姝抱到房间里去。

    我把童姝放到了床上,袁国忠拿了张热毛巾给我,让我帮她把脸上的那些黑狗血擦了。

    擦完之后,袁国忠从兜里摸了一道像是符一样的玩意儿出来,“啪”的一声拍到了童姝的额头上。

    “被鬼上了身,阴气重,所以需要阳气调和一下,今晚你就别走了。”袁国忠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一会儿阴气,一会儿阳气的,听得我怎么有些脸红耳燥,想入非非了啊?

    “那我干什么啊?”我问。

    “你想干什么?”袁国忠笑呵呵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人的手指,阳气是比较重的。十指连心,所以你今晚需要用你的手指,紧紧贴着童姝的手指,指肚对指肚,这样多少能让她好受一些。”

    “哦!”不知道怎么的,在袁国忠解释清楚了之后,我心里居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之前我还以为,袁国忠是想让我用那种方法把阳气传给童姝呢!

    “有这符镇着,她身上那鬼今晚应该是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事的。不过有件事我得提醒你,那就是我能保童姝三天,全仗她这洁净之身。所以,不管下半夜发生什么,你都得给我把持住。要她的身子破了,她的小命也就没了。”

    说完了这些之后,袁国忠说他得走了。因为他要是继续待在这屋子里,屋里的气场就会显得很杂,对童姝会十分不利。走之前他还告诉我,只要今晚我不犯错,童姝明早就能醒来。在白天的时候,她除了身子虚弱一些,和正常人不会有什么两样。不过,明晚在过了子时之后,她身上那鬼又会出来捣乱。

    袁国忠走了,把我和童姝留在了房间里。经过这几天的近距离接触,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喜欢上童姝了。

    孤男寡女的,在酒店里,十指紧扣……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于是赶紧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动了,童姝的手好像动了一下。

    我是用左手扣着童姝的右手的,她的右手只是小小的动了一下,然后就安静了。过了一会儿之后,童姝的额头上,突然冒出了不少汗水,然后,我感觉她的手心,有些滚烫滚烫的,就像是发高烧了。

    “热!好热!”童姝说话了,像是在说梦话,但这声音有些不像她的。

    童姝的左手,居然在她的衣服上乱抓乱扯了起来,就好像是想要把衣服给扯掉一样。

    怪不得袁国忠在离开之前再三嘱咐我,让我一定要把持住。而且,他还告诉我,一定要心静。因为,只有我的心足够平静,那贴在童姝额头上的符的效果才会越好。

    我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然后一直在脑里重复着童姝千万不能出事的想法。

    想要救童姝的心,让我丢掉了所有的杂念,然后我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随着我内心的平静,童姝好像也慢慢变平静了。

    童姝没动了,她应该是睡着了。我大舒了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

    童姝的衣服的扣子给她扯烂了,一看到眼前这画面,我的心立马又躁动了起来。童姝的左手又开始乱动了,她一边喊热,一边继续扯她的衣服。

    不能睁眼,我得重新让小心脏平静下来。我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童姝再一次安静了下来。这一次,我打死不敢再睁开眼睛了。

    因为很担心童姝,所以我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却不敢睡。

    终于,手机设的闹钟响了,天亮了。

    我刚一睁开眼睛,童姝也把眼睛给睁开了。

    “啊!”童姝尖叫了一声,然后赶紧用被子捂住了胸口。

    “啊什么啊?这可是你自己干的,跟我没关系。要不是我定力好,昨晚差点儿被你生吞活剥了。”我说。

    “讨厌!”童姝一张脸羞得通红。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我赶紧让童姝把身子遮好,然后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是袁国忠,他手上提着一个纸口袋,口袋里装着女孩的衣服,看上去那衣服像是新买的,吊牌都还没扯下来。

    “拿给她穿上吧!我就不进去了。吃完早饭之后你们照常去学校上课,学校人多,童姝被鬼上了身,待在人多的地方比较好。”

    叮嘱完之后,袁国忠便走了。

    我把衣服拿了过去,递给了童姝。

    “你也出去。”童姝说。

    “哦!”

    虽然童姝喜欢我,但她毕竟还是个女生,肯定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啊!所以,我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往门外走。

    “不用出去了,就这么站着,不许转身过来偷看。”童姝说。

    “哦!”我站住了,没有再走,也没有转身。

    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童姝在换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的,在听到这声音之后,我立马就脑补起了昨晚的那些画面。然后,我感觉自己的两边脸颊突然就变得滚烫滚烫的了。

    “你真的没有偷看。”听童姝这语气,她好像很开心。

    “好了,可以转过来了。”童姝说。

    我这脸现在还很烫,肯定是红着的,所以我没好意思转过去。

    “你脸红了?”童姝居然跑了过来,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问:“你刚才在想什么?”

    “想你。”我说。

    “讨厌!”童姝捶了我一拳,说:“我们去吃早饭吧!一会儿该上课了。”

    童姝拉着我的手出了房间,去了学校门口的早餐店。

    因为昨晚一宿没睡,所以在上课的时候,我一点儿精神都没有。不管是什么课,只要老师刚一开讲,我就开始趴在桌子上睡。

    昨晚的事儿,喻晓晴肯定知道,而且她应该给我们班的任课老师都打了招呼的,所以我上课堂而皇之的睡觉,不仅没有被粉笔头砸,更没有被叫起来罚站。

    叮铃铃……

    这是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在卷入4号楼的杀人游戏之前,这铃声是幸福的钟声,不过现在,它俨然已经变成了死神的召唤。

    “今晚将开始的第四局游戏,远比前三局刺激。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大家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