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更刺激的游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2989字

    看着薛姐发在微信群里的这条信息,我的心立马就咯噔了一下。

    “今晚的杀人游戏是学生专场,老师与JC就不用来了。要是有老师或JC混进来,所有人都得死。”薛姐又发了一条信息。

    “我不是需要完成固定任务,带新人来吗?”杜娟在群里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已经找到人了,还是你们局里的JC,这任务算你完成了。至于9号,因为4号对其使用了免死卡,所以可以免死,但今晚不能参加游戏。4号和7号,昨晚死亡惩罚执行失败,算是逃过一劫,不过下次没这么容易了。”

    在发完这段话之后,薛姐便把9号喻晓晴和20号杜娟踢出了群。

    “游戏将在15分钟之后开始,迟到的人将接受惩罚。”

    薛姐发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微信群安静了下来。

    我和童姝是掐着点到的4号楼,在我们到的时候,其余的人早就已经到了。在玩第三局游戏的时候,一共死了两个人,分别是夏超和赵鹏,再加上这次不能来的喻晓晴,还有李成和杜娟两个JC。20人的游戏,现在除掉了5个,因此在场的只有15个人。

    “第四局游戏是15个人玩吗?”我问薛姐。

    “不!还是20个。”薛姐说。

    “可是现在这里只有15个人啊!还差5个呢?”我问。

    “不要急,那5个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家都认识的。”薛姐说。

    我们都认识的?难道薛姐又去我们班抓壮丁,抓了5个新同学来?

    就在我正疑惑的时候,有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从薛姐身后那小门走了出来。白梦?走出来的居然是白梦?她身后跟着的是唐宇,然后是鲁若涵,跟在鲁若涵身后的,是赵鹏和夏超。

    他们五个可都是死了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了老朋友,你们怎么都不欢迎一下啊?”薛姐说。

    “他们不是死了吗?”邓琦一脸吃惊的看着面前的五个家伙。

    “他们是死了,不过人在死了之后,不是可以变成鬼吗?他们五个,可都是在游戏中被你们害死的。现在,他们已经变成了鬼,所以想回到这杀人游戏中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自己给自己报仇。”薛姐说。

    在他们五个走出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他们肯定是鬼。果不其然,现在薛姐自己都承认了,他们五个,确实是鬼。

    薛姐没有骗我们,有他们五个的加入,今晚这杀人游戏,那绝对是比之前的任何一局都要刺激的。

    “今天的杀人游戏,和前三局会有一些不同。所以,不管是号牌,还是身份牌,大家都需要重新抽取。”

    薛姐说着,拿出了那白色卡片,让我们一人先抽了一张。白色卡片是号牌,我抽到的是13号。然后,她又拿出了黑色卡片,让我们一人抽了一张。黑色卡片是身份牌,我抽到的居然还是平民。

    我拿着号牌,进到了13号房间。在进去之前,我特地看了一下童姝,她进的是9号房。

    进到房间里面之后,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房间和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天黑请闭眼。”

    ……

    “6号out,大家请出来,跟我去凶案现场。”

    从目前来看,游戏的过程和之前的三局基本上是一样的。

    我们跟着薛姐去了凶案现场,那个贴着数字6的稻草人,脑袋被拧了下来。至于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6号,请使用遗言。”薛姐说。

    6号是李信,他对着薛姐摊了摊手,然后说:“我可以不用遗言吧?”

    “要你不用遗言把杀手抓出来,将受到杀手所写的惩罚,如果完不成,你将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受到死亡惩罚。”薛姐拿出了四张纸条,意思是要让李信抽。

    不用遗言就得接受惩罚,薛姐这是在逼李信必须得使用遗言啊!因为,李信就算是蒙错了,那也只需要像没使用遗言一样,完成一个任务。万一蒙对了,他就不用受到惩罚了。

    “我指正17号。”李信指着张涛说。

    我猜都能猜到李信肯定会指正张涛,毕竟张涛和他的关系是很铁的,在出任务的时候,最多跟他恶作剧一下,绝对是不可能害他性命的。

    薛姐拿了两张纸条出来,分别递给了李信和张涛,然后说:“请写下你们要给对方的惩罚。”

    李信和张涛对视了一眼,还彼此笑了笑,然后就拿着笔在那里沙沙的写了起来。从他们俩那轻松的表情来看,不管张涛最终的身份是什么,这一次指正,应该都会以喜剧收场。

    在收回了递给两人的纸条之后,薛姐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请17号翻转身份牌。”

    “慢!”5号刘梦妍站了出来,举起了她手中的号牌,说:“我要使用调包卡。”

    刘梦妍把调包卡递给了薛姐,然后说她要让17号张涛和20号赵鹏对调身份牌。

    我没搞懂刘梦妍对调张涛和赵鹏的身份牌是个什么意思,所以我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张涛也没在意,在薛姐下达了调换身份牌的指令之后,他很爽快的和赵鹏把牌换了。

    “17号,请翻牌。”薛姐说。

    张涛把从赵鹏那里换来的身份牌翻了过来,那上面写着“杀手”两个字。

    “17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6号所提的惩罚。”

    薛姐把李信写的那张纸条拿了出来,然后念道:“请6号去女生寝室,偷10条性感的小内,拿去放到校长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用手机照一张照片,打印出来,贴在学校宣传栏,并在上面写一句话,就说去女生寝室偷小内的变态竟然是咱们校长。”

    “李信,你又坑我?”张涛指着李信的鼻子骂道。

    “你上次不是跟我说,看到新闻上写有人去女生寝室偷小内觉得特好玩吗?我不仅让你好玩,还帮你嫁祸给咱们校长,这不是更刺激,更有意思吗?”李信笑呵呵的说。

    “你个变态,要刺激,那咱们一起去啊!”张涛说。

    “我帮你们吧!”刘梦妍拿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我使用一张分担卡,这样你们两个就可以一起去了。”

    “用,快用!”张涛催促道。

    “那我可用了哟?”刘梦妍把分担卡递给了薛姐,然后说:“我替17号使用一张分担卡。”

    “分担卡有效。”薛姐说。

    “我不去,这么变态。”李信出这任务是为了整张涛的,他自己要是去了,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分担卡已经使用,17号的任务必须得由两个人共同完成。若是若没有人替他分担,便算任务失败。那样,17号将接受死亡惩罚。”薛姐说。

    “分担卡有这个功能?”我对着薛姐质疑道。

    “我说有就有。”薛姐没好气地回了我一句。

    “李信,你还当我是兄弟吗?”张涛一脸严肃的看着李信,问。

    “肯定啊!”李信笑了笑,然后说:“我本来想捉弄一下你,结果把自己也给捉弄了。走吧,咱们一起去女生寝室。”

    张涛和李信走了。

    半个小时后,张涛在微信群里发了张照片。照片上有一张办公桌,那抽屉里放着各种各样的小内。

    “照片已经照好了,现在太晚了,打印店关门了,我们明天去打印可以吗?”张涛在群里问。

    “可以!明晚游戏开始之前把任务做完就行。”薛姐回了一句。

    李信和张涛这两个逗逼,最后果然是以喜剧收场了。不过,也不知道明天那照片在打印出来,贴到宣传栏上之后,校长会是个什么反应?

    “游戏继续。”

    薛姐扫了剩下的人一眼,然后说:“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

    白梦站了出来,她举起了手中那印着数字11的号牌,然后说:“我指正2号。”

    2号是邓琦,白梦就是因为没有完成他出的任务,所以才被害死的。

    邓琦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现在的白梦,可不是以前的白梦,她是鬼。被鬼指正,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他心里肯定是清楚的。

    一脸惊恐的邓琦,用那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我。从他这反应来看,好像他手里的那张身份牌,真的是杀手。

    “不要管闲事。”

    白梦注意到了邓琦的动向,因此对着我来了这么一句。

    虽然白梦的死跟邓琦是有关系的,但从严格意义上上来说,白梦是死于这杀人游戏的,邓琦并不是故意要害死她的。

    最重要的是,现在白梦是鬼,邓琦是人。我可是个人,要让我在人和鬼之间做选择,我肯定会选择人。

    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我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

    “你确定要救他?”白梦用那死人一般的眼神盯着我,看得我的背脊凉飕飕的。

    “英雄不是谁都能当的?我劝你还是先撒泡尿照照,免得英雄没当成,反而把自己的小命赔上了,那样可就亏大了。”刘梦妍冷嘲热讽的对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