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大彩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2977字

    谁?是谁在说话?

    “你倒是回答我啊!你说我今天晚上,到底要不要把你杀了?”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定下神一看,发现跟我说话的居然是童姝。

    “你怎么了?”我知道童姝是让那鬼把意识给控制住了,所以在问这话的同时,我用双手抱住了她的肩膀,轻轻地摇了两下。

    “你干吗摇我啊?”童姝居然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这是怎么一回事?

    “哗啦!”电梯的轿厢门打开了。

    “游戏就要开始了,咱们赶紧出去吧!”

    说完之后,童姝率先走了出去。我跟在她屁股后面出了电梯,进到了那玩游戏的房间里。

    “都来齐了啊!”黑玫瑰拿了一张空白的卡牌出来,然后说:“这一局游戏,我给你们添个大彩头。那就是在整局游戏当中,出的任务受罚方未完成的数量最多的那位,将获得一张任意卡。”

    “任意卡有什么用?”我问。

    “任意卡就是你想把它当成什么卡用,它就能当成什么卡用。”黑玫瑰说。

    “当成送鬼卡也可以吗?”我问。

    “当然可以。”从黑玫瑰说这话时的语气来看,她应该没有骗我。

    “因为有个大彩头,所以在这一局游戏中,我得提高一下出任务的难度。本局游戏中,所有的任务都不能直接害命,不能让执行人自杀,也不能让执行人去杀人。当然,没有完成任务的,还是得按照以前的规矩,接受死亡惩罚。”黑玫瑰说。

    “这一局游戏,老玩家的号牌不用变,还是按照上一局的来。”黑玫瑰把号牌发给了我们,我还是上次的8号。

    “根据号牌的顺序,来我这里抽身份牌。”黑玫瑰说。

    我这8号,处在中间,不算好也不算差。轮到我的时候,我便走了过去,从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张身份牌。

    JC?我抽到的居然是JC。JC在晚上有验人的权利,我要想赢那张任意卡,JC绝对是一个于我十分有利的身份啊!

    我躺进了8号棺材里面,“哗啦”一声,棺材盖慢慢地合上了。

    “天黑请闭眼。”黑玫瑰发出了指令。

    “杀手请出来。”

    耳边传来了四声“哗啦”的声响,有四口棺材的棺材盖打开了。然后,外面出现了一些杂乱的脚步声。

    “啊!”

    有人被杀了,虽然我不知道挂掉的是几号,但杀手们应该是一招致命的。因为,那悲剧的家伙,只叫了这么一声,然后便没音了。

    “杀手请回去。”

    脚步声散开了,看来四个杀手应该是处在不同的方位。

    “哗啦……”

    棺材盖合上的声音传了过来。

    “JC请出来。”

    哗啦一声,8号棺材的棺材盖滑开了。

    我从棺材里走了出来,发现童姝居然跟我一样,也抽到了JC。除了她之外,另外还有两个JC,一个是4号,一个是12号。

    “JC请验人。”黑玫瑰说。

    童姝将手指向了1号棺材。

    1号不是魏索南吗?童姝选择验他,这很正常。我没有多想,立马就选择了随从,也把手指向了1号。

    4号和12号没有发表别的意见,他们同时把手举了起来,指向了1号。

    在我们四个JC都统一了意见之后,黑玫瑰对我们做了一个大拇指向上的手势,意思是在说,我们验正确了,1号魏索南确实是杀手。

    “JC请回去。”

    我回到了8号棺材里,棺材盖哗啦一声合上了。

    “16号out。”

    在黑玫瑰说完这话之后,我这棺材盖再一次打开了。

    16号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家伙,那家伙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小刀,他那花衬衫,被从胸口流出来的血染成了鲜红色。

    “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黑玫瑰说。

    18号举起了手中的号牌,然后说:“我要使用强行逮捕权。”

    “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啊?”肖楚楚用那种略带威胁的语气,对着18号问道。

    “孙宇昂。”18号说。

    “孙宇昂,你初来乍到,在指正的时候,可要小心一些啊!要不然,一会儿便宜没占到,反而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那可就有些不划算了。”肖楚楚说。

    “18号你要指正谁?”在肖楚楚威胁完了孙宇昂之后,黑玫瑰终于是说出了下一条指令。

    “本来我想乱蒙一个的,11号你却主动跑出来找我的茬,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孙宇昂直接把手指向了肖楚楚,然后说:“我要指正11号。”

    “呵呵!”肖楚楚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用那种不可一世的口气说:“你在来这里之前,是不是没有打听过我肖楚楚是谁啊?”

    “用得着打听吗?你自己不都说了,你叫肖楚楚吗?”孙宇昂说。

    我也不知道,这孙宇昂是真的很有实力,还是他只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逗逼。

    不过,他站出来跟肖楚楚斗,对我那绝对是有利的。毕竟,敌人的敌人,至少能算半个朋友嘛!

    “呵呵!”肖楚楚依旧是发出了一声冷笑。

    在笑完了之后,她从兜里抽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我要使用调包卡,调换我和18号的身份牌。”

    “调包卡?你居然有调包卡?”孙宇昂是一副极其吃惊的样子,就好像肖楚楚手上有调包卡,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一样。

    从孙宇昂此时的反应来看,他要不是一个特牛逼的演员,是在故意装逼的话,那他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逗逼。肖楚楚用一张调包卡他都能如此惊讶,足可见他是多么的菜。如此菜鸟的家伙,居然站出来挑战肖楚楚,我只能说,他真是够拼的。

    “你是不是后悔了啊?”肖楚楚笑呵呵地问孙宇昂。

    “后悔你能再用一张调包卡,帮我把身份牌调换回来吗?”这个孙宇昂,还真是个逗逼。

    “你要是后悔了,我可以考虑给你出一个不那么难完成的任务。”肖楚楚这是在引诱孙宇昂,拉他入伙吗?

    “我不会后悔的。”孙宇昂摆出了一副很有骨气的样子,说。

    “对一个没有卡牌的人使用调包卡,肖楚楚你这么做,总让人感觉有些缺德啊!”我笑呵呵地从兜里摸了一张调包卡出来,然后说:“孙宇昂,我帮你用张调包卡,把你们的身份调换回来吧!”

    说完,我便把调包卡递给了黑玫瑰。

    “8号,你还真是什么事都想插一脚啊!”肖楚楚用那十分不满的眼神,冷冷地瞪着我,说。

    “我只是看不惯你,仗着手里有卡牌,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我说。

    “看不出来,你原来还挺有侠义心肠的啊!”肖楚楚对着我呵呵了两声,在呵呵完了之后,她冷着一张脸对我说道:“你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在这里管闲事,我看你真是活得有些不耐烦了。”

    “你要是还要用卡牌,就拿出来用,不用就别瞎逼逼。”我说。

    肖楚楚手里还有一大叠卡牌,不过她并没有再拿出来用的意思。

    黑玫瑰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孙宇昂,把另一张递给了肖楚楚。

    在孙宇昂拿着卡片正准备开写的时候,肖楚楚咳嗽了一声,然后对着他说道:“在写任务的时候,你可一定得好好想想啊!”

    肖楚楚这是在威胁孙宇昂,大概她觉得单靠语言威胁不够,还把她的那叠卡片拿了出来,对着孙宇昂晃了晃。

    一看到肖楚楚手上那一叠厚厚的卡片,孙宇昂那只拿着笔的手都抖了起来。

    “你怕了吗?”肖楚楚笑呵呵地看了孙宇昂一眼,然后说:“如果你写的任务,是让我对8号做点儿什么,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不用手里的这些卡牌。”

    孙宇昂没有说话,不过从他那脸色来看,他应该是被肖楚楚给吓着了。

    肖楚楚拿起了笔,在那里沙沙地写了起来。

    在写完要给对方的惩罚之后,两人把卡片递给了黑玫瑰。

    “请11号翻转身份牌。”黑玫瑰接过了卡牌,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肖楚楚慢慢地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她那身份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杀手”二字。

    “你是做你自己写的那个任务,还是想做我给你写的任务呢?”肖楚楚拿了一张反转卡出来,对着孙宇昂晃了晃。

    “反转卡?”孙宇昂惊得张大了嘴巴。

    “既然你知道这是反转卡,那你肯定知道,我要是用了,我这杀手身份,立马就可以反转成平民。这样,你的指正可就是错误的了,那你将接受我写的惩罚。”肖楚楚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孙宇昂问。

    “我想先听听,你写的那个任务是什么?这样我才好判断,到底是用你写的那个任务,还是用我写的这个。”肖楚楚这完全是在故意捉弄孙宇昂。

    孙宇昂看向了我,他这是在向我求助。毕竟,之前在肖楚楚对他用了调包卡之后,我拿了张调包卡出来帮了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