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卡牌大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2978字

    我今天的任务,是最终赢得那张任意卡。所以,我不能浪费太多的卡牌在孙宇昂身上。因此,虽然孙宇昂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眼神,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再拿卡牌出来。

    孙宇昂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

    “11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18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见肖楚楚只是拿着反转卡在那里晃,并没有要用的意思,于是便拿出了孙宇昂写的那张卡片,念道:“请11号去后面那栋楼的面包店,偷200个面包出来,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把200个面包全都吃完,一个都不许留。”

    “你出的是这任务?”肖楚楚极其无语地瞪了孙宇昂一眼。

    “就是这任务,你爱用什么卡牌,就用什么卡牌,我无所谓。”孙宇昂说。

    “行!我满足你。”肖楚楚抽了一张卡牌出来,把它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使用嫁祸卡,把这任务拿给18号做。我倒要看看,200个面包,能不能把他撑死?”

    “嫁祸卡有效,18号请接受惩罚。”黑玫瑰说。

    “没问题。”在回了这么一句之后,孙宇昂便出门了。

    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孙宇昂回来了,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就是套在垃圾桶里的那种。

    “200个面包全在这里,你们数数。”孙宇昂打开了那黑口袋,对着我们说道。

    口袋里面,全都是面包,有大有小,不过最小的都有拳头那么大。

    “不用数了,只要你能把口袋里的面包一个不落的全吃完,就算你完成任务了。”肖楚楚说。

    “你说了不算,得她说。”孙宇昂指了指黑玫瑰。

    黑玫瑰往口袋里瞄了一眼,然后说:“你开始吃吧!吃一个我数一个,直到吃完200个为止。”

    黑玫瑰的话都还没说完,孙宇昂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拿起面包就往嘴里塞了起来。不过两三分钟时间,他居然就吃了八个了。

    “你是饿死鬼啊?”肖楚楚十分无语地对着孙宇昂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被活活饿死的。自从成了鬼,我一天要吃别人一个月的量。”听孙宇昂这口气,看他吃面包这样子,他好像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早知道你是饿死鬼,我就把这任务嫁祸给8号了。”肖楚楚有些后悔的说。

    嫁祸给8号?我不就是8号吗?200个面包,让我去偷来还行?让我吃完,这得吃到下个月去。

    “嫁祸给我?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手上有卡牌啊?”我白了肖楚楚一眼,说。

    “你有卡牌怎么不拿出来给18号用啊?”肖楚楚这是想要挑拨我和孙宇昂之间的关系吗?

    “18号又不傻,他自己出的任务,自己心里能没底儿吗?反正这任务他都能轻松完成,我若使用卡牌,那不是浪费了吗?再说,游戏又不是马上就结束了,后面内容还多着呢!我现在就把卡牌浪费完了,一会儿你们又耍什么花招,我拿什么应对啊?”

    就在我和肖楚楚耍嘴皮子的这个空档,孙宇昂居然把200个面包全都吃完了。

    “早知道刚才写500个的,200个面包吃下去,根本就没什么感觉,肚子还饿着呢!”也不知道孙宇昂是真的没吃饱,还是为了证明这任务完成得很轻松,反正他从嘴里冒了这么一句欠抽的话出来。

    “没事儿,你不是喜欢吃吗?一会儿你有的是机会吃。我见过很多种死法,但把饿死鬼撑死这种死法,我还没见过呢!今晚,我一定要开开眼界。看你这饿死鬼,是怎么被活活撑死的。”肖楚楚说。

    “撑死我?”孙宇昂在那里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只有饿死的孙宇昂,没有撑死的孙宇昂。”

    “游戏继续。”黑玫瑰打断了孙宇昂和肖楚楚的斗嘴,接着问道:“还有没有要使用强行逮捕权的人?”

    杜龙站了出来,举起了他那写着数字10的号牌,说:“我要指正7号。”

    7号是童姝,杜龙和魏索南他们是一伙的,所以他站出来指正童姝,也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指正我?”童姝的脸上,露出了那阴森森的笑。这笑不是她自己的,而是上她身那鬼的。

    “我帮7号一个忙吧!把身份牌给她换换。”肖楚楚拿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使用调包卡,调换7号和1号的身份牌。”

    1号魏索南是杀手,我们是验出来了的。所以,肖楚楚让童姝和魏索南调换身份牌,那目的,是明摆着的。

    为了稳妥起见,我也拿了一张调包卡出来,说:“我也要使用调包卡,把1号和7号的身份牌调换回来。”

    “8号,你这是存心要跟我作对,是吗?”肖楚楚又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要对7号使用免疫卡,只要你拿不出反免卡,那么在本轮,你手上的所有卡牌,对7号都将失去效用。”

    “免疫卡有效。”黑玫瑰接过了肖楚楚递过去的那张免疫卡,说。

    “你们玩得这么热闹,怎么都不叫上我啊?”雪蝉慢吞吞地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免疫卡什么的,最没有意思了。用了免疫卡,别的卡都不能用了,这游戏还怎么玩啊?我这里有张反免卡,用来把肖楚楚你用的那张免疫卡消了。”

    雪蝉把反免卡递给了黑玫瑰。

    “看来你今天还真是有备而来啊!反免卡居然都备得有。”肖楚楚这语气,听上去有些意外,但又不是特别的意外。

    “反免卡有效。”在验了验雪蝉递过来的这张反免卡之后,黑玫瑰来了这么一句。

    既然反免卡有效,肖楚楚的那张免疫卡不就被抵消了吗?这样,我用的那张调包卡,自然就重新恢复效用了。如此一来,那张杀手的身份牌,现在还是回到了魏索南的手里,而童姝的身份,还是JC。

    “你们还有卡牌要用吗?”黑玫瑰问。

    肖楚楚翻了翻她手里的卡牌,甚至还把其中的一张给抽出来了。不过最终,她又把那卡牌给放了回去。

    “既然没人用卡牌了,那10号和7号,你们就开始写要给对方的任务吧!”

    黑玫瑰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了站出来指正的10号杜龙,然后把另一张给了童姝。

    接过卡片之后,杜龙看了肖楚楚一眼。肖楚楚给他递了一个眼神,然后杜龙便拿起笔,在那里写了起来。

    从杜龙些任务时的状态来看,他的心里,应该是有底的。

    童姝在写任务的时候好像很随意,她似乎没写几个字。反正,她都写完好半天了,杜龙那边还没有写完。

    “请7号翻转身份牌。”在两人都写好任务后,黑玫瑰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因为身份牌上写着的是JC,所以在黑玫瑰下完这条指令之后,童姝毫无压力地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

    “7号out,身份……”

    “慢!”黑玫瑰话都还没说完,肖楚楚就站了出来,然后说:“我要对7号使用卧底卡。”

    “卧底卡又是个什么玩意儿?”因为这卡牌是第一次出现,所以我多问了一句。

    “卧底卡可以让JC变杀手,杀手变JC。”黑玫瑰说。

    “那反转卡呢?不能让JC变杀手吗?”我问。

    “反转卡只能转换杀手和平民之间的身份,要想转换JC的身份,只能用卧底卡。而且,被用了卧底卡的人,反转卡对其将无效。”黑玫瑰跟我简单解释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我要想把7号的身份转换回来,只能再用一张卧底卡,是吗?”我问。

    “嗯!”黑玫瑰对着我点了点头。

    “卧底卡有效,7号JC身份暂时变为杀手。”黑玫瑰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童姝和雪蝉,意思是我们若要使用卡牌,就赶紧用。

    反转卡我手里倒是有,但卧底卡那是一张都没有的。因此,我没有卡牌可以用。

    童姝也没有拿卡牌出来,她手里的卡牌,跟我的是差不多的。我都没有卧底卡,她自然也没有。

    雪蝉皱了皱眉,她应该是在犹豫什么。既然都开始犹豫了,这是不是说明,雪蝉的手里,很可能有卧底卡啊?

    “再给你们10秒钟时间,若是没有人用卡牌,那7号的身份可就定了,然后进行下一步了啊!”黑玫瑰催了雪蝉一句。

    雪蝉最终还是没有拿卡牌出来用,不过她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

    “时间到,7号杀手身份确定,请接受10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拿出了杜龙写的那张卡片。

    “我要使用抢任卡。”雪蝉拿了张卡牌出来,说:“在黑玫瑰宣布任务之前,不管是谁,都可以站出来主动把这任务接了,要是完成了,就可以从我这里,随机抽取三张卡牌。”

    “拿三张卡牌出来,就想有人站出来给你卖命,你是把在场的各位,都当成傻子了吗?”肖楚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