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那个位置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9字

    “说好的三张卡牌,可不许耍赖啊!我接。”

    孙宇昂站了出来,他居然为了三张卡牌,愿意接这任务?

    孙宇昂的这个行为,让我有些不可理解。不过他这样做,对于童姝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没想到,还真有傻子站出来啊!”肖楚楚一脸不爽地瞪了孙宇昂一眼,说。

    “嘿嘿!”孙宇昂傻笑了两声,也不知道他笑的这是个什么意思。

    “抢任卡有效,请18号接受任务。”黑玫瑰再一次拿起了杜龙写的那张卡片,然后念道:“请去背后那个面包店,再偷200个面包回来,然后把那些面包全都拿给8号,让他把200个面包全都吃完,一个不剩。”

    “又是吃面包,没创意。”肖楚楚白了杜龙一眼。

    “8号刚在4号楼那边玩完了,又大老远地跑到富源大厦来参加游戏,我们再怎么也得准备点儿夜宵,给他填填肚子啊!”杜龙笑呵呵地看着我,说:“这也算是尽地主之谊嘛!”

    200个面包,让我吃完?我就算是撑死了都吃不完啊!

    杜龙出的这个任务,是故意针对我的。只要我吃不下那200个面包,孙宇昂这任务就算没完成,然后他会受到死亡惩罚。不过,孙宇昂是饿死鬼,他多半跟杜宇一样,身子是用纸做的。所以,他重新去弄个纸身子应该就能活过来。

    在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孙宇昂已经出去偷面包去了。

    十来分钟后,他回来了。同样是200个面包,上次他只装了一个口袋,这次居然装了两个。

    “这次怎么装了两个口袋?”我有些好奇地对着孙宇昂问道。

    孙宇昂对着我笑了笑,然后说:“上次去的时候我没有找到大面包,这次去我在里面发现了大的,所以就没要小的了。”

    说着,他把那两个黑口袋给打开了。

    这次他装回来的,全都是那种还没有切片的吐司,这玩意儿一个可以当刚才那种好几个了。

    “你这不是坑我吗?”我一脸无语地看向了孙宇昂,然后说:“你就不知道拿小面包吗?就是比拳头还要小的那种。”

    “我不是怕你不够吃吗?刚才我吃了200个都还没吃饱。”孙宇昂不是逗逼,他是个二逼,只有二逼才会天真的以为,200个面包我都吃不饱。

    “我又不是饿死鬼。”我说。

    “我用张分担卡,让孙宇昂帮你分担分担吧!”雪蝉拿了一张卡牌出来,说。

    “这么说,我又可以吃面包了是吗?”孙宇昂是一副很兴奋的样子,就好像可以吃面包,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一样。哎!饿死鬼的世界,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分担卡有效。”黑玫瑰接过了雪蝉递过去的那张卡牌,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我就不客气了啊!”孙宇昂直接就从口袋里拿出了面包,在那里啃了起来。

    因为雪蝉用的是分担卡,所以我多少都得吃一点儿,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分担嘛!我从黑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肉松面包,然后在那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吃了起来。

    别说,我这肚子真还有点饿了,加上肉松面包的味道很不错,于是在吃完了第一个之后,我又拿了一个出来,继续在那里啃。

    我第二个面包还没吃完,孙宇昂那家伙,居然就已经把剩下的面包全都啃完了。

    “这么快?”

    就在我一脸吃惊地看向了孙宇昂的时候,那家伙一把将我手里还没啃完的半个面包夺了过去,然后把它塞进了嘴里。嚼都没有嚼,直接就给吞下去了。

    “18号任务完成。”黑玫瑰说。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得到三张卡牌了啊?”孙宇昂眼巴巴地看着雪蝉,问。

    雪蝉把她的那叠卡牌拿了出来,递到了孙宇昂的面前,然后说:“随便抽三张吧!”

    “好牌都不拿出来,就这么让18号抽,你这不是欺负他吗?”肖楚楚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

    “只要是卡牌就行了,我不挑的。”孙宇昂从雪蝉手里那叠卡牌的最下方抽了三张出来。

    “吃了面包还能得三张卡牌,值!”孙宇昂很高兴地说。

    “孙宇昂都没意见,也不知道肖楚楚你在那里多嘴多舌的自作多情,有什么意思?”雪蝉白了肖楚楚一眼。

    “富源大厦这里的杀人游戏一直玩得比较血腥,刚开始大家还觉得挺刺激的,但现在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些单调。要不这样吧!今天咱们定个主题,那就是出的所有任务,都跟吃有关。没有完成任务的,在接受死亡惩罚的时候,也得用吃。说简单点儿,就是把自己吃死。不管是撑死也好,毒死也好,反正得用吃来完成死亡惩罚。”肖楚楚在那里出起了馊主意。

    “你们意下如何?”黑玫瑰在那里征求起了我们的意见,我还以为她会直接采纳肖楚楚的这个建议呢?

    “这建议很好,我喜欢。”魏索南跟肖楚楚本就是一伙的,所以他肯定会选择赞同啊!

    “我没意见。”陈海涛也说话了。

    “随便你们。”这是雪蝉的答案。

    ……

    “既然大部分的玩家都没意见,那这局游戏,就照着肖楚楚说的办吧!接下来不管是谁,在出任务的时候,都必须跟吃有关。而且,在执行死亡惩罚的时候,也只能吃死。”

    在我正犹豫到底是赞同这建议,还是反对这建议的时候,黑玫瑰开口了。她这一拍板,不就等于说这建议已经定了,我不管提什么意见,那都是废话了吗?

    “游戏继续,还有没有要使用强行逮捕权的?”黑玫瑰问。

    “我要使用强行逮捕权。”朱建站了出来,说。

    这家伙也是个鬼,而且和JC有仇,他因为犯了案被袁国忠抓了,后来被执行了死刑。上次去公安局烧警车,就是这家伙出的馊主意。

    “朱建,我们都知道你恨JC,不过一会儿在出任务的时候,你可别脑子一发热,让别人去吃警车啊!警车这玩意儿,可以烧,但没法儿吃啊!”肖楚楚笑呵呵地对着朱建来了一句。

    “有完成可能的才是有效任务,谁要是出无效的任务,那就是破坏游戏规则。凡是破坏游戏规则的,都将受到死亡惩罚。”黑玫瑰说这话的时候,是用眼睛盯着朱建的。

    “我知道游戏规则,不会乱来的。今天不就是出的任务都得是吃吗?而且让对方吃的还得是能吃进嘴的东西。警车这玩意儿,那可是钢铁做的,谁能吃啊?”朱建说。

    “明白就好。”黑玫瑰对着朱建点了一下头,然后问:“13号你想强行逮捕谁?”

    朱建在挠了挠脑袋之后,直接把手指向了魏索南,然后说:“我要强行逮捕1号,他肯定是杀手。”

    经过之前的各种调换身份牌,只要是玩这局游戏的人,都知道魏索南肯定是杀手。不过,朱建直接指正他,多少还是让我有些意外。

    “你指正我?”魏索南也很吃惊,他大概没有料到朱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直接指正他。

    “除了你之外,我确实不知道还有谁是杀手。所以,我只能指正你了啊!”朱建一脸真诚的说。

    “不知道谁是杀手,那你可以保持安静啊!”魏索南用那种恨恨的眼神瞪着朱建。

    “既然是来玩游戏的,那就得玩起来嘛!要一直安静着,这该多没意思啊!你说是吧?”听朱建这语气,好像他并不怵魏索南啊!

    “你都指正我了,我肯定是会让你有意思的。”魏索南对着朱建呵呵地冷笑了两声,说。

    “我只是想让游戏好玩一些,没有别的意思。不过,魏索南你要是想对我怎样,我朱建是可以奉陪到底的。”

    朱建这话,说得很有底气啊!看来,富源大厦这杀人游戏场,不给魏索南面子的,除了雪蝉之外,还有人啊!

    “你会后悔的。”魏索南开始用语言威胁朱建了。

    “要知道什么是后悔,我就不会挨枪子了。我活着的时候都没怕过什么,现在都成鬼了,你觉得我会怕吗?”

    这个朱建,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不过现在,他跟魏索南掐起来了,这个局面,是我乐于看到的。

    “我知道你不怕,你活着的时候不怕,最后不也挨枪子了吗?所以,在很多时候,光是胆子大,那是没用的。做人的时候是这样,做鬼的时候也是这样。”魏索南还在跟朱建扯。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我不是他们,不会像他们那么傻,牺牲自己来成全你。”朱建说。

    “什么叫牺牲自己来成全我,我要是成了,他们不也能得到可观的回报吗?”魏索南说。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你索性带着他们来成全我吧!只要我成了,一样可以给你们可观的回报。”朱建说。

    “你不配!”魏索南愤怒地吐了这么三个字出来。

    “我不配你配?大家都是鬼,没有谁比谁更配。那个位置,不只是你想要,我也想要。最后谁能成功,那得看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