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意料之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23字

    朱建说的那个位置,是个什么位置啊?虽然他和魏索南的这段对话没怎么说明白,但我还是能判断出一些东西的。

    肖楚楚他们帮魏索南,就是为了帮他得到那个位置。而朱建,则是想自己得到那个位置。

    这时候,黑玫瑰默默地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朱建,然后把另一张递给了魏索南。两人拿起了笔,飞快地在上面写了起来。

    写完任务,两人把卡片递回给了黑玫瑰。

    “有人要使用卡牌吗?”黑玫瑰问。

    我就知道肖楚楚会有所动作。这不,黑玫瑰这话刚一说完,肖楚楚便站了出来,还拿出了一张卡牌,说:“我要使用调包卡,调换1号和13号的身份牌。”

    “调包卡有效。”黑玫瑰说。

    “你们这是要合起伙来欺负我吗?”朱建笑呵呵地看向了我,然后问:“8号你想跟我结盟吗?要是想的话,就甩张调包卡什么的出来表示表示啊!”

    调包卡这玩意儿不值价,而且我这里还有好多张。虽然这个朱建给我的感觉不怎么样,但他现在毕竟是在跟魏索南作对。敌人的敌人,就算是不能结盟,在该帮的时候,那也是可以帮一下的。更何况,我这帮他的成本并不高。

    我果断地摸了一张调包卡出来,然后说:“我也要使用调包卡,把13号和1号的身份牌调换回来。”

    “我都没惹你,你竟敢主动来招惹我?”肖楚楚用那带着杀气的眼神瞪着我,说。

    “呵呵!”我懒得跟肖楚楚废话,直接回了她一个冷笑。

    “别在这时候浪费卡牌,没意义。”

    魏索南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也不知道他这话是对我说的,还是对肖楚楚说的。反正在他说了这话之后,肖楚楚没有再拿卡牌出来使用了。

    “请1号翻转身份牌。”见没有人再用卡牌了,黑玫瑰便对魏索南说出了下一道指令。

    魏索南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犹豫,很爽快地就把手上的身份牌翻了过来。他那张身份牌上写着的,自然是“杀手”二字。

    黑玫瑰看了魏索南一眼,又看了看肖楚楚,意思是在等他们用卡牌。可等了半天,他们两个都没有拿卡牌出来用。

    “1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13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把朱建写的那张卡牌拿了出来,然后念道:“请1号去那面包店把剩下的面包全都拿来,然后一个不剩的吃完,在整个吃面包的过程中,不能喝一口水。”

    “这是你写的任务?”魏索南用那种很吊的语气,对着朱建质问道。

    “是我写的。”朱建毫无怯意的说。

    “你会后悔的。”魏索南拿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这里有张强制卡,可以强制你来完成这个任务。你应该知道,不管是反弹卡,还是嫁祸卡,或者中止卡,在强制卡面前,都是无效的。也就是说,我只要用了强制卡,这个任务就必须由你来完成。”

    “强制卡在你手上,你要是想用,那就拿出来用,废话这么多干吗?”朱建没好气的对着魏索南说了一句。

    “我这是在给你机会,你可以在我使用强制卡之前,用一张嫁祸卡把这任务嫁祸给别人,或者用一张中止卡把这任务给中止了。要不然,你出的这个任务,可就只能落到你自己身上了。自己坑自己,这样的局面,我相信不是你乐意看到的。”

    看来强制卡这玩意儿应该是比较难得的,要不然魏索南干吗费这么多口舌,想引诱朱建把这任务给收回去啊?

    “你要是舍得,你就用啊!为这么一个任务使用强制卡,你都不心痛,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朱建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说。

    “那面包店里的面包还有多少?”魏索南问孙宇昂。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孙宇昂没有给魏索南答案。

    “强制卡只能在任务执行之前使用,你要是去了那面包店,可就算是开始执行任务了。那样,你这强制卡可就用不了了。不过,中止卡什么的,你还是可以用的。”朱建在言语上找回了一些主动。

    “不就一张强制卡吗?我有什么舍不得的。”魏索南把手里的卡牌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使用强制卡,强制13号朱建独自完成这个任务。”

    “强制卡有效。”黑玫瑰说。

    “可以用分担卡吗?”我手里还有一张分担卡,要是这玩意儿能用,我可以再帮一下朱建。

    “不能,只要使用了强制卡,所有对这任务有影响的卡牌,都是不能用的。”黑玫瑰说。

    “你现在可以告诉魏索南,那面包店里还剩下多少面包了。”朱建拍了拍孙宇昂的肩膀。

    “还有两个拳头那么大的。”孙宇昂说。

    “今晚只去那面包店偷了两次面包,每次都是200个,一共也才偷400个出来。据我所知,那面包店每晚囤放的面包,少说也有上千个,怎么可能只剩两个?”肖楚楚对此提出了质疑。看样子,她对那面包店好像挺了解的啊!

    “第二次去面包店偷面包的时候,我实在是太饿了,在把完成任务所需要的面包装进口袋里之后,顺便就偷吃了一些。”孙宇昂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这么多面包你都偷吃完了?”肖楚楚露出了一脸的不敢相信,问。

    “没有,我觉得全都偷吃完了不好,于是就留了两个。”孙宇昂说。

    “为了让我吃两个面包,把强制卡都拿出来用了。也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那种很心痛的感觉。”朱建笑呵呵地对着魏索南说道。

    说完之后,朱建便出门了。在走到门口那里的时候,他还转过身,补充了一段。

    “我偷面包去了,一定要把那面包店里的面包全都偷完,然后拿回来当着魏索南你的面,把它们全都吃掉。那可是两个面包啊!吃的过程中还不能喝水。我就算不被撑死,那也可能被活活噎死。这个任务,简直太难完成了。你的那张强制卡,真是用的太是时候了。”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朱建居然有这么贱的一面。不过,他这贱贱的样子,我很喜欢,也很欣赏。

    魏索南本就已经很不爽了,朱建这话一说,他更是肺都气炸了。

    “孙宇昂,你什么时候跟朱建搞到一起去的?”魏索南指着孙宇昂的鼻子质问道。

    “来富源大厦玩游戏,要连个朋友都没有,怎么能行啊?”孙宇昂一脸得意的说。

    “这么说,今天你扯的这吃面包的任务,是故意在给我下套,是吗?”魏索南虽然有那么一点儿后知后觉,不过到现在,他至少还是看出来了,那就是他钻进了朱建设的局里。

    “来之前我和他确实简单的商量了几句,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傻,非要往套子里钻,简直拦都拦不住。”孙宇昂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们搞这出的目的,就是为了废我一张强制卡?”魏索南问。

    “不啊!废你强制卡是我们预料之外的,我们的本意是想测试一下你的智商。从结果来看,你的智商值是很不错的,比249要高,比251要低。”孙宇昂说。

    “你骂我是250?”魏索南脸都给气黑了。

    “没有,我什么时候骂你是250了?我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从测试结果来看,你的智商值处在一个很不错的区间,比249要高,比251要低。”孙宇昂还在拐着弯气魏索南。

    朱建和孙宇昂,居然把不可一世的魏索南耍成了这样?

    看来,我之前真是低估了他们。就凭这两个家伙的本事,哪里需要我打出卡牌来帮他们啊?我只能说,他们在耍魏索南的同时,把我也给耍了。

    这时候,朱建回来了,他一只手拿着一个面包。他手里拿着的这两个面包,真的只有拳头那么大,两口就能干掉一个。

    “面包店里的面包,我可全都偷回来了。接下来,我可要开吃了。”朱建打开了其中一个面包的包装,小小地咬了一口,然后装出了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在那里生吞了起来。

    “你是在给我们展示你的演技吗?”魏索南没好气地对着朱建问道。

    “我这不是在展示演技,我这是在调动你的情绪,把你那颗平静的心怒化,然后我就可以一边欣赏你生气的样子,一边吃这美味的面包了。”朱建一边咬着面包,一边乐滋滋地说。

    “朱建,你会后悔的!”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魏索南都是咬着牙,切着齿说出来的。

    “还别说,我真后悔了,我该让孙宇昂那家伙给我多留两个面包的。留两个拳头大的,勉勉强强只够塞牙缝,根本就不顶事。没吃的时候还好,现在吃了,结果整了个半饱,肚子里空捞捞的,这还真是够让我难受的。”

    论犯贱的功夫,朱建绝对是大师级的。这不,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魏索南那个悲剧,气得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