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千钧一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2字

    “13号任务完成。”在朱建把最后一口面包吞进肚子里之后,黑玫瑰说了这么一句。

    现在,魏索南和肖楚楚都已经out了,这局面,看上去对我们好像很有利啊!

    “还有要使用强行逮捕权的吗?”黑玫瑰问。

    没有人再站出来,也就是说,没有人要用强行逮捕权了。这样,游戏顺理成章的进入了下一个环节。

    “下面是JC权利时间。”黑玫瑰说。

    之前我是准备在JC权利时间站出来指正魏索南的,可现在他已经out了。这一局已经有两个杀手被揪出来了,一个是肖楚楚,一个是魏索南。所以,场上还剩了两个杀手。至于剩下的那两个杀手到底是谁,我暂时还没有看出来。所以,我决定先不站出来进行指正。

    4号站了出来,他翻转了手上的身份牌,然后说:“我要使用JC权利。”

    “邓娇,你要指正的是8号,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都可以保证让你赢。”肖楚楚虽然out了,但她绝对是闲不住的。这不,她又站了出来,开始对我出招了。

    我的身份是JC,邓娇是知道的,要肖楚楚没有站出来,她是绝对不可能指正我的。不过现在,难说了。

    邓娇犹豫了一会儿,不过最终她还是把手指向了我,然后说:“我指正8号。”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邓娇给控制了。我也不知道,是邓娇跟他们本就是一伙的,还是肖楚楚的威慑力太大,把她给吓住了。

    “有要使用卡牌的吗?”黑玫瑰说这话的时候,脸是朝着我这个方向的。

    我的身份是JC,又不是杀手,所以完全没有使用卡牌的必要。

    “我要使用调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要调换8号和19号的身份牌。”

    19号不就是上局游戏中的16号吗?她和魏索南他们是一伙的,上次还故意在袖口上弄了些血迹来误导我。这个19号,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葛菲,别的就不了解了。

    肖楚楚用调包卡调换我和葛菲的身份牌,这说明,葛菲很可能是杀手。

    “不就是调包卡吗?我这里也有。”我毫无压力地从兜里摸了一张调包卡出来,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也要使用调包卡,把我和19号的身份牌调换回来。”

    “调包卡有效。”黑玫瑰说。

    “我这里还有调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大叠卡牌出来,然后对我说:“你用几张我就用几张。”

    从肖楚楚手上拿着的那叠卡牌的数量来看,我要是跟她硬拼,肯定是拼不过她的。因此,我没有再拿调包卡出来。

    19号的身份牌,被换到了我的手上。

    然后,黑玫瑰拿了两张卡片出来,将其中一张递给了邓娇,把另一张递给了我。

    我飞快地在卡片上写好了任务,然后把卡片递回给了黑玫瑰。这时候,邓娇也把任务写好了。

    “8号请翻转身份牌。”黑玫瑰说。

    在葛菲把身份牌换给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上面写的是杀手。

    “8号out。”黑玫瑰没有往下说,而是看了看我,意思是在问我需不需要使用卡牌。

    我手上有张反转卡,是到了该拿出来用的时候了。

    “我要使用反转卡。”我从卡牌里把反转卡抽了出来,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道。

    “反转卡有效。”黑玫瑰扫了肖楚楚一眼,然后说:“8号的身份暂时从杀手反转为平民。”

    “反转卡啊?我这里好像也是有一张的。”肖楚楚一边说着,一边装模作样地在她的那一叠卡牌里找了起来。

    “哇塞!我居然有两张。”肖楚楚递了一张卡牌给黑玫瑰,笑呵呵的说:“我先使用一张吧!要8号还能拿出反转卡来,我再用第二张。”

    我手里已经没有反转卡了,而且也没有别的卡牌可以拿出来在这个时候用。

    童姝手里应该是有反转卡的,不过她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至于雪蝉,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

    “11号所使用的反转卡有效,8号身份反转为杀手。”

    黑玫瑰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是盯着我的。见我没有再拿卡牌出来用的意思,她立马就补充了一句。

    “若没有人再使用卡牌,8号杀手身份将确定。”

    黑玫瑰给了我十几秒钟时间,不过终究没有谁再拿卡牌出来给我用。

    “8号身份杀手,请接受4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拿出了邓娇写的那张卡片,然后念道:“请8号去把楼下化粪池的屎全都吃干净,一点儿都不能剩下。”

    “这任务有问题。”我说。

    “什么问题?”黑玫瑰问。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这任务是无效的。”我说。

    “谁说这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只要你的肚子足够大,完全有可能把那化粪池里的屎全都吃完。楼下那化粪池又不大,也就几百立方而已。”肖楚楚说。

    “几百立方还不大?别说是屎,就算是水,那也是几百吨啊!这么多的屎,谁能吃得完啊?所以,这分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说。

    “任务又没给你限制时间,你可以慢慢吃嘛!只要你不停下来,总有个时候,是能把那化粪池里的屎全都吃完的。只要有吃完的可能,那这个任务就是有效的,就是一个好任务。”肖楚楚说。

    “任务有效!”黑玫瑰斩钉截铁地说了四个字出来,结束了我和肖楚楚之间的争论。

    “8号,你还不赶紧去执行任务?”肖楚楚用那贱呼呼的样子看着我,说。

    “这种任务我是不会去完成的。”我拿出了最后一张嫁祸卡,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使用嫁祸卡,把这任务嫁祸给11号肖楚楚。她不是说这吃屎的任务是有可能完成的吗?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把那化粪池里的屎吃完的。”

    “嫁祸卡有效。”黑玫瑰看了一眼我递过去的嫁祸卡,说。

    “你身上就只有这一张嫁祸卡了吧?现在用了,一会儿你可就没得用了。”肖楚楚很是得意地拿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我也用一张嫁祸卡,把这吃屎的任务交还给你,让你来做。”

    “11号的嫁祸卡有效,8号你还有别的卡牌要用吗?”黑玫瑰问我。

    我手里剩下的这些卡牌,没有哪一张是可以现在拿出来用的。因此,我只能看向了童姝,希望她用手里的卡牌帮我抵挡一下。

    童姝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在我看向她的时候,她还特意把头转了过去,像是刻意在回避我。

    “8号请执行任务。”黑玫瑰最终还是说出了这道指令。

    “我要使用中止卡。”在我几乎已经陷入绝望的时候,雪蝉站了出来,把那张沉甸甸的中止卡,递到了黑玫瑰手上。

    “中止卡有效。”黑玫瑰顿了顿,然后说:“任务中止。”

    “雪蝉,你对8号还真是真爱啊!居然为了不让他吃屎,把手上分量最重的那张中止卡都给打出来了。这下,中止卡没了,我看接下来的游戏,你还怎么玩?”

    从肖楚楚这反应和语气来看,好像雪蝉把中止卡打了出来,她比让我吃了屎还要开心啊!

    雪蝉瞪了我一眼,她看我的眼神里,满满的全都是埋怨。她这是在怪我,明明手里就没几张卡牌,还胡乱替人出头,去招惹魏索南他们。

    本来,在这一局游戏中,朱建主动在跟魏索南他们斗,而我们,只需要在一旁坐收渔人之利即可。但是,我却傻逼的拿出卡牌在那里帮朱建他们,结果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

    刚才,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朱建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就凭他这态度,我便可以确定,之前我用在他身上的那些卡牌,真是肉包子打狗了。

    “游戏继续,还有谁要使用JC权利吗?”黑玫瑰问。

    四个JC,童姝都已经out了,我的身份牌换给了葛菲,邓娇已经使用了她的JC权利。还可以使用JC权利的有两个人,一个是12号,一个是葛菲。

    “剩的JC,快站出来指正吧!现在还剩一个杀手,只要指正对了,你们JC就能赢了。”肖楚楚说。

    “你和魏索南都是杀手,还想让JC赢,我看你没这么好心吧?”我质疑了肖楚楚一句。

    “这一局游戏,输了是得接受惩罚的。我想杀手输,目的就是为了整你,谁叫你也是杀手啊?我手里还有不少可以使用的卡牌,杀手输了,我可以用卡牌把自己的任务抵挡过去。而你的手上,好像没有可以拿出来用的卡牌了吧?所以,只要杀手输了,你要么完成任务,要么得死!我相信,一会儿给你的那个任务,绝对不会比吃完一化粪池的屎容易。”肖楚楚说。

    “如此针对我,你有意思吗?”我问。

    “有意思,我最喜欢戏弄的,就是你这种捡了几张别人给的卡牌,就敢拿出来充英雄逞能的人。”肖楚楚冷冷地对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