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任意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1字

    葛菲站出来了,她和魏索南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因此,她选择在此时站出来,算得上是在我的预料之中。

    葛菲把从我这里调换过去的身份牌翻了过来,然后说:“我要使用JC权利。”

    “19号你想指正谁?”黑玫瑰问。

    这时候,肖楚楚赶紧给葛菲递了个眼神。

    葛菲把手举了起来,指向了朱建,然后说:“我要指正13号。”

    “指正我?”朱建一脸无所谓的看了葛菲一眼,然后说:“指正我你是会后悔的。”

    “不指正你我才会后悔。”大概是有肖楚楚给她撑腰,所以葛菲在说这话的时候,显得特别的有底气。

    朱建的身份肯定不是杀手,所以肖楚楚要想让他输,必须得拿卡牌出来使用。

    “我要使用调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我要调换13号和17号的身份牌。”

    17号是上一局游戏中的2号,也是魏索南他们那一伙的。他的名字我打听过,好像是叫张明远。

    肖楚楚使用调包卡,让张明远跟朱建调换身份牌,这很明显是在说,张明远的身份,肯定是杀手啊!

    朱建看向了我,他是在用眼神告诉我,让我把卡牌拿出来给他用。

    我手里已经没几张卡牌了,再加上刚才我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朱建根本就没有一丝要帮我的意思,所以我绝不可能再帮他。

    “我从3号那里抽的三张卡牌,全都是调包卡,反正留着也没什么用,先拿一张出来用用吧!”

    孙宇昂和朱建是一伙的,见我没有拿卡牌出来帮朱建,他立马就拿了一张调包卡出来,递给了黑玫瑰。

    “你要调谁的包?”黑玫瑰这完全就是在明知故问。

    “把13号和17号的身份牌调换回来。”孙宇昂说。

    “调包卡有效。”在检查了一下孙宇昂递过去的那张调包卡,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黑玫瑰说了这么一句。

    “才三张调包卡就敢跟我作对?”肖楚楚立马又拿了一张调包卡出来,递给了黑玫瑰,说:“我再用一张。”

    孙宇昂没有吝惜他的调包卡,在肖楚楚打出了第二张调包卡之后,他立马又打了一张出来。

    肖楚楚手上调包卡的数量,肯定是比三张要多的。所以,孙宇昂虽然竭尽了全力,把三张调包卡都用完了,但还是没起到什么作用。13号朱建和17号张明远的身份牌,最终还是对调了。

    见没有人再使用卡牌了,黑玫瑰便拿了两张卡片出来,拿了一张给朱建,把另一张给了葛菲。

    “请13号翻转身份牌。”在两人写完任务之后,黑玫瑰发出了这道指令。

    朱建没有犹豫什么,而是毫不在意,一脸轻松地把手中的身份牌翻了过来。

    没有意外,那张身份牌上写着的,确实是“杀手”二字。

    “有人要使用卡牌吗?”

    黑玫瑰问这话的时候,脸是朝着朱建的。因为,孙宇昂手里的三张卡牌,全都已经用完了。要朱建不给自己用卡牌,是没有人会替他用的。

    “黑玫瑰在问你们呢?到底要不要用卡牌?”朱建没有看我,而是直接看向了雪蝉。

    “被指正的是你,又不是我,关我什么事?”雪蝉很不爽地回了朱建一句。

    “确实不关你的事。”朱建很无所谓的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在看到朱建这笑之后,我的后背,突然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就好像他这笑后面,藏着什么一样。

    “13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19号所写之惩罚。”

    见朱建没有打卡牌出来,黑玫瑰拿出了19号写的那张卡片,念道:“请去急救中心的太平间,把里面放着的那些尸体全都吃了,连骨头都不能剩。”

    急救中心的太平间,那里面的尸体可不少啊!把那太平间里的尸体全都吃了,还不能剩骨头。这任务不仅恶心,而且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

    “葛菲就是葛菲,你这恋尸癖就不能改改啊?你喜欢尸体的味道,并不代表别人也喜欢啊!”朱建一边说着,一边在兜里摸了起来。最后,朱建居然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卡牌。

    “我这里有张反弹卡,把这任务反弹给19号。”朱建把那卡牌递给了黑玫瑰,说。

    “反弹卡有效。”黑玫瑰说。

    葛菲没有把手往兜里伸,而是看向了肖楚楚。由此可见,葛菲的手里,应该没有可以用来反击的卡牌。所以,她必须向肖楚楚求助。

    肖楚楚手里拿着一大叠卡牌,她在那里一张一张地翻着。最后,她选了两张卡牌出来。但是,她好像有些犹豫,不知道究竟该用哪张?

    “11号,再给你10秒钟时间,如果还不把卡牌用出来,19号就得去执行任务了。”黑玫瑰催促了肖楚楚一句。

    “我要使用嫁祸卡,把这任务交给8号去做。”肖楚楚就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一样,用那种很严肃的口吻说道。

    8号不就是我吗?肖楚楚居然把这任务嫁祸给了我?

    我明白了,刚才肖楚楚并不是在犹豫到底该用哪张牌,而是在犹豫是继续跟朱建斗,还是把矛头转向我?

    现在,她把任务甩到我身上,无疑是给了朱建一个台阶下。

    朱建这家伙,倒也是识趣儿。见肖楚楚不再针对他了,他立马就选择了袖手旁观,把手揣在兜里,在那里打起了酱油。

    雪蝉极其无语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告诉我,她没招了。

    “嫁祸卡有效,此任务将由8号执行。”黑玫瑰看向了我。

    我这手里的卡牌,没有一张有用,而雪蝉那边,这一次真的再没有任何的表示。

    悲剧了,我这次真的是悲剧了。

    我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真没用。”

    童姝?这时童姝的声音!

    她站了出来,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卡牌,然后说:“我要使用强制卡,强制11号肖楚楚,完成这个任务!”

    “强制卡?你怎么可能有强制卡?”肖楚楚这话是吼出来的,足可见她是多么的吃惊。

    不仅肖楚楚,就连雪蝉,也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童姝,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从雪蝉这眼神来看,那强制卡不是她给童姝的。不是雪蝉给的,那童姝的强制卡是哪儿来的啊?

    黑玫瑰好像也有些吃惊,不过她很快调整了过来,接过了童姝递过来的那张强制卡,很认真地在那里验了起来。

    “强制卡有效,这个任务将由11号完成,所有能影响到此任务的卡牌,都将失去效用。”黑玫瑰说。

    强制卡这玩意儿,那可是杀手锏啊!只要把强制卡一打出来,那这任务,肖楚楚怎么推都是推不掉的。

    “我是不会完成这个任务的,不就是死亡惩罚吗?我明天重新弄个身子,又可以活过来。”肖楚楚这不要脸的,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11号不执行任务,将接受死亡惩罚。”黑玫瑰润了润嗓子,然后说:“今晚游戏部分已经结束。到目前为止,只有4号和19号出的任务没有被完成。不过4号出的任务是被中止卡中止的,所以赢得今晚的大彩头,也就是我手里的这张任意卡的玩家,是19号。”

    黑玫瑰郑重其事的,把任意卡拿给了19号葛菲。

    “这任意卡可以当免死卡用吧?我要用这张任意卡,把11号的死亡惩罚免除了。”葛菲把那任意卡递还给了黑玫瑰,说。

    任意卡这么牛逼的卡牌,葛菲居然当成免死卡用了,这简直太暴殄天物了!

    “你是不是很不爽啊?”肖楚楚一脸得意的看着我,然后说:“谁叫咱们卡牌多,可以任性啊!当然,你要是愿意入我们的伙,那也是可以像葛菲这样任性的。”

    雪蝉瞪了我一眼,意思是我要胆敢入肖楚楚他们的伙,绝对不给我好果子吃。

    “入伙?”我呵呵的笑了笑,说:“你要是把刚才那个任务完成了,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不识抬举!”肖楚楚赏了我这么四个字。

    “虽然游戏部分已经结束了,但今晚并没有完。有大彩头,那就有大惩罚。今晚这局游戏,输的是杀手,所以最后的大惩罚,得由五个杀手中的一个来完成。”黑玫瑰说。

    “为什么是五个?”我问。

    “被卧底卡变成的杀手,也是杀手。”黑玫瑰说。

    “为什么是五个中的一个?,而不是五个一起完成?”我问。

    “我定的规则就是这样,没有为什么!”黑玫瑰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那五个中的一个,到底是谁啊?”我问。

    “我也不知道。”黑玫瑰依旧是用那冷冰冰的眼神瞪着我,说:“不过你放心,我重来都是很公平的。所以,我不会有任何的偏袒,你们五个都有机会。”

    黑玫瑰拿了一副扑克出来,然后说:“你们五位,一人抽一张牌。K算13点,Q算12点,J算11点,A算1点,其余的是几就算几点。点子最小的那个,将接受那个大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