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六趾男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22字

    “你们谁先来?”黑玫瑰拿着扑克牌问。

    “我先来吧!”见我们几个都没动,肖楚楚率先站了出来,然后把手伸了过去,从黑玫瑰那里抽了一张扑克牌。

    “运气还不错。”肖楚楚说。

    在说完之后,她把抽的那张扑克牌翻了过来,是一张红桃10。

    “11号抽的10点,下一个你们谁来?”黑玫瑰问。

    “我来。”童姝飞快地从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张扑克牌出来。

    “黑桃Q,12点。”黑玫瑰说。

    “我来试试。”朱建第三个站了出来,他抽了一张方块9,也就是9点。

    本来我想第四个抽的,但魏索南抢先了一步,他自信满满地从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张扑克牌出来,然后翻开一看,结果居然是梅花4。

    4点?魏索南抽到的居然是4点。比4点还小的,就只有3和2了,我不相信我的手气会这么背,能抽到3和2。

    “叫你别跟我抢,你偏不信。这下好了吧,抽了个梅花4,你觉得我手气真能背到抽的点数比你还小吗?”我一脸得意地对着魏索南来了一句。

    “那不一定,说不定你真就把3点给抽着了呢?”魏索南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毫无压力的我,无比轻松地把手伸了出去,然后从黑玫瑰的手上抽了一张扑克牌出来。

    魏索南果然没有说对,我真没有抽到3点,因为我抽到的是2点。

    “抽的什么啊?赶紧翻出来看看啊!”魏索南强行翻过了我手上的扑克牌,一看到那红桃2,他立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看来我高估你了,还以为你能抽到3点呢,结果你抽了一个比3点还要小的。”

    “8号所抽的点数最小,将接受最后的惩罚。”黑玫瑰在确认我抽到的是红桃2之后,立马就下了这么一道指令。

    “那到底是个什么惩罚啊?”我问。

    “别急,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是会告诉你的。”黑玫瑰给了我一个极其操蛋的回答。

    “那能对这个惩罚使用卡牌吗?”我问。

    “有些卡能用,有些卡不能用。”黑玫瑰说。

    “什么卡能用?什么卡不能用?”我问。

    “这个惩罚,是三星级以上的惩罚,所以只能使用三星以上的卡牌。像反弹卡、嫁祸卡之类的,都是最基本的一星级卡牌;免死卡、中止卡、任意卡是二星级的卡牌,对这个任务也是没有效果的。”黑玫瑰说。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没完成任务,就算用了免死卡,也不能免死是吗?”我问。

    “免死卡只能免除二星级和一星级任务的死亡惩罚,玩家对玩家出的,都是一星级的任务,我给你们出的,是二星级的任务。”黑玫瑰说。

    “三星级的任务是谁出的?”我问。

    “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黑玫瑰说。

    说完之后,黑玫瑰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那房间里有个转盘,转盘上分了20个小格,每一格上都有对应的数字。

    “一共是20个任务,你站在三米开外,用飞镖射中几号,就完成几号任务。”黑玫瑰拿了一支飞镖给我,说。

    黑玫瑰用手握住了转盘的轮盘,用力那么一拉,转盘便转了起来。

    “开始吧!”黑玫瑰说。

    这转盘上写的都是数字,也看不出哪个任务难,哪个任务简单。还有就是,这转盘都已经转起来了,所以射中的是几号任务,全凭手气。

    我把飞镖射了出去,其稳稳地扎在了转盘上。

    “你射中的数字是5,所以将接受5号任务。”黑玫瑰说。

    说完之后,黑玫瑰带着我到了另一间屋子里,这屋里吊着20个黑色的像是蛋一样的东西,而且上面还有编号。

    黑玫瑰拿了一把小锤子给我,然后说:“去把5号黑蛋砸开,你将要完成的任务,就在那黑蛋里面。”

    完成任务本是一件十分悲剧的事,让黑玫瑰这么一搞,我还有点儿中大奖的感觉了。在某电视节目里面,谁要是中了大奖,不就可以拿着锤子砸金蛋吗?只不过,我这砸的不是金蛋,是黑蛋。

    我拿着锤子,走到了5号黑蛋面前,一锤子敲了下去。

    那黑蛋应该是陶瓷做的,哗啦一声就碎了,还扬了不少灰尘出来。有一张脏兮兮的,已经泛黄的纸条,掉落到了地上。

    黑玫瑰把那纸条捡了起来,然后念道:“去急救中心太平间的13号房,找到那左脚有六根脚趾头的男尸,然后把他背到1404号房去。”

    急救中心太平间13号房,找左脚有六根脚趾头的男尸,还把他背到1404号房去?这任务,听上去怎么觉得让人有些瘆得慌啊!

    我看了看雪蝉,希望她能打出一张三星级以上的卡牌来拯救我。可是,她对着我摇了摇头,意思是她对此也无能为力。

    雪蝉帮不了我,那我只能向着童姝看了过去。但是,让人郁闷的是,童姝直接就回避了我的眼神,连头都没有对我摇一下。

    “8号请执行任务。”黑玫瑰说。

    不就是去急救中心的太平间找到那六趾男尸,然后把他背回来吗?听上去,这至少比那吃屎和吃尸体的任务要容易啊!

    在狠了狠心,给自己打了一下气之后,我向着急救中心进发了。

    我下了楼,袁国忠的那辆破桑塔纳还停在那里。

    “你怎么一个人下来了?”见童姝没有跟着我,袁国忠有些不解地问了我一句。

    “我需要完成一个任务,去急救中心太平间13号房,把那左脚有6根脚趾头的男尸背出来。”我说。

    “急救中心太平间13号房?六趾男尸?”袁国忠用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了我,然后问:“是谁给你下的这个任务?”

    “是我从那黑蛋里砸出来的。”从袁国忠刚才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对那六趾男尸应该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我把之前发生的事,简明扼要地跟他讲了一遍。

    “哎!”袁国忠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没想到这事,最终落到了你的头上。”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呢?”我问。

    “我带你去急救中心吧!”袁国忠没有跟我解释太多,而是让我上了车,然后发动了这破桑塔纳,一颠一颠地向着急救中心去了。

    “太平间在2号楼的负一楼,你自己去吧!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在把我送到急救中心的大门口之后,袁国忠对着我来了这么一句。

    “你的意思是,不陪我进去吗?”我最开始还以为袁国忠会帮我呢?没想到他居然只是把我送到了门口。

    “自己的事,还是自己去了吧!”

    袁国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因此,我只能下了车,然后走进了急救中心的大门。

    一进大门就有指示牌,我很轻松地就把2号楼找到了。

    2号楼是一栋老楼,只有四层,窗户还是木头做的,玻璃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就是最老式的那种。

    我扫了一眼,发现除了一楼的走廊有昏黄的灯光之外,整个2号楼,别的几层都是没有亮灯的。

    没亮灯,那不就等于说是这楼里没人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虽然我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2号楼的大门。

    一走进走廊,便有一股子寒气迎面扑来,搞得我还打了一个哆嗦。

    楼梯就在走廊的中段,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就在我正准备往下走的时候,一个老保安拦住了我。

    “干什么?”老保安问我。

    “看朋友。”我顺口扯了一句谎。

    “病房没在这里,在3号楼。”老保安对着门外,跟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我出去。

    “他过世了,我想下去看看他。”我说。

    “太平间是医院的禁地,不能随便乱进。”老保安挡在了我的面前,说。

    “只看一眼,就一眼。”我说。

    “你要实在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可以跟他的家人联系,让他家人和医院沟通。这样,医院是可以在白天的时候,给你安排一个见面时间的。”老保安大概是被我骗住了,真以为我是要见朋友呢!

    “我今晚来都来了,大叔你就给我行个方便吧!”我说。

    “这是医院的规矩,谁都不能违反。”老保安露出了他刚直不阿的一面,意思是我就算说破了嘴,他也是不会让我进去的。

    “为什么不能违反啊?”我问。

    “太平间这种地方,没事儿别去,就算是要看朋友,也得白天来。这哪有大晚上往太平间跑的,真是不要命了。”老保安说了我一句。

    “我这不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吗?两个小时后,我就要去机场坐飞机去外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大晚上的跑来啊!”我装出了一副快要急哭了的样子,说。

    “那你说说,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查查,看他在没在里面。”老保安问我。

    “魏索南。”我胡乱扯了一个。

    “魏索南?”老保安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