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13号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3字

    在打电话的时候,老保安特意往旁边走了两步,还用手挡住了嘴,感觉像是怕我听见。不过,他的眼睛一直是盯着我的,似乎是怕我在他打电话的空当,偷偷跑到负一楼下面那太平间里去。

    “你朋友叫魏索南?”老保安问。

    “是啊!”我说。

    “你确定没有记错你朋友的名字?”老保安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是透着一股子警惕的神色。

    “朋友的名字我怎么可能记错。”虽然我已看出,老保安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但我既然已经把这谎撒了出来,再怎么也得硬着头皮撒下去啊!

    “魏索南的尸体,确实在负一楼的太平间里放过,不过那都是5年前的事了。而且他的尸体,在即将送往殡仪馆的前夜,离奇失踪了。”老保安用那看坏人的眼神看着我,问:“你跑到这里来,找5年前就已经失踪的尸体,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不要跟我说,你是想来看你朋友最后一眼。因为,你要真是来看他最后一眼的,应该在五年之前来。”

    “你说的那魏索南,可能跟我朋友同名同姓。”我说。

    “同名同姓?你自己信吗?”老保安一把揪住了我的手,然后问:“是谁带你来的?”

    “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是公安局的人带我来的,所以还请你行个方便。”虽然袁国忠早就已经退休了,但他毕竟是老队长嘛!所以,我说是公安局的人带我来的,绝对不能算是在骗人。

    “公安局的谁带你来的啊?”老保安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

    “老队长。”

    当保安的又不一定认识干公安的,我就算说出了刘国忠的名字,老保安也多半不知道。因此,我索性报出了刘国忠的尊称。在公安局能被称为老队长的,不仅资历是够的,而且官也是够大的。

    “哪个老队长?”老保安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对着我追问道。

    “袁国忠,他就在大门口。”有这老保安在,单靠自己,我肯定是下不了负一楼,去不到太平间的。因此,我只能把袁国忠搬了出来,试试看有没有用。

    “袁国忠?你说的是真话?”老保安还是不相信我。

    “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你出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我说。

    “你这是想跟我用调虎离山之计是吧?把我支出去了,你就好偷偷溜到太平间去?”没想到在老保安眼里,我居然是这样卑鄙的人?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进来跟你说。”

    我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袁国忠的电话,然后把老保安不让我去太平间的事跟他说了。

    袁国忠让我把电话拿给了老保安,一听到袁国忠的声音,老保安立马就喊了一声老队长,接下来,他就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嗯”了。

    “我没骗你吧?”在老保安挂了电话,把手机递回给我的时候,我一脸得意地对着他问道。

    “你自己下去吧!老队长让你一个人下去。”说完这话之后,老保安便向着走廊的出口去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我有些好奇地问老保安。

    “2号楼就只有这么一个门,我给你守着。在未来的两个小时之内,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闯入。”老保安说。

    不就是进去偷一具尸体吗?哪里要得了两个小时这么久?

    扫清了老保安这个路障,我的心并没有轻松下来。跑太平间里偷尸体,这玩意儿,光是想想,都让人瘆得慌。

    我下到了负一楼,走廊里的灯不知道多久没人维修了,有一大半都是坏的。就算那几盏勉强亮着的,灯光也是昏黄昏黄,一闪一闪的,一点儿都不明亮。

    走廊两边都有房间,而且每个房间的房门上都有编号。

    任务上写的是13号房,那么房门的编号,对应的肯定就是13啊!

    我看到了12号房,也找到了14号房,但13号房,却没在它们中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12号房旁边应该是13号啊!怎么直接就跳到14号房去了?

    走廊尽头那扇房门底下的那条缝里,有一些微弱的光亮透出来。直觉告诉我,那里肯定有什么情况。

    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发现那房门上,用血红色的油漆,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数字——13。

    难道这就是13号房?

    别的房间都是分布在走廊两侧的,而这13号房,不仅在走廊的尽头,而且还是处在走廊的正中间。

    门底下那缝透出来的光,忽明忽暗,好像是在晃动。而且,从这光的亮度来看,不像是电灯发出来的,更像是里面点着蜡烛。

    此外,我还闻到了一股子香蜡纸烛的味道。

    我用手轻轻推开了门,一股子阴气扑了出来,冷得我打了个哆嗦。

    屋里放着一口冰棺,冰棺上盖着一块黑布。在冰棺的正前方,放着一个已经别熏得黑黢黢的火盆,那火盆里还有正在燃烧的纸钱。

    火盆的前面,放着半块萝卜。那萝卜上插着一对燃着的红烛,另外还有三炷已经燃了一大半的香。

    这是太平间,又不是灵堂,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烧纸呢?还有就是,这些纸钱和香烛都是燃着的,足以证明是有人刚在这里烧的。

    自从进了这2号楼,除了那老保安之外,我没有见到别的人啊!莫非,在这里烧纸钱的,是那老保安?

    13号房已经找到了,而且眼前还摆着一口冰棺。我相信,那六趾男尸肯定就在冰棺里。

    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把没用过的香。我虽然是来偷尸体的,但再怎么的也得讲一下礼数啊!于是,我赶紧抽了三支香出来,点燃了,然后一边跟冰棺里那家伙说抱歉,我也是被逼的,一边给他上了炷香。

    上完了香,我又把旁边的纸钱拿了两叠过来,给他烧了点儿,算是个意思。

    香也上了,纸钱也烧了,该尽的礼数,我全都已经尽了。接下来,我就该开棺偷尸体了。

    我慢慢地掀开了冰棺上面盖着的那块黑布,本来我以为里面躺着的应该是一具尸体。可是,让我意外的是,里面没有尸体,只有一件黑色寿衣。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要我看到的是尸体,我或许还不会这么害怕。但是,我没能看到尸体,却看到了一件黑色寿衣。

    “咚!咚!咚!”

    冰棺后面的墙壁那里有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敲一样。

    我把冰棺上那黑布重新盖好了,然后吸着凉气,大着胆子,一步一步地朝着那面墙壁走了过去。

    没声音了,是刚才在敲墙壁那家伙没有再敲了,还是我出现了幻听,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敲墙壁。

    不过,不管有没有人,我都得弄清楚,这里是不是有夹层。

    于是,我用手指头,轻轻的在墙壁上敲了几下。

    “咚!咚!咚!”

    声音听上去很空鸣,不仅有夹层,而且这墙壁还很薄,感觉只要用手轻轻一推,就能把这墙壁推倒。

    “咚!咚!咚!”

    这一次不是我敲的,声音是从墙壁的另一边传来的。

    “有人吗?”我大着胆子对着墙壁那边喊了一句。

    “咚!咚!咚!”

    墙壁那边那家伙没有回我的话,不过他又敲了几下墙壁。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就算是鬼,那也有好的,有坏的。孙宇昂不就是鬼吗?还是个饿死鬼,他还帮我吃过面包呢!

    “咚!咚!咚!”

    那家伙依旧是在墙壁上敲了几下,不过这一次,那敲墙壁的声音,好像往左边移了一大截。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那家伙应该是在跟我进行交流,不过可能他不会说话,所以便选择了敲墙壁这种方式。

    “咚!咚!咚!”

    声音还在往左边移,看来那家伙是想把我往左边引。

    我往左边走了几步,那声音还在往左边移动。最后,我都被引到最左边的那个墙角了。

    缝,这里居然有条缝,而且还是笔直的。这应该是道门,还是道暗门。在门缝的正中间,贴着一道字迹已经脱落,纸都已经有些脆了的符。

    “咚!咚!咚!”

    里面那家伙,对着符所在的位置,敲了三下。

    那道符本来就已经很脆弱了,因此,在敲门声的震动下,立马就给了我一种随时可能撕裂的感觉。

    那家伙的意思我明白,他把我引到这角落里来,就是想让我发现这道门,然后把门上贴着的那道符给撕了。

    这道符,虽然已经很久了,老化也很严重了,但对立面那家伙,应该还是有用的。要不然,那家伙也不可能被困在里面,一直出不来。

    里面那家伙,会不会是六趾男尸啊?要真是他,那他可是个活的。活着的尸体,不就是僵尸吗?那玩意儿,一旦放出来,绝对是要害人的。所以,有人用这么一道符把他封在了隔间里,也是正常的。

    “咚!咚!咚!”

    那家伙又敲了起来,这一次那暗门震动的幅度,明显比之前的要大。甚至,那贴在门缝上的符纸,都有一点儿撕裂的痕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