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尸袋背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3017字

    “咚!咚!咚!”

    那家伙再一次加大了敲门的力度,难道他知道,门缝上贴着的这道符已经挡不住事了,他只需要再加大一点儿力度,猛烈地敲那么几下,就能把这符敲破。

    不好!符好像真的裂了!虽然只是裂了一条小缝,但还是让我有些害怕。

    “呜……呜……”

    哭声,门背后传来了哭声。这声音听上去怪怪的,不过给人的感觉很悲伤,就好像那家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既然袁国忠把我带到了这里来,那他肯定知道里面那家伙是活的。也就是说,如果里面那家伙是六趾男尸,袁国忠肯定能想到,我在发现这个门之后,得把暗门上的符撕了,才能把里面那家伙放出来,然后背到富源大厦的1404号房去完成任务。

    完不成任务,我就是死!把里面那家伙放出来,我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这么一想,我立马就把手伸了出去,慢慢地把那道符给撕了下来。

    符刚一撕下,暗门的门缝,突然一下子就变大了。

    里面那家伙没声音了,他该不会在暗中躲着,只要我一进去,就偷袭我吧?

    我试着推了一下暗门,“嘎吱”的一声,暗门被我推开了,一股子刺鼻的恶臭迎面扑了出来。要不是我及时捂住了鼻子,估计直接就让这一股子恶臭给臭晕了。

    怎么会这么臭啊?而且这臭,好像是尸体的那种臭味儿。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还不断有恶臭,从那被我推开了的暗门里跑出来。

    隔间里的恶臭这么浓,我肯定是不能冒冒然进去的。而且,最让我奇怪的是,之前又是敲门,又是呜呜地哭的那家伙,自从这暗门被推开之后,居然一点儿声音都没了。

    我去桌上拿了一支红烛,点燃了。

    在那尸臭味儿不那么浓烈之后,我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着红烛,走进了那隔间。

    这隔间狭长狭长的,宽度只有不到一米,但长度却足足有六七米。借着烛光,我发现隔间最里面,躺着一具光着膀子的男尸。

    那男尸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右脚穿着黑布鞋,左脚的那只黑布鞋,落在了边上。

    我要找的是左脚有六个指头的男尸,于是我捏着鼻子走了过去,发现这男尸左脚的大拇指上,长了一个肉疙瘩。虽然那肉疙瘩没有指甲,但看上去确实很像是一根脚趾头。

    六趾男尸?难道这就是六趾男尸。

    这尸体都已经有些腐烂了,甚至他的脚都已经流脓了,还散发着那令人作呕的恶臭。要真把这尸体背回富源大厦去,我岂不是得臭死在半路上。

    既然六趾男尸只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并不是僵尸,那么刚才敲门和呜呜哭的那家伙,肯定就不是他了。那家伙呢?他跑哪儿去了?

    我赶紧拿着蜡烛,退回到了暗门那里,发现门口有几个脚印。这几个脚印,不是由泥沙组成的,而是由纸钱灰构成的。

    不对!这感觉很不对!可是,我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反正现在的我,内心很忐忑。

    先不管那跑出去的家伙是谁了,我得先把这六趾男尸背回富源大厦去,完成我的任务。

    既然负一楼是太平间,那肯定有装尸体的袋子啊!

    在走廊的头上,好像有个杂物间,也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尸袋。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从13号房退了出去,然后去了那杂物间。

    在杂物间里,我不仅找到了尸袋,而且还找到了手套和口罩什么的。这些玩意儿,虽然包装上已经有些灰尘了,但却都是新的,全都没开过封。

    我戴上了口罩,戴上了手套,然后拿着尸袋,返回了13号房,进到了那隔间里。

    六趾男尸没什么异常,他还在那里静静的躺着,仍旧是散发着那我戴着口罩都能闻到的恶臭。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是把六趾男尸装进了尸袋里,然后背着他,出了13号房。

    这六趾男尸还真是够重的,我背着他走了那么十来米,就已经累得汗流浃背,双脚打颤,站都站不稳了。

    完不成任务就得死,我这双脚就算是颤抖得再厉害,那也得继续往前走啊!在咬了咬牙之后,我继续拖着步子,往前走了起来。

    终于,我背着六趾男尸爬上了1楼。

    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老保安出现了。

    他拿了一叠纸钱,在尸袋上敲了敲,然后手一挥,将那叠纸钱,全都撒到了楼梯下面去。

    轻了,我背上背着的六趾男尸,突然一下子轻了好多。

    “跟我来吧!”

    老保安也没说给我搭把手,而是直接在前面带起了路。

    从2号楼的大门口出去,老保安拐进了一条连路灯都没有的小路。最后,跟着他七歪八拐的,我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小马路上。

    那里停着一辆车,一看那破破烂烂的样子,我一眼便认出来了,那是袁国忠的破桑塔纳。

    “尸不能离身,而我又不能让你背着这尸体坐我车上。所以,你背着他坐后备箱吧!”袁国忠打开了破桑塔纳的后备箱,说。

    “我背着他坐后排座不行吗?”我问。

    “不行!现在他虽然是安静着的,谁又能保证他在路上不会突然活过来,弄穿这尸袋,然后搞出什么事来啊!你背着他坐在后排座,万一他醒来了,用手在后面掐我脖子什么的,我的老命不就没了吗?我这刚退下来,退休工资都还没领够,清福也没享够呢!要为了你小子,让他把我给弄死在了路上,我得多亏啊!”袁国忠说。

    “你的意思是他可能醒来,那我背着他坐在后备箱,岂不是也有生命危险?”我问。

    “你接了这个任务,本就是个死!不过,你这小子的运气倒还不错,都把他背出来了,他还没醒。要你的好运能再多持续半个小时,你就能把他背进富源大厦的1404号房了。那样,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小命也保住了。”袁国忠说。

    “后备箱这么窄,坐在里面多憋屈啊!要不你就让我坐后排座吧!只要他一动,我立马就通知你。保证让你有时间把车停下来,然后撒丫子逃跑!”我说。

    “这样的风险,我是不会冒的。你要是不愿意坐后备箱,那就自己打个出租车去吧!”袁国忠这是在故意气我,我背着一具尸体,哪有出租车愿意拉我啊?

    “袁大爷,袁老仙人,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就让我坐后排座吧!坐后排座离你好歹要近一点儿,我心里踏实一些。让我背着他坐后备箱,他要是真醒了,我就算是喊救命都来不及了啊!”我说。

    “你在这里磨蹭的时间越多,一会儿在路上他醒来的概率就越大。所以,你要是再跟我磨蹭,还不赶紧乖乖把他背到后备箱去,我立马就开车走了。”袁国忠用那种命令的口吻对着我说道。

    这老家伙毕竟是当过大队长的,那声音自然是能唬住人的。现在的我,反正是让他唬住了,只能背着六趾男尸,乖乖地挤进了后备箱里。

    后备箱里黑黢黢的,像是铺了一层纸钱灰。

    “怎么这么多纸钱灰啊?”我问。

    “给他准备的。”袁国忠指了指我背上的尸袋,然后说:“死人也爱财,让他抱着钱睡,才能睡得香。”

    “原来搞了半天,你让我坐后备箱,是这么个意思啊?”恍然大悟的我,赶紧向袁国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别废话了,我们得出发了。”

    见我坐好了,袁国忠便坐上了驾驶室,然后把破桑塔纳给发动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纸钱灰的作用,反正破桑塔纳已经停在富源大厦的马路边上了,这六趾男尸还是安安静静的,一点儿都没有动弹。

    “快上去吧!不过你背着他,不能坐电梯,只能走楼梯。楼梯的入口,就在4号电梯旁边。”袁国忠对着我叮嘱了一句。

    不能坐电梯,让我背着六趾男尸爬楼梯,而且还是爬14楼?

    “你不是跟我开玩笑的吧?”我问。

    “我有跟你开玩笑的必要吗?”袁国忠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估摸着,最多还有5分钟,这家伙就该醒了。你要不赶紧点儿,恐怕就爬不到14楼啰!”

    袁国忠这是在催我,意思是让我别再磨蹭了。

    虽然我知道袁国忠说的5分钟,多半是吓唬我的,但我还是赶紧背着六趾男尸,跑进了富源大厦,然后进了楼梯口,开始沿着楼梯往上爬。

    富源大厦本就是老楼,楼梯是又窄又陡,楼梯间的灯,有不少都是坏的。但好在每层楼梯的转角处,都有一扇窗户,外面的月光能顺着窗户照进来。

    借着月光,我勉强能看清前面的路。

    在累得气喘吁吁的时候,我终于是爬到了13楼,还有一层我就到了,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我咬了咬牙,准备用意志力强撑着爬完这最后一层。可就在这时候,我背上的尸袋,突然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