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因为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15字

    我也不再磨蹭了,而是随手那么一抓,就抓了一个黑色小球出来,递给了薛姐。

    在薛姐接住我递过去的那黑色小球的时候,刘梦妍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就好像她已经知道那小球里的任务,我是不可能完成得了似的。

    薛姐慢慢地拧开了我递过去的那个黑色小球,取出了里面的那张纸条,然后念道:“请随便找个在现场的活人,用镊子将他身上的毛,一根一根地拔掉,一根都不能留。”

    “7号,你这运气还不错嘛!居然抽到了一个如此简单的任务,都不需要害命,只是拔拔毛就可以了。”刘梦妍一脸兴奋地对着我说道。

    “你不都恨死我了吗?我抽到的要真是简单的任务,你应该难过才对啊!可你现在的反应,看上去好像挺开心的啊!”我回了刘梦妍一句。

    “弄死你给我的快感,显然没有让你丢掉了人性给我的多啊!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把一个人身上的毛拔完了,他是不会死的。不过,他全身的皮肤都会受到伤害,然后变成一副血淋淋的样子。那画面看上去,绝对是极其残忍的。只有那种灭绝人性的人,才可能干得出这种事。也就是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死,另一条就是暂时灭绝掉你自己的人性。”刘梦妍说。

    “我是不可能接受这个任务的。”我说。

    “7号任务失败,请接受死亡惩罚。”薛姐说。

    蔡江琴拿出了一张卡牌,递给了薛姐,然后说:“我替吴轩使用一张免死卡。”

    “你还有免死卡?”刘梦妍有些意外地看着蔡江琴,问。

    蔡江琴没有搭理刘梦妍,而是直勾勾地盯着薛姐,意思是在催促她,让她赶紧宣布下一条指令。

    薛姐看了一眼蔡江琴递过去的免死卡,极其不情愿地说:“免死卡有效,7号的死亡惩罚将免除。”

    “今天算你走运!”刘梦妍瞪着我,跟我说了这么一句。

    “今晚游戏结束,明晚继续。”薛姐说。

    结束了,终于是结束了。虽然我最终保住了小命,但在今晚的游戏中,俞飞和吕思思都丢掉了性命,所以我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在离开4号楼的时候,童姝故意走得很快,没有跟我一起。我在背后喊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搭理我。我想跑着去追她,可才跑了那么几步,她就神奇的消失了,也不知道是躲到哪里去了。

    童姝特意回避我,肯定是上她身的那鬼的原因。只可惜,我昨晚明明都成功进入87号幸运场了,但却没能把送鬼卡给赢回来。

    “吴轩。”在我正在愣神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我转过身一看,发现喊我的人,居然是蔡江琴。

    “谢谢你救我。”今天蔡江琴替我用了一张免死卡,我还没跟她道谢呢!所以,在看到是她之后,我赶紧就道了一声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蔡江琴说。

    “应该做的?”我没太听明白蔡江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所以就问了这么一句。

    “我身上的卡牌,本就是用来救人的。刚才在游戏中,你说你是人,不是狗,而且你的表现配得上你说的,所以我才拿出了免死卡,救了你。”

    蔡江琴在说完这话之后,跟我说了声再见,然后就走了。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袁国忠。我接了电话,他让我赶紧过去,说他在学校大门口那里等我。

    “童姝呢?”见我是一个人,袁国忠便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刚才从4号楼出来的时候,我喊了她好几声,可是她不搭理我。我跑去追她,还没追几步,她就离奇的消失不见了。”我说。

    “哎!”袁国忠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你是不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问。

    “没什么。”袁国忠显然是在撒谎。

    “是不是上童姝身的那只鬼弄的,我是不是得赶紧拿到送鬼卡,把那鬼送走,只有这样童姝才能恢复正常?”我问。

    “你就算拿到了送鬼卡,可能都没多大的用了。”袁国忠说。

    “为什么?”我十分不解地看着袁国忠,问。

    “要想让送鬼卡起效,首先你得让童姝愿意把她身上的鬼送走。要她自己都不愿意,你这送鬼卡自然就没用了。”袁国忠。

    “你是说童姝不愿意把她身上的鬼送走,这怎么可能?”虽然袁国忠说这话的语气很认真,表情也很严肃,但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他说的。

    “怎么可能?还不是因为你。”袁国忠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没想到童姝这丫头,还真是颗情种。”

    “到底是怎么回事?”袁国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必须得问清楚。

    “童姝应该是和那鬼达成了某种协议,她答应让那鬼一直在她身上,然后那鬼应该也答应了她一些事。上童姝身的那鬼,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童姝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小命。你应该清楚,那鬼是救过你的命的。”袁国忠说。

    “杜成和那鬼是不是有关系?要不然他干吗白送卡牌给我?”我问。

    “这个我就说不准了,不过能去87号幸运场的人,除了你这种撞大运的,基本上都是有大本事的。你要是还能捞着去那里的机会,说不定能碰到他。到时候,你当面问他一下,不就清楚了吗?”袁国忠说。

    “我就算是当面问他,他也不会跟我说的。”我说。

    “问法不同,得到的回应自然也是不同的。你要觉得问不出来,那只能说明,你问问题的方法是有问题的。”袁国忠不愧是当过队长的人,在讲这种歪理邪说的时候,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要不你教我两招,你毕竟是老队长,抓过的罪犯不少,审过的犯罪分子更多,在从别人嘴里套话这件事上,你绝对是顶尖高手那个级别的。”我说。

    “我那套用来对付罪犯有用,用来对付鬼,那是行不通的。”袁国忠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还是想办法,在富源大厦的杀人游戏场里多捞几张有用的卡牌吧!要不然,你在4号楼,非但救不了别人的命,反而还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你知道蔡江琴吗?”我突然想到了这个,于是就问了袁国忠一句。

    “谁是蔡江琴?”也不知道袁国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在装蒜。

    “今天我受到了死亡惩罚,但我手里没有免死卡,童姝也没免死卡了,是蔡江琴拿了一张免死卡出来救我。除了免死卡之外,她今晚还用了一张三星级的不死卡。”我说。

    “不死卡?你说的那个蔡江琴,手里居然有不死卡?”从袁国忠这吃惊的程度来看,好像对于蔡江琴的事儿,他真的是一无所知。

    “她是我们班一个很低调,很普通的女生,你知不知道她的这些牛逼的卡牌是在哪儿弄的啊?”我问。

    “她真的很普通吗?”袁国忠居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是很普通啊!不过成绩不错。”我理所当然的说。

    “是不是在你们这些小男生眼里,长得不漂亮的女生都是普通的,都是没什么优点的啊?”袁国忠用那种很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年轻!真年轻!能拿到三星级卡牌的人,绝对是不可能普通的。”

    “她敢明目张胆地站出来跟刘梦妍叫板。”我说。

    “这叫胆识。”袁国忠看了我一眼,然后问:“还有呢?”

    “在刘梦妍拿出三星级的无懈卡出来的时候,她表现得十分平静。在她用出不死卡之前,没有任何人猜到她手上有三星级的卡牌。”我说。

    “这叫镇静。”袁国忠说。

    “在对我使用免死卡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我说。

    “这叫果断。”袁国忠点了点头,然后说:“别看那蔡江琴只是个女生,她的表现,确实是远胜于你啊!”

    “好吧!听你这么一分析,我确实是有些自愧不如了。”我说。

    “连个女孩都不如,你要还不赶紧多长进一些,你说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带把的吗?”袁国忠借着这话茬,鞭挞起我来了。

    就在袁国忠借题发挥,在那里唾沫横飞地教育我的时候,破桑塔纳已经来到了富源大厦楼脚的那条马路边上。

    “到了,希望你今晚能长进一点儿,虽然我不奢望你能表现得比蔡江琴还好,但你至少不能差太多啊!就是因为你不争气,童姝才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让一个女孩,为了你受那么大的苦,你说你要不长进点儿,对得起她不?”

    我没有回答袁国忠的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任何言语组成的答案,都是空头支票,远不如实际行动来得实在。

    蔡江琴救了我,童姝为我牺牲了这么多,我必须得长进一些,像个男人一样,抗起自己的责任。要不然,我可太对不起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