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多出来的规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8本章字数:2982字

    我迈着坚定的步子,走进了富源大厦,上了4号电梯。

    14楼到了,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雪蝉和童姝,她们俩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早啊!”我走了过去,恬着脸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

    童姝白了我一眼,然后就进门去了。雪蝉只是对着我笑了笑,然后也跟着童姝进了游戏场。这两个女人,到底是在搞什么啊?

    今天这游戏场,看上去跟之前差不多,几乎没什么变化。但是,自从我走进这游戏场的大门之后,就略微地感觉到了那么一些不踏实,总觉得今天会发生些什么。

    “人都到齐了吧?”

    黑玫瑰出现了,她把到场的玩家都扫了一眼,然后说:“20个,一个不少。既然你们已经到齐了,那我就说说今晚的规矩。今晚我会拿出大量的卡牌,作为游戏奖励。至于怎么样才能得到奖励,一会儿在游戏过程中,我会详细说明的。”

    黑玫瑰拿出了号牌和身份牌,让我们分别抽了一张。我抽到的号牌是5,身份是杀手。

    “请大家躺进手中号牌所对应的棺材。”黑玫瑰发出了第一条指令。

    我躺进了5号棺材。

    “天黑请闭眼。”

    棺材盖哗啦一声便合上了。

    “今天的每一口棺材里,都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所以,你们躺在棺材里,若是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千万不要吃惊。”

    就在黑玫瑰这话刚说完的时候,便有一滴黏糊糊的液体,从棺材盖上滴了下来,直接滴到了我的额头上。

    好臭,滴下来的是什么玩意儿啊?除了臭之外,还带着那浓浓的血腥味。

    “杀手请睁眼。”

    我这5号棺材的棺材盖,哗啦一声便打开了。

    我从棺材里走了出来,其余的三个杀手,一个是有恋尸癖的2号葛菲,一个是9号饿死鬼孙宇昂,还有一个是跟魏索南混的4号杜龙。

    这一局的四个杀手,没有哪两个可以说是一伙的。我们四个,分别处于不同的势力。身份牌虽然是我们自己抽的,但我总感觉,黑玫瑰在其中绝对是起了某种作用的。因为,在抽身份牌的时候,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抽最面上的一张。所以,这与其说是抽,不如说是黑玫瑰直接发的。

    其实,刚才在抽身份牌的时候,我有过不跟大家一样,从中间抽的念头。但在我之前的雪蝉,都是从最面上拿的一张。因此,我便没有特立独行,而是像排在我之前的玩家一样,抽的最上面那张。

    “今晚这局游戏,在这个环节,我特别设置了奖励与惩罚。杀手要是成功杀到了JC,四个杀手,均可获得一次从我这里抽取卡牌的机会。杀手要杀害的是平民,我将从你们四位的手里,分别抽取一张卡牌,算是惩罚。如果谁没有卡牌供我抽取,就算是任务失败,将接受死亡惩罚。”

    黑玫瑰扫了我们四个一眼,然后补充道:“因为平民的数量远比JC的要多,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杀手在杀对了JC之后,从我这里抽到的卡牌,至少都是两星级以上的。要是杀错了,杀手可以拿一星级的卡牌给我抽,如果有谁任性,愿意把两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拿给我抽,我也是不会介意的。”

    一星级的卡牌,我这里至少还有二三十张,就算输几张给黑玫瑰,我也是无所谓的。但是,我们要真的杀对了JC,那可是能抽两星级以上的卡牌啊!这样的诱惑,对于我来说,那绝对是不小的。

    “友情提醒一句,在这一局游戏中,每一口棺材,都有一些特别的东西。下面,杀手将有30秒钟的考虑时间。”黑玫瑰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安静了。

    每口棺材都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我看向了离我最近的2号棺材,那棺材盖上有几道砍出来的刀口,4号棺材上有被火灼烧过的痕迹,我那5号棺材的棺材盖上有一大滩黑血,9号孙宇昂的棺材上刻着一把叉。

    我们四个的身份都是杀手,棺材上的痕迹,多少都能跟杀手扯上点儿关系。

    这时候,杜龙把手指向了1号。

    1号不是雪蝉吗?杜龙为什么指她啊?

    我顺着杜龙的手指看过去,发现1号棺材的侧面,刻着三个数字——110。

    110代表着什么,这是明摆着的。所以,在杜龙指向了雪蝉之后,葛菲和孙宇昂立马就选择了跟进。

    我看了看11号魏索南所在的棺材,从表面上来看,那棺材没什么特别的。然后,我又看向了7号棺材。7号是肖楚楚,可是那棺材上,还是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

    “时间到,杀手请杀人。”黑玫瑰发出了指令。

    富源大厦这游戏场里,杀人可是真杀。因此,我要是也把手指向1号棺材,雪蝉可就得死。

    我也不知道到底还有谁是JC,不过为了保住雪蝉,我只能随意的把手指向了13号。

    13号是今天新来的,名叫李想,不是魏索南的人,跟孙宇昂和葛菲也没什么关系。我只有指正这种跟他们没有关系的人,才有可能把他们的票全都拉过来。

    “杀手请统一意见。”黑玫瑰用眼睛瞪着我,说。

    黑玫瑰这意思,是想让我少数服从多数,改变自己的主意。但在这种局势下,我是绝对不可能妥协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搭理黑玫瑰,而是坚定不移地用手指着13号棺材。

    “杀手若不统一意见,杀人任务将会失败,所有杀手都得受到死亡惩罚。现在,我最后给你们10秒钟时间考虑。”黑玫瑰瞪着我说。

    既然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是不会选择服从的。

    “还有5秒。”黑玫瑰开始在那里倒计时了。

    葛菲很不满地斜了我一眼,然后把手指向了13号。见葛菲改变了主意,孙宇昂也只能改变了所指的方向,把手指向了13号。

    “3、2、1!”

    就在黑玫瑰数到1的时候,杜龙终于是扛不住了,把手转向了13号这边。

    “哗啦!”

    13号的棺材盖打开了。

    “谁带的头,就由谁去杀人。”黑玫瑰看了我一眼,说。

    从她这表情,还有她这语气来看,我感觉她很像是在公报私仇。

    杜龙去拿了一把斧头过来,递给了我,然后给黑玫瑰使了个眼色。

    “请带头人用同伴给的工具,去杀害想要杀害之人。”

    我拿着斧头走到了13号棺材那里。

    李想肯定是个鬼,不是人,所以我并没有犹豫,直接就一斧子劈了下去。

    “啊!”伴着一声惨叫,斧口扎进了李想的胸口。李想死了,最终变成了一个胸口上有条大口子的纸人。

    “杀手请过来!”黑玫瑰拿出了一叠卡牌,让我们过去。难道,我随便乱指的李想,身份是JC?

    黑玫瑰给我们递了个眼神,意思是让我们一人从她手里抽一张卡牌。

    我抽了一张中间的,结果是张中止卡。在两星级的卡牌里,中止卡这玩意儿,不能算好,只能说一般。

    “杀手请回去。”

    我回到了5号棺材里。

    棺材盖哗啦一声合上了,那带着腥臭味的黑血,又开始一滴一滴地往下滴了。

    “JC请出来。”黑玫瑰发出了下一道指令。

    我听到了棺材盖打开的声音,然后有脚步声传了出来。

    “JC请指正。”

    ……

    “天亮了,13号out。”

    伴着哗啦哗啦的声音,棺材盖全都打开了。除了已经挂掉的13号之外,所有的人都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下面是强行逮捕权时间,凡是用强行逮捕权,要是指正对了,可以获得从我这里抽取一张卡牌的权利。”黑玫瑰顿了顿,然后说:“还有一点我得说明,那就是在今晚的游戏中,只有两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才能够拿出来使用。”

    只有两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才能使用,这不就说明,我手里的卡牌,除了刚抽到的那张中止卡,别的全都不能用了吗?

    肖楚楚站了出来,说:“我要使用强行逮捕权。”

    在说这话的时候,肖楚楚的眼睛,是看着我这边的。我心里很清楚,肖楚楚这绝对是要指正我。

    “你想要指正谁?”黑玫瑰问。

    “2号。”肖楚楚说。

    2号?肖楚楚居然没有指正我,而是指向了葛菲。不过,葛菲跟我一样,也是杀手。

    黑玫瑰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肖楚楚,然后把另一张递给了葛菲,说:“你们给对方写的惩罚,要对方没能完成,出惩罚的人可以从我这里抽取一张卡牌,要对方完成了,被惩罚的人可以从我这里抽取一张卡牌。”

    在黑玫瑰说完这话之后,肖楚楚的嘴角那里,很明显浮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她肯定很清楚,黑玫瑰新出的这条规则,是有利于她的。因为,葛菲肯定是杀手,要她出的任务,葛菲完不成,她就可以获得两张两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