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换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13字

    肖楚楚跟我一样,虽然手上的卡牌不少,但两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她是没几张的。所以,黑玫瑰手里的那些卡牌,对她自然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葛菲很快就在卡牌上把任务给写完了,但肖楚楚每写几个字,都会皱着眉头思考一下,就像是在思考,应该怎么写,才能让这个任务更完美似的。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葛菲才终于把那任务给写完了,然后把那写着任务的卡片递给了黑玫瑰。

    “2号请翻转身份牌。”黑玫瑰对着葛菲说道。

    “呵!”葛菲冷哼了一声,不过在哼完了之后,她还是慢慢地把身份牌翻转了过来。

    “2号out,身份杀手,请接受7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拿出了肖楚楚写的那张卡牌,照着上面念道:“请2号用针线,把5号的嘴缝起来。每一针都得从下嘴唇穿到上嘴唇,至少缝50针,让5号的嘴再也张不开,再也说不了话。”

    “就这任务啊?我还以为有多难呢?原来这么简单。”葛菲居然说这任务简单,难道她是真的准备用针把我的嘴给缝上。

    这时候,黑玫瑰从屋角摆着的那棺材里拿了一根食指那么长的针,和一小卷黑线出来,递给了葛菲。

    “2号请执行任务。”黑玫瑰说。

    葛菲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她很爽快地接过了黑玫瑰递给她的针线,然后笑呵呵地向着我走了过来。

    “你要干吗?”我问。

    “完成任务啊!”葛菲说。

    “接任务的是你,不是我,所以我有权拒绝。”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说。

    “你有权拒绝,不过我有卡牌可以用。”葛菲慢悠悠地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使用强受卡。”

    “强受卡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我已经感受到了不安,但我还是必须问清楚。

    “强受卡是两星级的卡牌,只要我对你使用了,那就可以强行让你接受我对你执行的任何任务。要是你拒绝让我执行,任务失败这笔账,就会算在你的头上。”葛菲说。

    “中止卡对这玩意儿有效吗?”我问。

    “有效啊!不过中止卡是让我有权选择在任何时候中止这个任务,我可以在开始缝你的嘴之前选择中止,也可以在缝了49针,还差一针就完成的时候中止。反正,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中止,由我说了算。你要是有中止卡,可以拿出来用,我是不会有意见的。”

    葛菲这意思,是明摆着要针对我啊!之前我还天真的以为,肖楚楚指正葛菲,没有指正我,那就暂时没有我的事了。但是,我错了,肖楚楚跟我玩了一招声东击西,她明面上是在对葛菲动手,实际上却把枪口对准了我。

    现在我的手上,就只有一张中止卡。从葛菲说的这番话来看,我就算是把中止卡拿出来用了,那也是顶不了什么事的。因为,使用了中止卡,在什么时候中止任务,确实是由任务执行人说了算。

    我就算再傻都看得出来,这个葛菲,跟肖楚楚绝对是一伙的。

    “强受卡有效。”黑玫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5号你必须配合2号完成这个任务,若是任务未完成,死亡惩罚将算在你的头上。”

    “我绝不配合!”要是用针线把嘴缝上,我这嘴还能要吗?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侮辱的,因此便态度强硬地来了这么一句。

    “2号任务失败,但因为使用了强受卡,所以5号将接受死亡惩罚。7号指正正确,加上所出之任务2号未能完成,所以可获得两次抽取卡牌的资格。”黑玫瑰说。

    “谢谢了啊!在临死之前,还多送了我一张好卡牌。”肖楚楚得意洋洋地对着我说了一句,然后她去了黑玫瑰那里,从她手上那叠卡牌里,抽了两张出来。

    “哇塞!居然有张是三星级的耶!”肖楚楚十分夸张地尖叫了起来,她这是故意在气我,不过我并不在意。

    我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我的死亡惩罚应该怎么办?现在我的手里,是没有免死卡的,因此免不掉死亡惩罚。

    14号萧峰站了出来,拿了张卡牌出来,对着我问道:“5号,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什么交易?”我问。

    “我替你用一张免死卡,免了你的死亡惩罚。作为回报,你把身上所有的卡牌全都给我,一张也不能留。”

    萧峰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居然想用一张免死卡,换我身上所有的卡牌。虽然我身上绝大部分都是一星级的卡牌,但好歹也是有一张两星级的中止卡啊!中止卡的分量,就算是当不了免死卡,那也只能算是略逊一筹啊!

    “你要是真有心跟我谈交易,麻烦拿出点儿诚意来好不好?”我笑呵呵地回了萧峰一句。

    萧峰这家伙,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跟我谈条件,虽然有乘火打劫的意图,但有一点还是可以证明的,那就是他至少有跟肖楚楚作对的胆量。

    因为,在他说出用免死卡替我免死那话的时候,肖楚楚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也看到了肖楚楚的眼神,不过并没有在意。

    “我都不怕得罪人,愿意拿出免死卡来救你了,这诚意还不够吗?”萧峰说。

    “得罪人这事儿人,你可别算在我的头上,我不需要你为了我得罪谁。我又不傻,又不是不知道你拿出免死卡来救我,是为了我手里的这些卡牌。”我笑了笑,然后说:“虽然我手上没有免死卡,但至少还是有两星级的卡牌的啊!你拿出来的免死卡,不也只是两星级的卡牌吗?又不是三星级的不死卡。”

    “那你想跟我怎么谈?”萧峰问。

    “你在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说要救我,我心里是很感激的。所以,咱们在交易的时候,就冲着你的这份恩情,我是可以让你多得到一些的。但是,你就用一张免死卡,换我所有的卡牌,是不是贪得有点儿太多了啊!这样吧!你用一张免死卡,换我一张两星级的卡牌加5张一星级的卡牌,你看怎么样?”

    “你那张两星级的,该不会就是你刚才说的那张中止卡吧?”萧峰问。

    “是有一张中止卡。”我说。

    “在两星级的卡牌里面,中止卡算是最没用的了。那玩意儿,五张都当不了一张免死卡。你要是用中止卡跟我谈交易,至少得一张中止卡加二十张一星级的卡牌才行。这样,我才勉强算是不亏。”

    萧峰不是省油的灯,他这狮子口,虽然稍微缩小了那么一点儿,但给我的感觉,还是有些大。我一共也就有二三十张一星级的卡牌,要真给萧峰二十张,岂不就剩不了几张了吗?

    “五张一星级的卡牌加一张中止卡,换一张免死卡,有谁愿意换的?”除了萧峰之外,在场的还有别人啊!因此,我也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而是吼了这么一嗓子。

    “我跟你换。”说话的是8号朱建,他拿了一张免死卡出来,递给了我。

    “谢谢!”朱建和肖楚楚不是一伙的,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会站出来帮我。

    我把中止卡和五张一星级的卡牌给了朱建,然后把他递给我的免死卡拿给了黑玫瑰。

    “我要使用免死卡!”我说。

    黑玫瑰接过了我递过去的免死卡,看了一眼,然后说:“免死卡有效。”

    “吴轩,你的狗屎运还不错嘛!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愿意拿出免死卡来帮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肖楚楚的眼睛,是瞪着朱建的。

    “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在帮他,我这紧紧只是跟他做了一笔交易而已。”朱建说。

    “交易,有这么做交易的吗?”肖楚楚问。

    “当然!你要是愿意用五张一星级的卡牌加一张两星级的卡牌跟我换免死卡,我也可以换给你啊!”朱建从兜里摸了一大叠卡牌出来,说:“现在我的手上,足足有二三十张免死卡。这玩意儿,太多了也没什么用。所以我才拿了几张出来,想换点儿别的卡牌来用用。”

    “你觉得你现在跟我解释这么多,还有用吗?”肖楚楚问。

    “我有向你解释的必要吗?”听朱建这语气,他好像并不怕肖楚楚啊!

    “呵呵!”肖楚楚冷笑了两声,没有再搭理朱建。

    “游戏继续,还有谁要使用强行逮捕权?”黑玫瑰终于是站了出来,打断了肖楚楚和朱建二人的谈话。

    魏索南站出来了,他举起了他手上那张写着数字11的号牌,说:“我要使用强行逮捕权。”

    “11号你想强行逮捕谁?”黑玫瑰问。

    魏索南对着我冷笑了两声,然后说:“5号。”

    魏索南没有像肖楚楚那样声东击西,而是直接选择了我下手。

    “你会后悔的!”虽然我心里是虚的,但在嘴上,我不能怯啊!

    “我是不可能后悔的,因为我知道,你就是杀手。”魏索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