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祸事难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15字

    黑玫瑰没有让我和魏索南继续在那里废话,而是直接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魏索南,然后把另一张递给了我。

    “请在卡片上写下要给对方的惩罚。”黑玫瑰说。

    虽然我的身份是杀手,写的任务多半都没屁用。但是,万一有哪个好心人对我使用二星级以上的卡牌,把我的身份换了,我写的任务不就有用了吗?

    玩了这么多局的游戏,有一个道理我还是清楚的,那就是要想赢,必须得认真对待每一个细节,好好把握自己的每一项权利。

    我拿着笔,在那卡片上认认真真地写了起来。

    “明知道写了没用,还写得这么认真?”肖楚楚冷不丁地说了我一句。

    “有没有用,你说了不算。”

    我把写好任务的卡片,递给了黑玫瑰。这时,魏索南那边也写好了,他也把卡片递回给了黑玫瑰。

    “5号请翻转身份牌。”黑玫瑰对着我,下了这么一道指令。

    在这时候磨蹭时间,是没什么意义的。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就把身份牌给翻了过来。

    “呵呵!”肖楚楚十分得意地对着我笑了笑,然后说:“我就知道你是杀手,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场的,难道就没有人打张卡牌出来帮我一下吗?我给魏索南出的那个任务,绝对是很够味儿的。”我这话是对着朱建说的。

    刚才他已经帮了我一次,而且他和魏索南他们现在已经有些针尖对麦芒了,再加上我知道他手里肯定有可以用的卡牌。所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想试探试探他。

    “你确定你给魏索南准备的任务够味儿?”朱建问我。

    “那当然,要不然我刚才写那么认真干吗?”我说。

    “我信你一次,不过你要是让我失望了,后果会很严重的。”朱建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替5号使用一张换脸卡。”

    “换脸卡有什么用?”在这杀人游戏场里,确实有很多东西我是不知道的。朱建这次打出来的换脸卡,别说见了,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换脸卡就是,你想把自己变成什么身份,就可以把自己变成什么身份,然后你原来的身份将失效。”朱建说。

    “哦!”我应了一声。

    “换脸卡有效。”黑玫瑰在把那换脸卡验证了一番之后,问我:“5号你想变成什么身份?”

    “平民。”我说。

    在这杀人游戏中,很多时候,没有身份反而是最安全的。所以,我给了黑玫瑰这样的答案。

    “5号out,身份平民,11号指正错误,将接受5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说。

    “我被冤死了,是不是也有抽取卡牌的机会啊?”

    手里没有牛逼的卡牌,我这心里有些虚。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待会儿在黑玫瑰宣布完了任务之后,魏索南会不会拿出什么卡牌,把那任务弄我头上。

    “来抽吧!”黑玫瑰递了一大叠卡牌过来,让我抽。

    我从中间抽了一张卡牌出来,卡牌上写着三个字——返三卡。

    “返三卡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我一脸不解地问。

    “什么?你居然把唯一的一张返三卡给抽到了?”黑玫瑰的语气里,透着的是一股子满满的不可置信。

    “嗯啊!”我把返三卡拿给黑玫瑰看了看。

    “你要是想使用,可以把返三卡给我,重新从我这里抽三张卡牌。”黑玫瑰说。

    “我是什么时候想用,就可以什么时候用吗?”我问。

    “只要是闲时就可以用。”黑玫瑰说。

    “什么叫闲时?”我问。

    “现在就是闲时,一旦有人开始使用卡牌了,你就暂时不能用返三卡了。”黑玫瑰说。

    “那我现在就用了吧!”这返三卡得换成别的卡才有用,所以我也不用再犹豫什么了。

    我把返三卡递给了黑玫瑰,她立马又让我从她的那叠卡牌里抽了三张出来。在看了一眼抽到的三张卡牌之后,我这心里,顿时就踏实了不少。

    运气这玩意儿一旦来了,那还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哟呵!这么高兴,你抽到的三张,到底是些什么卡啊?”肖楚楚一脸好奇地看着我,问。

    “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你吗?”我回了肖楚楚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不要以为你抽了三张卡牌,就能怎么着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就你那三张卡牌,分分钟我就可以给你报销了。”肖楚楚在那里威胁起了我。

    “你都是杀人游戏的老玩家了,你应该清楚,卡牌这东西,比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我知道你手里的卡牌多,我之前手里的卡牌也不少,但全都是没屁用的一星级卡牌。你手里的卡牌,虽然比一星级的要好,但在我这三张卡牌面前,屁都不是。”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吹牛逼的机会,我必须得狠狠地吹一下啊!

    “游戏继续,11号请接受5号所提之惩罚。”

    黑玫瑰把我写的那张卡牌出来,正准备开念,这时候,魏索南站出来了。

    “我要使用卡牌。”魏索南说。

    “你要使用什么卡牌?”黑玫瑰问。

    “转任卡。”魏索南拿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

    “转任卡是个什么东西?”我问。

    “转任卡是两星级的卡牌,可以在任务宣布之前,把它转嫁到任何人的身上。”肖楚楚主动跟我解释了一番。

    “转任卡有效。”黑玫瑰草草地瞄了一眼魏索南递过去的转任卡,然后问:“11号你想把任务转嫁到谁的身上?”

    “5号,我得让他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魏索南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说。

    “5号,你那儿不是有三张特牛逼的卡吗?赶紧拿出来用啊!”肖楚楚笑呵呵地对着我说道。

    “你让我用,我就用,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吗?”我说。

    见我没有要拿出卡牌来用的意思,黑玫瑰立马就把我写着任务的那张卡牌拿了出来,然后念道:“请把7号身上除了号牌和身份牌之外的所有卡牌全都拿过来,全都送给1号。”

    “我就说你怎么不用卡牌,原来搞了半天,你出的是这么个任务啊?”肖楚楚不以为意地白了我一眼,然后说:“你觉得你有本事,能从我这里拿到卡牌吗?”

    “我要对7号使用强受卡。”雪蝉拿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

    黑玫瑰看了看雪蝉递过去的强受卡,然后对着肖楚楚说:“强受卡有效。”

    “呵呵!”肖楚楚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说:“你以为凭着一张强受卡,就能得到我手里的卡牌吗?真是天真!”

    “7号请不要废话,若是有卡牌要用,就请拿出来使用。”黑玫瑰一脸严肃地对着肖楚楚说道。

    肖楚楚虽然对此很有一些不满,但她面对的毕竟是黑玫瑰,所以她并没有把不满表现出来,而是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

    “我有卡牌要用。”肖楚楚用那种带着怨念的眼神看了黑玫瑰一眼,然后把卡牌递给了她。

    “你要用什么卡牌?”

    黑玫瑰明明都已经接过了肖楚楚递过去的卡牌,自然也看到那是张什么卡牌了,但却用冷冰冰的语气,问了肖楚楚这么一句。

    “三星级的不受卡,不管是什么任务,都不能对着我执行,除非有谁用三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来把我这不受卡抵消了。”肖楚楚不仅把她打出的卡牌叫什么说了,而且还把卡牌的功能也解释了一下。

    “不受卡有效!”黑玫瑰对着我说道。

    “不受卡有效,那就是说,你是不能对我执行任务的。不能对我执行任务,那么你这任务就将失败,如此一来,你可就得受到死亡惩罚了。还有一点我得提醒你,因为是我使用了三星级的不受卡,所以才造成了你的死亡惩罚。因此,你必须得用三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才能免死。这一次,你就算是拿出了免死卡,那也是免不了死的,得用三星级的不死卡才行。”肖楚楚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

    刚才从黑玫瑰手里抽的三张卡牌中,有一张免死卡,我本来以为那玩意儿至少可以拿来保我一命呢!没想到,肖楚楚给我整了张三星级的卡牌出来。如此一来,我那免死卡不就没用了吗?现在,我要想保命,只能用我身上根本就没有的不死卡。

    我抽到的另外两张卡牌,一张是两星级的,另一张是三星级的。不过,在现在这情况下,那两张卡牌是根本就用不出来的。

    我看向了雪蝉,希望她能拿一张三星级的卡牌出来,救我一命。可是,雪蝉对着我摇了摇头,还给了我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雪蝉这边没办法了,我只能把目光投向了童姝。

    这一次,童姝没有回避我的眼神,而是直接跟我对视了一眼。不过,在对视完了之后,童姝并没有任何的表示,也没有拿任何的卡牌出来。

    “5号任务失败,将接受死亡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