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越权惩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28字

    见愣了半天也没人帮我,黑玫瑰发出了这道最终的指令。

    “5号,你出的这个任务,让我很失望啊!”朱建突然站了出来,对着我说道。

    “我自己感觉还行啊!要不你再拿张卡牌出来,救我一下。”我说。

    “既然你都已经开口了,那我就再救你一次吧!”朱建居然真的摸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替5号用一张不死卡。”

    “不死卡?你居然替5号使用不死卡?朱建,你这是明着要跟我们作对是吗?”肖楚楚的脸上,出现了一些愤怒之色。

    “就算是明着跟你们作对,那又怎样?”朱建毫不畏惧的看了肖楚楚一眼,然后说:“富源大厦这杀人游戏场,不是你家的地儿,所以我劝你还是别太放肆了。本来我是没兴趣救5号的,之所以拿出不死卡来救他,就是因为看不惯你!”

    “你有种!”肖楚楚冷哼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三个字。

    “我本来就有种,你要是不信,一会儿在游戏完了之后,咱们可以找个地方试一下。”朱建这是在调戏肖楚楚吗?从他那猥琐的眼神来看,有点儿像是这样的。

    “我怕你活不到游戏结束!”肖楚楚咬牙切齿地说。

    “我做人的时候命不够大,所以英年早逝了。但是,自从做了鬼,我这命立马就变硬了。要不然,我魂飞魄散就算没有十回,那也得有七八回了。所以,别的不说,但活到本场游戏结束,我还是有信心的。”

    朱建看向了黑玫瑰,然后说:“不死卡我都递给你这么久了,到底有没有效,你还是给个结果啊!”

    “不用你催!”黑玫瑰瞪了朱建一眼,然后说:“不死卡有效,5号死亡惩罚免除。”

    “还有人要使用强行逮捕权吗?”黑玫瑰问。

    没有人再站出来,黑玫瑰只能润了润嗓子,然后发出了下一条指令。

    “下面是JC权利时间。”

    童姝站了出来,翻开了她手中的身份牌,然后说:“我要使用JC权利。”

    “12号你要指正谁?”黑玫瑰问。

    “4号。”童姝直接把手指向了杜龙。

    杜龙的身份确实是杀手,童姝没有指正错。黑玫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照例拿了两张卡片出来,递了一张给童姝,然后把另一张递给了杜龙。

    童姝应该事先就想好要写什么惩罚了,因此在拿过卡片之后,她立马就在那里沙沙地写了起来。

    “请4号翻转身份牌。”在两人把写好惩罚的卡片递回给黑玫瑰之后,黑玫瑰立马就下达了这道指令。

    杜龙慢慢地把身份牌翻了过来,他的身份牌上写着的,自然是“杀手”二字。

    “4号out,身份杀手。”黑玫瑰说。

    我要用卡牌,杜龙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要用卡牌。”

    “你要用什么卡牌?”黑玫瑰问。

    “换脸卡。”杜龙把手上拿着的那张卡牌递给了黑玫瑰,然后说:“我要用换脸卡把自己的身份,从杀手变成JC。”

    “换脸卡有效。”黑玫瑰说。

    见童姝没有拿卡牌出来使用,黑玫瑰便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4号身份变为JC,12号JC因为指正到了同行,按照游戏规则,将与4号一起进行卧底检验。”

    “卧底检验是个什么玩意儿?”我问。

    “卧底检验就是,凡是有JC在JC权利时间,指正到了JC。那么,进行指正的JC和被指正的JC将进行卧底检验。说简单点儿,就是由剩下的JC进行秘密投票,得票多的那位便是卧底,他的身份将自动变成杀手。”黑玫瑰说。

    “out了的JC也能参与投票吗?”我问。

    “当然能!”说完这话之后,黑玫瑰便叫我们回到了棺材里,然后,棺材盖合上了。

    “JC请出来。”

    “哗啦!哗啦!哗啦!”

    有三口棺材的棺材盖打开了。

    “请投票!”白玫瑰又发出了一道指令。

    “投票结束。”

    过了一会儿,棺材盖全都哗啦哗啦地打开了。

    在所有玩家都从棺材里走出来之后,黑玫瑰用那十分严肃的语气,对着大家宣布道:“投票结果是2:1,12号2票,4号1票。所以,4号最后身份定格为JC,12号身份定格为卧底,也就是杀手。”

    “然后呢?”童姝很无所谓地笑了笑,接着问道。

    “因为4号的最终身份是JC,所以你的指正是错误的。还有就是,你的身份既然已经变成了杀手,那么你站出来使用JC权利,那就是越权。在游戏当中,凡是越权的都会受到越权惩罚。也就是说,12号你除了将受到4号所提的惩罚之外,还得接受越权惩罚。”

    看来,黑玫瑰和魏索南他们,还真是一伙的啊!要不然,她干吗在游戏中来这么一出啊?又是卧底检验,又是越权惩罚的。这两条规则,分明就是用来针对童姝的嘛!

    “之前你怎么不说有越权惩罚啊?还有就是,卧底检验那玩意儿,分明就不靠谱嘛!”我赶紧站了出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还用我说吗?在来参加杀人游戏之前,你就不知道先了解一下游戏规则吗?今天游戏开始之前,我就说了不能用一星级卡牌的。在所有不能用一星级卡牌的杀人游戏中,都是有卧底检验和越权惩罚的。”黑玫瑰说。

    “连规则都不清楚,还跑来玩游戏,我看你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肖楚楚像看二百五一样看了我一眼,说。

    “12号请先接受4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把杜龙写的那张卡片拿了出来。

    “慢!我要使用转任卡,把任务转到7号的身上。”童姝拿了一张卡牌出来,说。

    童姝居然有转任卡?刚才她怎么不拿出来给我用啊?

    “哟呵!你要是随便换个跟我无关的人,或许我还可以不难为你。你倒好,居然主动跟我杠上了。你难道不知道,招惹我那是要付出很惨重很惨重的代价的吗?”肖楚楚说。

    “惹都惹了,就算是后悔,那也来不及了。”童姝一脸无所谓地说。

    “不就是转任卡吗?我这里也有。我也要用一张,把这任务转回到12号的身上去。”肖楚楚摸了一张卡牌出来,递给了黑玫瑰。

    “12号你还要使用卡牌吗?”

    见童姝愣了半天,也没有再拿卡牌出来用,黑玫瑰便十分好奇地问了这么一句。

    “暂时不需要。”童姝说。

    黑玫瑰再一次拿出了杜龙写的那张卡片,照着念道:“不管用什么办法,请在十分钟之内,让8号魂飞魄散。”

    8号不就是朱建吗?杜龙出的这个任务,居然是让童姝去针对朱建?

    在之前的游戏中,朱建站出来帮我,肖楚楚威胁他说,让他活不到游戏结束。杜龙在给童姝出任务的时候,又出了这么一个任务。我就算是用脚趾头来想都能够想明白,杜龙出的这个任务,肯定是肖楚楚的意思。

    “哟!战火这么快就引到我身上来了啊?”朱建赶紧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然后说:“看来我得对自己使用一张不受卡啊!这样我就不会躺着都中枪了。”

    “不受卡有效。”黑玫瑰说。

    不受卡可是三星级的卡牌,除非有人能拿出三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把它抵消了,否则童姝就算是想对朱建执行任务,那都是没法执行的。因为,不受卡的作用就是,不管是什么任务,都不能对被使用之人执行。

    “12号你有卡牌要用吗?8号现在已经用了不受卡,也就是说,你无法对他执行任务。”黑玫瑰提醒了童姝一句。

    童姝咬了咬嘴唇,接着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要使用换号卡,把4号和8号的号牌对调。”

    “换号卡有效,4号和8号请对调号牌。”黑玫瑰说。

    这样一来,杜龙的号牌就从4号变成8号了,而朱建的号牌,则从8号变成了4号。

    “请再念一遍我将要执行的任务。”童姝这话是对着黑玫瑰说的。

    “不管用什么办法,请在十分钟之内,让8号魂飞魄散。”

    黑玫瑰刚一念完,童姝便朝着杜龙走了过去。

    “你现在是8号,而且没人对你用过不受卡,所以我是可以对你执行任务的。”童姝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一字一顿地说:“我要对你使用毁灭卡,让你在一分钟之内魂飞魄散!”

    说完,童姝便一把将那毁灭卡拍在了杜龙的额头上。

    “啊!”

    杜龙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咚”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接着,他的身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燃起火来了。那火越燃越大,杜龙则一边哀嚎,一边在地上打起了滚。在滚了两下之后,杜龙便不再动弹了。

    最后,杜龙的身子,被烧成了一堆纸灰。有一股一股的青烟,从那纸灰里冒了出来,飘散在了空中。

    “魂已飞,魄已散,我的任务完成了。”童姝说。

    “别高兴得太早,你还有越权惩罚。”肖楚楚冷哼了一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