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害一条人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09字

    “越权惩罚是个什么惩罚啊?”我有些好奇地问。

    黑玫瑰白了我一眼,然后说:“请12号接受越权惩罚。”

    “说吧!要怎么惩罚我?”童姝一脸无所谓地看着黑玫瑰,问。

    “要怎么惩罚你,不是由我说了算,而是得看你自己的手气。”黑玫瑰看了童姝一眼,然后说:“跟我来吧!”

    黑玫瑰带着童姝进了一间小屋子,五六分钟后,黑玫瑰出来了,童姝跟在了她的身后。

    “下面,由我来宣布12号将受到的越权惩罚。”黑玫瑰拿出了一张烂布条,然后念道:“请出去害一条人命,必须得以意外的方式把人害死,不得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有意思,这个越权惩罚很有意思。我最喜欢看的,就是自称为好人的人,去害别人的性命。”肖楚楚从兜里摸了一张卡牌出来,说:“我使用一张同行卡,让12号和5号一起去完成任务。这样一来,只要这任务没完成,12号和5号都将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受到死亡惩罚。”

    我就知道肖楚楚站出来,肯定没什么好事。这不,原本这越权惩罚只跟童姝有关,现在把我也给扯进去了。

    “通行卡有效!”黑玫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请5号同12号一起去完成任务,若是任务未完成,你们两位都将受到死亡惩罚!”

    “不就是害条人命吗?多大的事儿啊?”童姝很无所谓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看向了我,说:“咱们走吧!”

    现在的童姝,不是那个正常的童姝,她是被鬼上了身的童姝。

    在我愣神的功夫,童姝已经走到大门口那里去了,我得赶紧跟上。因此,我立马就拔腿追了过去。

    “咱们真的要去害人性命吗?”我问。

    “这是我们的任务,要是不完成,我们两个都得死。”童姝轻描淡写地回道,就好像去害条性命,是件多么轻松的事儿似的。

    “你想要害谁啊?”我问。

    这时候,我和童姝已经来到了富源大厦的大门口。童姝没有用语言回答我,而是把手往马路边停着的那辆破桑塔纳那里指了一下。

    那辆破桑塔纳可是袁国忠的啊!童姝把手往那里指,是要害袁国忠的意思吗?

    “你是要害袁国忠的命吗?”

    在我问这话的时候,童姝已经开始向着那破桑塔纳走去了。

    “不能害他!”我赶紧追了上去,拉住了童姝。

    “谁说我要害他?”童姝白了我一眼。

    这时候的童姝,眼神好像是变了一些,她的眼神,不再那么阴冷了,看上去更像是个人了。

    “老队长,你有什么建议吗?”童姝直接走到了驾驶室边上,对着车窗里问道。

    “什么建议啊?”袁国忠打了个哈欠,一脸疑惑地问。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似的?

    “我和吴轩受到了越权惩罚,必须得去害一条人命。要不然,我们俩都得死!”童姝一脸认真地对着袁国忠说道。

    “害人命?这可使不得,这是犯法的。我带你们来这富源大厦玩游戏,是想让你们来救人的,不是让你们来害人的。”袁国忠说。

    “我们要是去害命,那只会害死一个人。要不去完成这个任务,我们两个都得死!是一条命重要,还是两条命更重要,这账应该不难算吧?”童姝的脸上露出了一股子冷笑,然后她接着补充道:“富源大厦这里,是你带我们来的。现在我们必须得去害人性命了,自然也得听你的建议,你想我们害死谁,我们就去害死谁。”

    “你们怎么可能受到越权惩罚呢?”袁国忠一脸不解地看着童姝问。

    “我的身份本来是JC,在行使JC权利的时候我指正了杜龙,他本来是杀手,可他用了一张换脸卡,把身份变成了JC。如此一来,按照游戏规则,我和他得同时接受卧底检验。然后我输了,成了卧底,身份变成了杀手。就是因为身份从JC变成了杀手,所以我使用JC权利就变成越权了,结果就受到了这么一个越权惩罚。”童姝说。

    “你事先不知道游戏规则吗?”袁国忠问。

    “知道啊!”童姝说。

    “既然知道,你干吗明知道他们是挖好了坑等你跳,你却还往里面跳?”袁国忠一脸不解地看着童姝,很生气地问。

    “你带我们来富源大厦,却没有给我们任何的筹码。我和吴轩在这杀人游戏场里,完全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别人想怎么宰割,就能怎么宰割!既然你帮不了我们,那我就只能兵行险招了。越权惩罚,要是没完成任务,我们俩都得死。但要把任务完成了,我和吴轩就有机会得到在富源大厦这游戏场里立足的卡牌。”

    搞了半天,这一切都是在童姝的计划之中的啊!

    “别的任务我都可以帮你,上次烧警车我不也帮你们了吗?别说烧警车,就算是烧公安局都可以。但是,害人命绝对不行。”袁国忠斩钉截铁地说。

    “听你的意思,害一条人命不行,害两条就可以是吗?”童姝这话,给人的感觉有些咄咄逼人啊!

    “哎!”袁国忠仰着头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我真不该自作聪明,带你们来这里。要不这样,你们直接把我害死吧!我也是条命,害了我,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就可以保住性命了。至于我,反正都已经退休了,活着也是吃闲饭,浪费国家的粮食。”

    “不行!”

    童姝居然跟我异口同声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你是个好人,我们不能害你。”童姝顿了顿,然后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队长,难道就没碰到那种,本该被绳之以法,判处死刑,但却因为某些原因,叫别的人顶了包,然后逍遥法外,让你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拿他没办法的人吗?”

    “你知道什么?”袁国忠就像是被人踩着了小尾巴一样,用那种心虚的眼神看着童姝,问。

    “老队长一身正气,几十年如一日,无愧于天,无愧于地。可却在临近退休之时,给自己留了个疤。虽然闭一下眼睛,就可以瑕不掩瑜,但依老队长你的性子,就算是再小的疤,那也是如鲠在喉。”童姝阴阳怪气地说了这么一番话,就像是故意在戳老队长的伤疤一样。

    “这几年,他没有再犯事了。”袁国忠叹着气,说了这么一句。

    “一个害了好几条人命,奸淫人家妻女,灭了人家门的人,就因为几年没犯事,他以前的那些罪过,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童姝用的是那种满含嘲讽的语气。

    “我知道这不对,但这个社会,有时就是这样。就算是在退休之前,我也仅仅只是一个队长。现在我都退休了,连队长都不是了。给我面子的,见面之后还喊我一声老队长,不给面子的,能叫我一声袁老头就不错了。所以,就算是如鲠在喉,那我也只能让那鲠在我的喉咙里待着。”袁国忠在说出这番话之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就像是释然了一样。

    “你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吗?我们是害一条人命,而且还得让那人意外死亡,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童姝说。

    “你什么意思?”袁国忠问。

    “你说他该不该死?”童姝没有回答袁国忠的问题,而是追问了这么一句。

    “该死!”袁国忠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第一次表露出了那愤怒的情绪。

    “老队长你在的时候,都没能拿下他。你说现在,还有人能把他绳之以法吗?”童姝问。

    “没有。”袁国忠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个本该被绳之以法,然后枪毙的人,公安拿他没办法,司法对他没作用。不仅让他多活了这么多年,而且还让他活得这么的逍遥自在。你说咱们,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伏法啊?”童姝终于是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国有国法,咱们是法治社会。总有一天,他背靠着的那棵大树会倒下。那时候,他该受到怎样的制裁,就会受到怎样的制裁。”袁国忠说。

    “那时候是个什么时候?别说在你有生之年了,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吗?”童姝问。

    袁国忠没有再说话,而是在那里摇起了头。

    “是不是每次一回忆起他,你都会用这个来安慰自己啊?你幻想某一天他靠着的那大树会倒下,幻想那时候他自然会被绳之以法,然后你因为被迫而错抓,还被执行了死刑的替死鬼,就可以得到平反。虽然那替死鬼的小命是救不回来的了,但至少是让真凶伏法了。这样,你的心里,多少会好受那么一点儿,是吗?”

    这话虽然是从童姝的嘴里说出来的,但声音明显不是她的。而且,这些事情,童姝绝对是不可能知道的。因此,我敢肯定,说这话的不是童姝,而是上她身的那只鬼。

    “你到底是谁?”袁国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