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该死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18字

    “我是童姝啊!”童姝居然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童姝只是个小女生,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袁国忠又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童姝,并不是那个正常的童姝。

    “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你到底是带我们去,还是不带我们去,给个准话。”童姝说。

    “我要是不带你们去,那会怎样?”袁国忠问。

    “你要是不带我们去,那我们就随便去找个人,然后把他杀了。”童姝很无所谓地看了袁国忠一眼,说。

    “你真要去滥杀无辜?”袁国忠的情绪,有了那么一些小激动。

    “不滥杀无辜,我们就得死。本来我们是可以去杀那该杀的人的,但你不同意,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童姝这是想着方儿在逼袁国忠。

    “我带你们去吧!”袁国忠像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在说完了这话之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上车啊!还愣着干什么?”童姝在坐到后排座上面去之后,发现我还愣在那儿没动,便凶巴巴地催促了我一句。

    我上了后排座,坐在了童姝旁边。然后,袁国忠把破桑塔纳发动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破桑塔纳停了,停在了一个会所的大门口那里。

    这会所修得像一座城堡一样,反正看着挺气派的。在会所大口外的草地上,放着一块躺着的大石头,那石头上刻着皇廷会所四个大字。

    “你既然知道他,肯定是认识他的。这个皇廷会所,是他经常来的,不过今天他来没有,我就不知道了。”袁国忠说。

    “你都当了这么多年的队长了,皇廷会所这种地方,再怎么也是有些眼线的啊!王博今天来没来,你打个电话给你的那些眼线问一下不就清楚了吗?”童姝说。

    “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今晚我来过这里。”袁国忠说。

    “你是怕担干系?”童姝笑呵呵地看着袁国忠,问道。

    “我都这把年纪了,早就折腾不动了,也不想再惹什么事了,还请你们理解一下。”袁国忠这话,是看着我说的。看他这样子,应该是想让我帮忙劝劝童姝,让她别再为难他了。

    “咱们就等等吧!”我看了童姝一眼,然后问:“你们说的那个他,叫什么啊?”

    “王博。”童姝说。

    从之前童姝跟袁国忠的对话来看,王博应该是有大背景的。一般来说,这种有大背景的,爹都是特别有身份的。可是,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市里能只手遮天的那几位,好像没有谁姓王啊?

    “他爹是不是很厉害啊?”反正等着也是无聊,我还不如多问几句呢!

    “他爹不厉害,不过他妈很厉害。”童姝说。

    “他妈是不是姓张,叫张丽?”市里面,能有此等权势的女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因此我就猜了一个可能性最大的。

    “你还挺聪明的啊!一猜就猜准了。”童姝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居然真的猜对了,看来有些传言,并不是完全不可信啊!我之所以猜张丽,那是因为她是那种有权的大人物中,传言最多的人。

    “王博可是张丽唯一的儿子,她对他一向是疼爱有加。要不是从小就被溺爱,王博也不可能变成这样,飞扬跋扈,无法无天。张丽的权势有多大,你们心里应该是清楚的。所以,你们自然也应该明白,一旦让张丽知道你们害死了她唯一的儿子,后果将会怎样?”袁国忠说。

    “你有什么好建议吗?”童姝问。

    “交规管不了他,就算是喝了酒,他也会开车。他的车,是一辆红色的无牌法拉利458。以王博的秉性,只要在会所里看到了感兴趣的女人,他就会开着那辆458,把那女人带出去。他不喜欢开房,喜欢就在车里。”袁国忠说。

    “你对他这么了解?”童姝有些吃惊地问。

    “对每一个经手的犯罪分子,我都是很了解的。要连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我怎么能从他们的口中,问清事实啊!”袁国忠说。

    “王博你问清了吗?”童姝问。

    “我都没有捞到问他的机会,怎么问?不过,他干的那些事,我通过别的旁证与人证,还是大致弄清楚了的。只是,弄清楚了又能怎样?”袁国忠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曾经,我一直以为,当上了JC,穿上了那身制服,我就可以匡扶正义,把所有遇见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了。可是,在遇到王博之后,我才明白,我太天真了。”

    这时候,有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出现在了大门口,那车还没有车牌。开车的是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副驾驶上坐着一个穿着比较暴露,画着浓妆,但姿色确实还相当不错的女人。

    “那就是王博吗?”我这话刚一问出口,那红色法拉利便嗡的一声飚了出去。

    “赶紧跟上。”童姝对着袁国忠说道。

    袁国忠很迅速地发动了车,不过他这毕竟是破桑塔纳,跟法拉利那绝对是没法比的。这不,破桑塔纳才在后面追了不到一公里,那红色法拉利便消失不见了。

    “跟丢了。”我有些失落地说。

    “你一定知道王博会去什么地方吧?”童姝对着袁国忠问道。

    “他可能会去滨江路,要不我们去撞撞运气?但是,我可不敢保证,他百分之百是在那里的啊!”袁国忠说。

    “去看看吧!”童姝同意了袁国忠的这个建议。

    袁国忠没有再耽搁,而是直接把车向着滨江路开去了。

    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所以原本热闹的滨江路,现在也变得十分的安静了。

    红色法拉利,在前面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

    “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童姝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她的身子抽搐了一下,接着就倒在了后排座上。

    “童姝!童姝!”我一边晃着,一边在那里喊起了童姝。可是,童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是晕死过去了一样。

    “别晃了,被鬼上了身,哪是那么容易醒的?”袁国忠用手指了指前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披着一头长发的女人。那女人的脚,根本就没有落在地面上,而是飘浮在空中的,离地面差不多有十来公分的样子。

    “上童姝身的就是那白裙女鬼?”我问。

    “应该是她。”袁国忠点了点头,说。

    白裙女鬼慢慢地向着那红色法拉利飘了过去。

    “啊!”跟王博一起的那个女人,先看到了白裙女鬼。她在发出了一声尖叫之后,立马就晕倒在了车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王博的胆子显然要大一些,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法拉利发动了。

    “嗡……嗡……”

    伴着这霸气的轰鸣声,红色法拉利一下子飚了出去。

    “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吓着了,王博忙中出了错,那红色法拉利在飚出去之后,并没有在马路上跑,而是直接冲上了人行道,撞开了人行道边上的护栏,然后飞到了堡坎下面去。

    那堡坎的高度,少说也有十多米。法拉利就这么飞下去了,车里的王博和那女人,多半是活不成的了。

    白裙女鬼回来了,她打开了桑塔纳后排座的车门,慢慢地附到了童姝的身上。过了一会儿,童姝睁开了眼睛。

    “不是说好只害一条命的吗?”袁国忠很生气地对着童姝吼道。

    “这又不能怪我,谁叫那女的坐在王博的车上。”童姝冷冷地说。

    “你就不能用别的方法吗?”袁国忠问。

    “用什么方法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童姝看了袁国忠一眼,然后说:“现在,你可以送我们回去了。”

    袁国忠拿童姝,不,应该是拿那白裙女鬼,他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因此,他只能发动了破桑塔纳,朝着富源大厦的方向去了。

    到了富源大厦楼底下,童姝先下了车。

    就在我正准备下车的时候,袁国忠叫住了我。

    “你说的话对她有用吗?”袁国忠指了指童姝的背影,问我。

    “没用。”我摊了摊手,然后说:“那白裙女鬼,不会听我的。”

    “哎!”袁国忠很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王博的死,虽然是罪有应得,但跟他一起的那女人,是无辜的啊!还有就是,王博虽然看上去像是出了车祸死的,而且他也确实喝了酒。但是,他妈张丽,那可不是好忽悠的人。所以,就算在明处她认了这是车祸,但在暗中,她绝对是会叫人来查的。你和童姝是在富源大厦这杀人游戏场里接的任务,所以你们害死了王博的事儿,至少这里的游戏玩家是知道的。他们虽然不是人,但并不代表人就不能从他们那里打探到消息了。所以,你还是小心一些吧!”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袁国忠对着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赶紧回到游戏场去。毕竟,今晚的游戏,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