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309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2:29本章字数:3005字

    “根据投票结果,1号out,身份杀手。JC和平民获得本局杀人游戏的胜利,将各获得一次从我这里抽取卡牌的机会。至于1号杀手,因为游戏失败,所以将接受失败惩罚。”黑玫瑰说。

    “失败惩罚是个什么惩罚?”我问。

    “因为4号在这次游戏中,第一夜就验对了你这个杀手,所以我决定给4号一个特权,让她来出这个失败惩罚。不过,4号出的失败惩罚,要是通不过我的审核,那我可就得自己来出了。”黑玫瑰说。

    “怎么才能通过你的审核啊?”我问。

    “这问题是4号考虑的,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黑玫瑰说。

    说完之后,黑玫瑰拿了一张卡片出来,递给了童姝,然后说:“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千万不要浪费了啊!”

    “你放心,我是不会浪费的。”

    童姝意味声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起笔,在那里沙沙地写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童姝在那里洋洋洒洒地写的时候,我这心里,满满的全都是不安,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

    终于,童姝把那任务给写完了。然后,他把那写好任务的卡片递给了黑玫瑰。黑玫瑰没有直接开念,而是拿着卡片,在那里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还不错,勉强能通过我的审核。”在看完了那卡片上写的任务之后,黑玫瑰来了这么一句。

    “你到底写的什么啊?”有些着急的我,问了童姝一句。

    可是,此时的童姝,俨然是把我当成了空气。她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更别说回我的话了。

    “1号,请接受4号所提之惩罚。”黑玫瑰把童姝写的那张卡片拿了起来,然后照着念道:“请去把医院里躺着的王博害死,要用最意外的方式,让他死得无声无息。此任务,需在天亮之前完成。”

    王博?童姝居然让我去害王博?不过,从之前上童姝身那白裙女鬼的表现来看,她让我去害王博,这也是正常的。因为,那白裙女鬼,跟王博之间,肯定有深仇大恨。

    “1号,请去执行任务。若是不能完成,你将接受死亡惩罚。而且,你这死亡惩罚,四星级以下的卡牌全都不能使用。”黑玫瑰说。

    四星级以下的卡牌全都不能使用,到目前为止,出现的卡牌,最多也就是三星级的,全都属于四星级以下的范畴。黑玫瑰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在告诉我,只要完不成这个任务,我就必死无疑吗?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从游戏场里走了出来。

    在我走进4号电梯的时候,童姝居然跟了进来。

    “需要我帮你吗?”童姝微笑着问我。

    “帮我?你给我出这么大个难题,不就是为了害死我吗?你能有这么好心,跑来帮我?”我有些生气地对着童姝质疑道。

    “你刚才又不是没有听见,我出的任务,是需要通过黑玫瑰的审核才能算数的。要我刚才在出任务的时候,出得太简单了,黑玫瑰那里肯定是不可能通过的。如此一来,你将要完成的任务,可能会更加的难办。”

    童姝用那一脸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说:“我真的没想过要害你,在出任务的时候我就知道,要想让黑玫瑰通过,肯定是得死人的。而王博,本就是一个该死的人。所以,我才跟你出了这么一个任务。”

    这时候,我们已经从富源大厦的大门口走出来了。

    袁国忠的破桑塔纳还停在那里,他还在等我们。

    “这事儿咱们要跟袁国忠说吗?”我问。

    “当然!”童姝像看二百五一样看着我,然后说:“不仅要跟他说,还得让他成为我们的帮凶。要不然,把这锅让你一个人背了,你是扛不住的。”

    “让他成为帮凶?为什么啊?”我问。

    “袁国忠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带你到富源大厦这里来。”童姝给了我这么一个答案,让原本就有些懵的我,一下子就变得更加的蒙圈了。

    “游戏结束了吗?”一见到我和童姝,袁国忠立马就从车窗那里把脑袋伸了出来,跟我们打了声招呼。

    “结束了!不过也没结束!”童姝现在的说话风格,总是让人有那么一些摸不着头脑。反正,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乱糟糟的。

    “什么叫结束了,不过也没结束?”袁国忠有些无语地问。

    “结束了的意思是,今晚这局游戏,对于我和大部分玩家来说,已经结束了。没结束的意思是,对于吴轩来说,他还有个任务必须得在天亮之前完成,否则他就得死。当然,要是你能拿出四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出来,把他的死亡惩罚免了,那么他就不用死了。”童姝说。

    “四星级或者以上的卡牌?这谁能拿得出来啊?就算是在87号幸运场里,四星级的卡牌,一年到头都难出现一张。”袁国忠说。

    “既然你也知道,四星级的卡牌没人拿得出来,那么要想吴轩不死,就只能完成那个任务了。”童姝说。

    “什么任务?”袁国忠问。

    “用最意外的方式,让王博无声无息的死。”童姝说。

    “王博?怎么又是王博?”袁国忠表现得有些激动。

    “怎么,难道你认为,他不该死?”童姝用那不满的眼神看向了袁国忠,问。

    “我没有说他不该死,只是今晚他才出了事,因为命实在是太大,勉强捡回了一条命。更重要的是,现在他是在医院里的。他妈张丽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派了不少人,在医院暗中保护他的安全。”袁国忠说。

    “你的意思是,就因为他妈安排了不少人在医院保护他,所以我们就没有对他动手的机会了吗?”童姝问。

    “是这样的。”袁国忠很爽快地答道。

    童姝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说:“要我的消息没错,张丽最信任的那个名叫吕宁的保镖,是老队长你的学生吧?现在她儿子出了事,在安排安保工作的时候,张丽肯定得叫吕宁负责啊!就连老队长你做事,都不能十全十美呢!你的学生吕宁,百密总得有一疏吧!作为他的老师,你应该知道,哪些地方,是他最容易疏漏的吧?”

    “你是想把我扯进这件事里?”袁国忠似乎看出了童姝的心思,因此对着她质疑了这么一句。

    “你本来就在这件事里,难道还想抽身出去吗?”童姝笑呵呵的看着袁国忠,说:“当然,你也有权选择拒绝。不过你应该知道,只要你选择了拒绝,吴轩肯定就完不成这任务了。完不成任务,他就得死!为了王博这么一个本该死的人,害死吴轩,你觉得值吗?”

    童姝这算盘打的,原来她把我扯进来,让我来完成这个任务,其目的就是想利用一下我,用来威胁一下袁国忠啊!

    “王博是该死,但有的时候,咱们得听老天的安排。之前你搞的那一出,让他的法拉利都飞到十多米高的堡坎下去了,结果跟他同车的那女的死了,他还活着。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命!也就是说,现在的王博,命不该绝!既然还没到他该死的死后,你这么强行干预,很可能会造成更多无辜者的死亡。”袁国忠说。

    “老天的安排?老天就是个没长眼的东西,还听它的安排?”童姝拉下了脸,然后说:“现在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要么吴轩死,要么王博死,你自己选一个吧!”

    “你这么逼我,有意义吗?”袁国忠叹了口气,对着童姝问道。

    “有意义,只要能让王博死,做什么都是有意义的。”童姝说。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么你肯定应该清楚,我袁国忠是不可能受这样的威胁的。”袁国忠说。

    “既然你不愿意帮我们,那就算了。”童姝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咱们走!”

    “你们要去干吗?”袁国忠问。

    “完成任务,顺带把那张丽也给办了。”童姝说。

    “你疯了吗?我知道你是谁,你不要以为你真的动得了张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着急了,反正在说这话的时候,袁国忠直接从驾驶室里冲了出来。

    “反正你都不帮我们,所以我们要去干什么,与你无关!”童姝说。

    “等等!”难道就这样,袁国忠就改变主意了?

    “我帮你们。”袁国忠从嘴里,吐了这么几个字出来。

    童姝没有再往外走了,而是拉着我,坐到了袁国忠的破桑塔纳上。

    王博是在309医院的,那医院不对外,一般的人,就算是有再多的钱,都进不去。因为,309医院只接受那种有身份有地位的特殊患者。

    这样的医院,自然是戒备森严的。所以,袁国忠没有把破桑塔纳开到医院大门口那里去,而是带着我们去了309医院的后门。

    “你难道就不跟我们提个建议,说说我们应该怎么操作吗?”童姝问袁国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