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牛骷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0本章字数:2752字

    写在前面的话:据说只扫过本书第一章就走的亲是没耐性,而看到本书四五章还走的亲那绝对是不识货哦,嘿嘿嘿……诡异情节层出不穷,与绝代美人谈人生随处可见,跟美艳富婆聊天更是家常便饭了,就看亲们识不识货了。

    上午还在地里干活的二外公突然失踪了。

    说是失踪,那是因为二外公本应该中午回家吃饭的,却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回家,而且,他背的背蒌就扔在地里,人却踪影全无。这都是大晚上的了,就是二外公中午不吃不喝,可是晚上也应收工了呀,但是家里人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回来。于是,隔了一个村的我们就收到了二外公失踪的信息。

    等我和老爸老妈翻一座山赶到二外公家的时候,二外公家已经挤满了人,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准备好了手电筒,大家正在商议着要去寻找二外公。

    据最后看到二外公的表哥王培说,二外公上午正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突然拿着一柄镰刀急冲冲地往村后的高山上走,一边走还一边不时的挥舞镰刀。王培是二外公的侄孙,当时王培也没怎么在意,还以为二外公是要上山去寻找什么呢,比如是寻找他家的水牛,或者是去采什么草药啥的。他说他只是觉得二公有点怪,向山上走的时候速度很快,就是年轻人也很难有那么快的速度,而且好像嘴里还哼哼唧唧地说着些什么,他隔得蛮远的,听不清楚。

    大家的第一个判断是二外公可能在山上摔着了,第二个猜测稍微好些,那就是二外公可能去了很远的地方寻找他家的水牛,所以还没回到家。幸好今天又是十六满月之夜,清辉的月光很是亮堂,在外面行走基本上不用借助照明工具了。

    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二外婆一家全都慌了,这才叫齐我们过来,大家要一起去寻找二外公。

    大家商量了一阵,决定兵分十路,每一路三个人,大家一齐出发去寻找二外公。村后的土山很多,而且翻过围绕在村后的土山之后,更是无数连绵不绝的土山,大都是林木茂盛的土山,用我们家乡话来说叫明山,这与村前的青石山是完全不同的。明山以泥土为主体,所以林木随处成林,而青石山则以大理石为主体,只有在石缝之间才能生长出一些小树。

    我和老爸还有友表哥一组,我们寻找的方向是通向水源的,这也是弄汪村走的人最多的一条路。水源那一大片森林以萝卜木和枫树居多,说是水源,其实也只不过有一条小溪而已,秋冬季的时候,溪水缩减得都流不到村里,往年村里还没有建地头水柜的时候,一到干水的季节,还得到水源里去挑水或者背水呢。

    不过现在是夏季,溪水流量还挺大的,一路上溪水哗啦啦之声不绝于耳。月亮很圆,青天之上白云稀薄,我们三人手里的手电筒根本就用不着开,即使是行走在树林之间,被踏踩得光滑异常的林间小路也清晰可见。

    由于是上山,刚走了二十分钟,我们都累得气喘吁吁的。

    “先喝口溪水吧!”我说着,走近路旁的小溪边,伸手在溪水里洗了一下手,然后捧起清凉的溪水灌了几大口,长舒一口气。

    老爸略带一点责备的语气说道:“夜晚看不清楚,小心喝到蚂蟥!”

    我微微一笑说:“没事,喝之前我认真看过了。”我们村里的牛在山上喝溪水的时候,经常就喝到蚂蟥,这蚂蟥寄生在牛鼻子之内越长越大,偶尔才会往后探一下头,我们发觉之后,采取的措施就是将水牛牢牢拴住后,往牛鼻孙里撒少量的石灰粉或者辣椒水,那是烧得牛眼泪直淌啊,在牛的奋力挣扎中,蚂蟥也会被辣得往外钻,然后我们就得一边控制牛一边用铗子把蚂蟥夹出来。

    蚂蟥,学名叫水蛭,在牛鼻子中吸血长大的蚂蟥特别肥大,任我们用石头使劲地砸也砸不烂它,消灭它的方法往往只能是放到大火中烧了。

    “如果喝到蚂蟥,到时候你用手抠鼻孔,要连自己的肉一起才能扣得出蚂蟥来,哈哈哈……”友表哥开着玩笑说。

    我正在开友表哥几句玩笑话,却忽然之间怔住了,因为就在我抬头的瞬间,我看到友表哥的正上方五米外有一个飘忽影子,好像是人影,明显的像人的上半身,但是却没有脑袋,也没有下半身,就那样悬在空中飘荡着。

    我是顿时浑身一颤,背心发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你们看……那是……那是什么呀?”我用发颤的声音,指着那悬空飘着的黑影子喊叫起来。

    友表哥与我老爸一齐转头朝我所指的方向看去,友表哥一见之下惊得险些滑倒,幸好我老爸在他后面伸手扶了他一把,不过老爸也惊得“咦”了一声。

    难道是无头鬼吗?我心里紧张到了极点,老爸和友表哥也都屏住了呼吸,吃惊地望着那悬飘在空中的像人的上半身的无头影子。

    “咔嚓!”老爸马上反应过来,举着手电筒一下就按亮了,照那黑影照了上去。这一照之下,我们三人都松了一大口气,同时却有些哭笑不得。与我想像中的鬼影子完全是两码子,那是一件衣服,也不知道是谁的衣服,可能是扔掉的时候被缠在了树枝上。

    “等等……这是谁的衣服?怎么会扔在这里?”我疑惑地问道,虽然说这些年来我们的生活都改善了,可是村民们都是勤俭节约的人,就算是一块烂布,也舍不得随便乱扔的,留在家里还可以当抹布用呢,而且眼前树上悬挂着的衣服虽然旧了一些,可是还能穿呢。看那青黑色的样式,应该是一件老人才穿的衣服。

    “有可能是你二外公的衣服,王友,你打电话问一下,问看看今天你二公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友表哥点了点头,捣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在山上手机信号特别好,都是满格的呢。

    “喂!老培啊……你还记得今天二外穿什么颜色的衣物没有……哦……我知道了……那你们现在找到哪里了……哦……我们这里发现一件被人扔弃的衣服,照你讲的黑色,这件衣服可能是二公的……哦……那好,你们有什么发现也随时通知我们一声……嗯……嗯……好的,那先挂了……”

    友表哥挂断手机,对我们说:“这件衣服跟二公穿的衣服颜色一样,有可能是二公的。我们先取下来带着,等碰到干哥他们时给他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二公的了。”表友哥说着爬上前去将那件黑色的上衣取了下来,稍稍折了一下,就别在他腰间的皮条上,他口中所说的干哥是二外公的亲孙子,三代同常的他应该能确认这件衣服是不是二外公的。

    我们三人又往山上爬去,刚刚才爬了二十几米时,我耳边传来一阵“稀哗哗……”的声音,那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泥水里翻滚时所发出来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粗得的喘息声,还伴随着水泡的波波声。

    那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我抬头往上一望,只见上面似乎有一台土坎子,山路从土坎子旁边绕了上去。

    “到牯牛塘了,大晚上的还有牛在塘里翻,奇怪了!”友表哥自语自言地说。

    果然是牛在泥水里翻呢,我心里暗暗好笑,刚才我也还是被小小地吓了一跳,还好我没有惊叫出声来。

    “咦!这是……”爬到土坎上面的友表哥忽然惊叫了一声,咔嚓一声按亮手电筒往地前面照着,表情相当惊讶。

    我和老爸疑惑着加快速度爬了上去,顺着友表哥手电筒的方向一看,只见在那牯牛塘边上,出现一堆森森白骨,我先是一惊,继而才看清有一个牛骷髅头,原来是一堆牛骨头,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牛死在了这里。

    友表哥的手电筒光线这时转而扫向泥塘之内,但是这一扫之下,我们三人顿时感觉十分的不妙,一阵阵凉意从背心瞬间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