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3679字

    很多人一辈子都活得很平凡,甚至可以说是平庸,也许会有那么一两次的机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

    现在,就有一个改变我命运的机会摆在了我面前,我认识了一个香港富豪的老婆,她男人没有生育能力,想找我借种,做为回报,我可以得到一笔钱,整整六十万。

    这个数目对于我一个月两千块工资的打工仔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也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是的,我心动了,于是我答应了下来。

    那女的说她叫白茹,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名,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给我六十万。

    三天后,我准时登上了兰州飞往香港的航班,一张机票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我感觉我这是在赌博。

    临上飞机前白茹给了我她的地址,(香港浅水湾别墅区,4号别墅)。

    在飞机上我一直很忐忑,那种感觉,其实有点兴奋和激动,不过更多的是担忧,我也害怕被骗了,没钱回来那都是小事,就怕遇上贩卖人体器官的骗子,挖了我的心脏或者割了我的肾什么的。

    可能我想得有点多。

    飞机在上海转机一次,等到达香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下了飞机之后我没有急着给白茹打电话,而是先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浅水湾别墅区,我想先确定一下,如果确实有白茹说的这个地方,再给她打电话也不迟。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浅水湾别墅区门口,我付了车费,然后下了车,抬眼向着这一片别墅区望了过去,那种华丽的外表,豪华的造型,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

    也是第一次,我竟然那么渴望成为有钱人,我幻想着如果在这片别墅区里有一栋属于我的别墅,那么这个世界,都将会不一样。

    “你好!”门口保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憧憬,我回神望了过去,只见他正一脸询问的看着我,他刚才说的是粤语,第一句打招呼我听懂了,但后面的问话我没听懂。

    我也不会说粤语,于是索性掏出了手机,打开白茹发给我的那条信息给保安看,他看了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朝别墅区里面的一个方向指了指,然后就让我进去了。

    我道了声谢,也没管保安是不是听懂了,然后就沿着他指的这个方向一直往里面走,这些别墅门上都有牌号,开头是1。按着顺序往里面排,我走了没一会,就看到了4号别墅。

    这时候我心跳开始加速,感觉前所未有的紧张,一方面我还是怕被骗了,另一方面,我觉得这种事,并不光彩,生怕被人知道,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还是个处,借种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第一次总是会紧张的,谁也不例外。

    我躲在4号别墅的墙角,找了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位置,然后拨通了白茹的电话。

    这也不能怪我太过谨慎,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多个心眼准没错,这是我最后的确认,确认白茹是不是就住在这栋别墅里面,还有我需要先看到她的长相。

    “喂!”那边接了电话。

    “我到了。”我尽量保持沉稳的说了一句。

    “你在哪里?”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小激动。

    “你家门口。”我回答。

    “好,我出来接你。”说完电话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但是电话没有挂。

    我也没有挂电话,就把手机对着耳朵仔细的听着,一边紧紧的盯着别墅门口,其实我很期待,我想知道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长得漂不漂亮?

    很快,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闯入了我的视线,从侧面看,很正点,不过我暂时还没有看到脸。

    这女的毫无疑问就是白茹了。

    出来之后白茹四下看了一眼,她没有看到我,然后就在电话里问我,“你在哪?”

    我忽然僵住了,浑身都僵硬了,盯着那张脸,再也挪不开视线了,我的嘴唇在颤抖,可是说不出一句话,手机被我捏的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这一刻,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内心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这张脸,这个女人,竟然是那么的熟悉,我怎么可能忘了这样一个人,一个埋葬了我所有青春回忆和梦想的女人。

    她不叫白茹,她的名字叫小薇,我大学时期的初恋女友,我们在一起两年,然后两年前,也就是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她消失了,人间蒸发。

    因此我放弃了学业,曾经满世界的去找她,为了她痛苦、堕落、甚至疯狂,谁知两年后,我们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她摇身一变形成了香港富豪的老婆,而我,则是从一个满载梦想的学霸,沦落到了今天一无是处打工仔。

    这一刻,我笑了。

    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忍不住就下来了。

    我把手指头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痛是那么清晰,可我来不及体会。

    她看到我了,已经向我走了过来。

    我转过身用袖子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然后转身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迎了上去。

    “请问你是杨云杨先生吗?”她假装不认识我。

    我心中冷笑,装作很平淡的点了点头,“是我。”

    “快进来吧,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累了吧?”白茹说着接过了我手里的行李包。

    进去之后白茹给我指了指客厅右手一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头子,跟我介绍说是她老公,那老头还冲我点了点头,看年纪最起码五六十岁,头发都白了。

    我侧头看了白茹一眼,心想他都可以做你爷爷了。

    白茹直接带着我去了二楼的客厅,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她从屋子里拿出来厚厚的一摞钱,这是我们提前说好的,见面先付二十万。

    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可这时候我开心不起来,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砖头,我之前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借种的人会是她,我曾经的初恋女友。

    感觉,老天跟我开了个玩笑。

    想想当初我和小薇谈恋爱的时候,有一个富二代同学把那么大的钻戒摆在了她面前,她都不会多看一眼,依旧选择了我这个穷小子,可如今,她竟然嫁给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原因只有一个,这老头子是香港富豪,这是何其的讽刺?

    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白茹,她也静静地看着我,良久,我才开口问她,“两年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

    “什么?”白茹听到这句话忽然懵了,皱着眉头看我。

    “我是杨云。”我说着搓了搓自己的脸。

    “我知道啊,这个你早就说过了,有什么问题吗杨先生?”白茹依旧皱着眉头问我。

    我忽然有点无言以对了,她到底是假装不认识我?还是真的不是那个人?可是这长相,真的太像了,我不敢相信世上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她说自己叫白茹,肯定不可能是小薇的孪生姐妹。

    我有点凌乱了。

    白茹没有再问我什么,给我收拾了房间就让我早点休息,至于借种的事,她竟然只字未提,我也没好意思去问,不然搞得我好像多想上她一样,我是为钱来的,这点我很清楚。

    之前心理冲击太大,我倒是没怎么在意,可这会躺床上,心静了下来,我才感觉这别墅里很安静,当然,大晚上的安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这种感觉不对,那种感觉不是安静,直接是死寂,我有一种住在荒废了很久的古宅之中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说不清楚的,去过那种荒废了很久的古宅的人应该知道,就是你感觉不到人存在的生气,反而多了一种死气。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感觉有点冷,看了看房间的空调,也没有开,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只好钻进了被窝里,把自己用被子裹了个严实。

    坐了一天的飞机,我也累了,躺了没一会就开始有点迷糊,感觉快要睡着了。

    “哐......。”就在我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床底下忽然传来这样一声轻响,我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过来,连忙把脑袋探到床底下看了看。

    这种床床下面是空的,就像抽屉的那种形式,里面可以放东西,侧面是一块木板的盖子,刚才就是盖子掉下来传来的声响。。

    我以为是盖子松了,就把盖子重新推了上去,下意识的拉了一下,可是这一拉,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了,这盖子很紧,上面有卡子卡着,不用力根本拉不开的,刚才这盖子怎么会自己掉下来?

    我心里有点疑惑,想着该不会床地下有什么东西把盖子推开了吧?于是我又把盖子拉开,直接下床趴在地上朝床底下打量了一番,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准备把木板重新盖上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木板的边角上,有一块指甲盖大的不知道是什么皮,我拿下来看了看,这块皮上面还有些许血丝,红惨惨的,一开始我没看出来,但看着看着,我怎么感觉那么像人皮?

    我拿这块皮跟我的皮肤比较了一下,还真的是人皮。

    我又看了一下木板的边角,经过初步分析,感觉像是什么东西从床底下出来的时候,蹭在了木板的边角,所以有一块皮被刮在了木板的边角上面。

    可是,我手里拿的,是一块人皮。

    我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该不会这床底下,刚刚有一个人爬出去了吧?

    我转头看了看房门,是关着的,就算有人从床底下爬出来,那应该还在屋子里,可我看了看屋子四周,什么也没有。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我感觉自己神经似乎有点太过敏感了,于是我把木板盖了上去,然后上床继续睡觉。

    这一次我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我被一阵轻轻地啜泣声惊醒了,我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

    那种轻轻地啜泣声是从外面传来的,虽然很轻,但这么安静的夜里,我还是很清晰的听到了。

    我想应该是白茹在哭吧,我现在虽然无法确定她是不是小薇,但想想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她的痛苦我肯定是无法体会的。

    不错,她现在是有很多钱,可有些东西,终究是钱买不到的,而且,得到和付出,在这中间是要画上一个等号的。

    我侧着耳朵听了一会,白茹还在哭,于是我下了床,想着出去安慰她一下,谁知我刚刚走出房间来到客厅,那种哭泣声竟然没了,我看了看客厅里面,没有人,这下我有点吃不准刚才的哭声到底是哪里来的了。

    正好我发现旁边一个卧室的门开着一半,于是我推开轻轻地走了进去,白茹就躺在床上,不过我没有看到那个老头子。

    此时白茹正处于熟睡的状态,看不出一点哭过的迹象,可是刚才,我明明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