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青铜棺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51:36本章字数:3075字

    华夏东极佳木斯。

    冬天这里异常寒冷,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别说是撒泡尿了,嘴里呼出的哈气都得变成凝结状态。

    姜潮和邱凝一起出现在了佳木斯与沙俄彼得彼詹一江之隔的抚远港。

    抚远港码头前的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交汇处,已经完全覆盖上了厚实的冰层。

    每年入冬十一二月份的时候,这江面上的航路就会封停,可今天却有一艘破冰船从沙俄方向朝着抚远港缓缓的行驶了过来。

    “邱姐,这次拉回来的是什么东西?”姜潮既好奇又忐忑的问道。

    姜潮是哈市医学院法医系的一名大四应届生,而邱凝则是他的导师。

    “听说是考古队从沙俄那边拉回来的一具干尸,这干尸好像已经存在了千年之久了,保存的比马王堆的那具女尸都好,考古队和沙俄方面协商,把这具干尸运回来研究用的。”邱凝是省城哈市医学院的讲师,也是刑警队的外聘法医专家。

    班里成绩优异的学生多得是,可邱凝却破天荒的带着班里成绩垫底的姜潮,来参加考古队遣返回来的这具干尸的交接仪式。

    “又是干尸,还是具千年古尸!”姜潮心里有些发憷,记得自己十八岁第一次上系统解刨课的时候,班里很多人被解刨尸体时那种恐怖的感觉吓倒,但经过大学四年的历练,基本上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能够对着尸体比划两下。

    可唯独姜潮,怎么都不敢对着尸体动手。他无法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感,毕竟解刨床上的冷冰冰的尸体,过去也是大活人的。

    “破冰船快到了,姜潮你准备一下吧,一会儿到了你帮考古队打个下手。”邱凝嘱咐道。

    “好的,邱姐。”姜潮点了点头。

    邱凝已经三十多岁了,保养的却像是二十八九岁的少妇。

    单看外表,没人会认为她是个法医,而且邱凝那36D的傲人胸围时常是宿舍里男生们点评的重点。

    邱凝对姜潮挺照顾,可惜姜潮自己不争气临床解刨总是班里倒数,站在港口接站台前,姜潮给自己打了打气,这一次不管场面有多么可怕,他都要征服自己内心的恐惧。

    但当破冰船停靠在码头上的时候,姜潮却是怔住了。

    几个身强力壮的船员,用揽绳将一口庞大的青铜棺椁缓缓的下降到了港口码头上。

    这青铜棺椁看起来有些古怪。

    棺椁上雕刻着很多骷髅图雕,而在棺盖正中央有一个牛头厉鬼似的东西,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着周围骷髅的头顶。

    这棺椁看来锈迹斑斑,但上面的图雕却看起来栩栩如生。

    “考古队的人到了,姜潮咱们过去吧。”邱凝提醒了一下姜潮。

    姜潮闻言,这才从癔症中苏醒,他赶忙走了过去。

    而一个四十几岁的留着胡须看起来精神的男子从船上下来,给这青铜棺椁套上了绳索。

    “文物缉私科的人说会委派一个法医专家过来,我倒是谁,原来是邱教授你。”这个穿着标注有‘黑龙考古’制服的中年人似乎和邱凝认识笑着道。

    邱凝也礼貌的带上了微笑,然后直奔主题:“老秦,这棺材里是女尸还是男尸?”

    “是具女尸,按照那墓葬的年代最起码能追溯到春秋战国甚至更早,可这具女尸看起来还栩栩如生嘞。”老秦笑脸中带着激动道。

    “你们运送过的过程中,棺椁重新密封了吗?”邱凝又关心道。

    如果棺椁本来是密封的,撬开后,容易让尸体氧化加速腐烂的。

    “邱教授这点你放心好了,我还真没见到过保存这个完好的尸体,刚开始见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死了一两天的,具体情况等拉到研究所里再跟你们详说吧。”老秦卖了个关子。

    “行。”邱凝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她对着一旁的姜潮道:“姜潮,你去帮帮老秦的忙吧。”

    “好。”姜潮赶忙跑到了老秦的旁边。

    说实话这佳木斯的冬天真是够冷的。

    但姜潮也知道邱姐这次给他的是一次机会,而且谁说学渣屌丝没有冲劲?姜潮也想多历练一下,彻底褪去‘胆小姜’的外衣,让老师同学们都看得起他的。

    姜潮主动配合老秦还有其他考古队的成员一起拉扯这个青铜棺椁。

    可姜潮和大家一起吃力的拉扯绳索的时候,却发现这口青铜棺椁内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庞然大物,五六个大老爷们合力之下,竟然纹丝不动。

    “大家伙再使点劲!送上车就ok了!”老秦领头奋力的扯着绳索喊道。

    而听了老秦的话后,大家伙都憋足了吃奶的劲儿,这才将青铜棺椁朝着前面挪移了一点点。

    但只是这么一小段的距离,却差点让体质最单薄的姜潮在雪地里摔个跟头。

    “秦头,这东西本来就沉,我看还是像之前那样请拖车吧,就算再找几个人过来,也拽不了多远的。”一个考古队的彪形大汉气喘吁吁的提议。

    “那打电话叫拖车吧。”老秦也是没了招。

    现在天气寒冷,雪厚路滑的,叫了拖车后也是花了个把小时才到。

    而等拖车勾住了那口青铜棺椁将之缓慢拖动的时候,姜潮才手脚发麻的和邱凝一起上了车。

    姜潮看着拖车后方的青铜棺椁。

    “邱姐,你觉不觉得这棺材看起来有些古怪啊?”姜潮好奇的对着邱凝问道。

    “别管这么多,感觉害怕就别干法医。”邱凝表情严肃的开口道。

    “这个我知道的邱姐。”姜潮闻言,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自从第一次参与尸体解刨落了阴影后,姜潮就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说实话,他还没见到过古尸,照着邱姐和老秦的说法,这尸体可是上了年份的。

    但这一次,他也鼓足了勇气,他要改变自己改变一个屌丝一个学渣的宿命。

    到了佳木斯市考古研究所。

    沉重的青铜棺椁被安置到了停尸间。

    这房间内有一张手术台和电子检测仪器。

    不过和省城哈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室比较起来,这里的设备显得有些简陋了。

    姜潮有些忐忑他现在穿上了防化服。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古尸。

    按照邱凝和老秦的说法,从墓室里抬出来的尸体,是有尸毒的,所以他们做了全面的防护。

    “防毒面具也带上,开棺后姜潮你就在一旁先看着,看我的安排再动手。”其实像是姜潮这种初出茅庐的,按照规矩是不能让他操刀的,但邱凝也是为了照顾他让他有个履历毕业后好有个饭碗。

    带上了氧气罩,姜潮神情凝重如临阵仗的在一旁看着。

    而邱凝则扭过脸对着老秦他们道:“老秦,把这个棺材打开吧。”

    “好嘞,不过邱教授,我先提醒一下,我也不确定这棺材里面的干冰化了没有,棺材里的干冰是水银和其他液体混合物构成的,水银的凝固点是零下三十九度,但今天佳木斯的温度有零下四十度左右,明天气温才会回升。”老秦他们也穿着防化服。

    老秦这样解释完了,邱凝柳眉拧起道:“先打开看看吧,如果棺椁里面水银没有融化的,实在不好清理的话,那等等再动手也一样。”

    老秦闻言后,安排其他几个考古队成员合力用工具将青铜棺椁撬开。

    掀开棺椁顶盖的时候,果然如同老秦说的那样,这青铜棺椁里面是一整块巨大的干冰。

    这水银凝结成的干冰不同于普通冰块,水银固态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晶棺椁,将棺内的尸体严丝合缝的密封住。

    而姜潮看清楚那干冰中的女尸后,却是大吃了一惊。

    那女尸眉目如画,肌肤白皙胜雪,眼睛看起来挺大,鹅蛋脸看起来相当精致。

    而且女尸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雪白仿佛仙子一般的袍裙,女尸头发披散,但黑发过腰,身材也相当窈窕,一对白色罗袜衬托的双足显得很娇巧。

    老秦说他感觉这女子只死了一两天,可在姜潮看起来干冰中的女子似乎还活着!

    “老秦,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现这具女尸的?按理说,再先进的技术,也不可能将尸体保存的这般完好。”邱凝感觉这是一具现代人的尸体,身为女人她也有些惊讶这个女子动人的容颜。

    “就在距离抚远港百余公里外,沙俄管辖的长白山地区。”老秦实话实说道。

    顿了一下老秦继续道:“我们是收到沙俄方面的邀请,才和他们一起进入到那个古墓中进行考古勘探的,不过我们到的时候,墓室已经被沙俄方面的人打开,但这个棺材是他们和我们一起联合开棺的。”

    “也就是说,这棺材内的尸体被掉包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现在的科技能将名人的尸体改造后,隔绝了细菌能将尸体存放一二十年的时间。

    但那种改造的尸体,邱凝见过,那种尸体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死人。

    可眼前这个尸体,看起来就像是活着一样,这女子的皮肤看起来白里透红,嘴唇也不干瘪。

    老秦听邱凝这般说,却是干笑着道:“我们也是好奇这点,才把这个尸体运送回来委托邱教授你们鉴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