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呼吸冥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8本章字数:3699字

    江南市军政基地。

    一排排黑色的铁房子林立,散发着血腥冷峻的光泽。

    这些铁房子都是由特殊的陨石合金制成,质地十分的坚硬,而且蕴含着一定的弹性,就是现在以爆破力著称的三代激光炮也很难一下子就将这些铁房子给洞穿开来。

    所以每一座这类铁房子的建造都需要花费极其高昂的代价。

    其中位于中心位置的铁房子体型要更加的大一些,看起来更加的显眼。

    如今就在这一座铁房子面前,站立着数百位战士。

    他们神色肃然,一动不动,似乎接受到了某个命令,守卫于此,不让任何闲杂人等人通过。

    封闭的铁房子里,伴随着光源的打开,显露出了六道身影来。

    四男两女。

    其中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散发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显而易见,他在江南市军队中有着一定的地位,不是普通的军官。

    其余五人,站在他的两侧。

    这五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怪兽袭城之中与黑甲蛮龙战斗的那五位强大武者。

    持刀的软甲男子面色沉凝,他开口道:“这一次的怪兽袭城处处充满了诡异,必须上报给华夏区高层!“

    旁边的冷脸女武者也点头道:“确实,按道理来说,在我们江南市附近野区,白银领主级别的怪兽少的可怜,都已经记录在案了,更别说是白银领主级别的龙兽了。”

    “而且,更加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说到这儿,这名女武者停顿了一下,她一指身前的那一个巨大的白色真空袋。

    中年军官面露疑色,他朝着另一位武者吩咐道:“打开它!”

    “是!”这名武者上前,轻喝一声,他双手一用力,缓缓地将这个特制真空袋上的封条给打了开来。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真空袋里。

    “这怎么可能……”中年军官抬头,待得他看见真空袋中的场景之时,禁不住失声惊呼出声来。

    只见在这真空袋之中,一具巨大的黑甲蛮龙尸体横着,在它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上,伤口纵横,坑坑洼洼的。

    这些伤口自然就是先前激战中,五大强者留下来的。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些鳞片下面,竟然只剩下一张干瘪的皮囊。

    它的血肉精气到哪儿去了?

    沉默许久,中年军官打开了华夏区政府总部的通讯电话。

    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

    秦浩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他变成了一只体型庞大的黑甲蛮龙。

    就像那袭击江南市的黑甲蛮龙一样,他掌握着十分恐怖的力量。

    翱翔在天空之中,他就是苍穹之上的君王,其余的那些飞禽见到他莫不都迅速的躲避开来,不敢靠近他的身边。

    畅游在深海里,他就是这一大片深海的主宰,周围的鱼兽都是他果腹的猎物。

    一击开山裂石,翻江倒海。

    这种力量,让秦浩十分的神迷。

    但是梦终究只是一个梦。

    随着一道白色的亮光刺入了瞳孔,秦浩完全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一个白色房间,从样子看来,这是一个医院。

    而他此时正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针管。

    病床的旁边,一个瑶鼻樱唇,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女孩正趴着,在她的眼角还尚且悬挂着些泪渍,看的出来,她已经哭过了。

    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就是他的妹妹,秦墨。

    “墨儿。”秦浩轻轻地喊了一声。

    “额……”

    秦墨身子动了动,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直到秦浩忍不住疼爱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她才完全清醒了过来。

    “哥,你醒了啊!”秦墨欣喜的叫了起来。

    “嗯,今天是星期几啊?”秦浩问道,他不大确定自己到底昏迷多长时间了。

    他只记得好像是有一道血色的流光从天而降,一直砸在了他的身上,他才晕过去的。

    那一道血色流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秦浩还没有来得及思索,秦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今天都是星期五了。”

    “星期五?我竟然昏迷了两天了。”秦浩大吃一惊。

    “是啊,我跟爸妈都担心死了。”秦墨乖巧的点了点小脑袋。

    “对了,爸妈怎么样了?”秦浩又连忙问道。

    他可是记得,在黑甲蛮龙恐怖的攻击之下,很多建筑物都直接毁于一旦了。

    一些人来不及躲避,直接被活活砸死了。

    “妈没事,只是爸……”说到这儿,秦墨哽咽了起来,眼眶中的泪水又抑制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爸到底怎么了?”秦浩心头一慌,焦急的问道。

    “在楼房倒塌的时候,爸正在帮人装修房子,结果被砸伤了胳膊,医生说可能要将右臂给截掉。”秦墨哭着说道。

    “爸现在在哪儿,我立刻去找他!”秦浩双眼发红。

    “爸就在这个医院里,在隔壁的病房,妈在那儿陪着他呢。”秦墨话还没有说完,秦浩就拔下了身上的针管,冲了出去。

    “哥,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呢。”

    “我没事!”

    ……

    隔壁病房,气氛有些沉闷。

    中年男子躺在病床上,说着什么,旁边的妇女正极力的劝阻他。

    这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疲惫之色,就是那些深浅不一的皱纹也浮现的更加的明显了。

    父亲秦振国,母亲孙兰。

    看着两人,秦浩不由得心头一酸,眼眶湿润:“爸妈!”

    “浩儿你醒了。你怎么下床了,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还不赶紧躺回去!”秦振国跟孙兰听到秦浩的声音都是一喜,随后他们又连忙让秦浩回去休息。

    “我没事,全都已经好了。”秦浩大步走到了病床边。

    秦振国的脸色十分苍白,他的右臂上包裹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秦浩握住他粗糙的左手,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浩儿别哭,你都是个大人了,要有男子汉的气概。”秦振国声音有些嘶哑。

    “爸,我知道。”秦浩擦了擦泪水,他又紧接着问道,“医生说必须截掉右臂吗,难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有是有,可惜……”孙兰欲言又止,无奈的叹了口气。

    见此景,秦浩双手不由握起,他明白了。

    凭借现在的科技,有办法帮助他的父亲保住胳膊,但是那昂贵的代价,他们家承担不起。

    想到这儿,秦浩心中绞痛万分,在呐喊,在滴血。

    都怪我没用!

    都怪我现在只是一个废物!

    若是我武道天赋未丢,若是我还是两年前的那个天才,凭借我的力量,我们一家人早就已经搬进政府在精英区安排的高档楼房了。

    父亲就不用再辛勤劳作。

    有着精英区的安全保障,父亲也就不会被砸断了右臂!

    秦浩,都是你的无能,才造成了眼前的地步!

    都是你!!

    心中狂风暴雨。

    沉默片刻,秦浩双拳捏紧,坚定的说道:“爸,你安心养伤,我一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恢复如初的!”

    “恩。”秦振国点了点头,眼中露出几分欣慰。

    他知道,要想让他的右臂恢复,其中的代价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

    他也不指望自己的胳膊真的能够完好如初,但是只要自己的孩子有这份心思就已经足够了

    “你就别倔强了,听浩儿的话,待在医院里养伤吧,这些钱可不能省。”孙兰说道。

    刚才在秦浩来的时候,她劝阻的就是此事,秦振国想要直接回家,将医药费省下来,但是她不同意。

    “苦了你了。”秦振国叹了口气,将孙兰的手握住。

    他住进了医院里,再加上右臂要进行截断,以后一大段时间,家里的生计都要靠孙兰来维持了。

    离开了医院后,秦浩又打电话问候了一下陈岩,在知道他们家没有发生变故后,他才松了口气。

    秦浩又紧接着问了一下陈岩,是否看见有什么东西砸中了他,所以他才晕过去的。

    不过让秦浩感到更加疑惑的是,按照陈岩的话来说,他是突然间倒下了的,没有任何东西砸中他。

    而且在他的身上也的确没有任何的砸痕。

    或许是我因为紧张,出现幻觉了吧,秦浩也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了。

    秦浩他们家所在的荆轲小区运气还不错,并没有在黑甲蛮龙的袭击下毁掉。

    9号楼,23层,2301室。

    ……

    星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了秦浩的身上。

    秦浩盘膝而坐,心中波澜起伏。

    “父亲说的对,我已经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既然他住院,那我就必须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秦浩呢喃一声,面色坚毅。

    沉思了片刻的工夫,秦浩缓了口气,随后他压下心头的给各种杂念,让自己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里。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思考,有的只是平静。

    古武修炼需要静心,不能心猿意马,杂念太多。

    否则的话,根本就吸收不了任何的天地精气。

    他所修炼的古武功法叫《呼吸冥想》。

    通过冥想,让自己陷入空明状态。

    然后再通过呼吸,在这种状态之下,将天地之间的精气吸入鼻腔之中。

    最后在身体各大经脉里形成循环,强化体魄。

    这一个功法在整个华夏区流传的极为广泛,几乎人人都知道,属于最基础的修炼法门。

    不过对于那些豪门世家来说,这一门呼吸功法算不上什么,他们有着自家家族的传承秘法,根本看不上这一基础功法。

    也只有秦浩他们这类的平民子弟,买不起秘籍,只能选择修炼它。

    平时的时候,秦浩大都需要花费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他才能够完全进入冥想的状态。

    而今天,他却感觉进入这一种状态变得十分的简单,顺利极了。

    当秦浩闭上双眼,一片空明的时候,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一道血色的虚影。

    这血色虚影是什么?

    心生疑惑。

    秦浩的意识不由自主的向着那道血色虚影靠近了过去。

    如今秦浩心中已经有了杂念,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已经从这种空明的状态中退出去了。

    但是现在他却偏偏又处于这种状态之中。

    这种矛盾的状态,让秦浩有些不知所措。

    待得他的意识十分靠近血色虚影的时候,他才看清其样貌。

    一条缩小版的黑甲蛮龙!

    秦浩一惊。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变化顿时让他触电一般的呼吸急促,狂喜不已。

    周围蕴藏着的天地精气竟然狂轰乱炸般的向他席卷而来,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片精气风暴。

    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好似变成一个饕餮黑洞,贪婪无比,将这一片精气风暴尽皆吞噬。

    身体之中,所有的经脉都被天地精气占据的满满的。

    一个循环!

    两个循环!

    三个循环!

    ……

    七个循环形成一个大周天。

    秦浩也顾不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只知道疯狂的吞噬周围的天地精气。

    一个大周天一个大周天的运转下去。

    他怕这次机会,若是错过,以后就再也遇不到了。

    力量在飙升,心脏在狂烈的跳动着。

    强而有力!

    秦浩忍不住发出几声欢快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