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疯老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9本章字数:3119字

    修炼了一个晚上,秦浩自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就是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精神了一点而已。

    在秦浩起身之后,牢房里其余的几人也陆续的醒了过来,不过他们也不敢大声说话,而是蹲在了墙角,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到秦浩,惹得这个煞星生气了。

    本来整个牢房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其他的几个囚犯倒也很识趣,所以就空出了这么一大块地。

    秦浩站在这一块空地上,按照以往一样,打了一套基础拳法,活动了一下筋骨,毕竟武道修炼需要的是持续不间断,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话,在武道一途上上面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

    当当当……

    打了一会儿拳法,从牢房外面响起了几声清脆的鸣叫声。

    到吃早饭的时间了,一个个警察走了进来,打开牢房的铁门,按次序的将这些囚犯带片了出去。

    “都给我老实点,不要想什么小心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其中一个警察冷冷的说了几句,给这些犯人敲响警钟。

    以往的时候,每隔个一段时间就会有囚犯企图想要逃跑,还别说,有一些厉害的角色利用早晨吃饭的时间点制造混乱还真让他们给逃出去了。

    后来警局大改动,加强了守卫之后就变得好多了,几乎想要逃跑的囚犯对被逮住了,他们的悲惨结局可想而知。

    跟着一队人走进了一个相当简陋的大厅之中,在这大厅里面只有一些零散的凳子跟桌子。

    对比而言,囚犯的数量都要比这些凳子桌子还要多了。

    往往能够坐着凳子在桌上吃饭的人都是这几间监狱里的狠角色。

    “秦爷,您坐这儿来吧。”刚走进大厅里,刘彪就恭敬的说道。

    虽然昨天被秦浩教训了一顿,不过刘彪心中不仅没有恨意吗,反而更多是的是敬意。

    他又不傻,在这监狱之中他并不是最厉害的,昨晚见识到了秦浩的力量之后他就决定跟秦浩混着了,有秦浩这尊大爷罩着,他以后肯定是活的更加的滋润,只是他不知道秦浩根本就不会呆多久就会离开。

    “嗯。”秦浩点了点头。

    刘彪这么殷勤,秦浩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他也懒得点破。

    靠近铁窗的这一张桌子,平时到时候都是刘彪霸占着的,今天他直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一边,让秦浩坐了下来。

    早餐都是些没营养的软膏物质,没有任何的味道,只能勉强填填肚子。

    “哟,这不是我们3号监狱的霸主吗,今天怎么变成这副龟孙样了。”在秦浩吃饭的时候,一道粗犷的讥讽声从后面传来。

    秦浩瞥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大汉,跟刘彪的块头差不多大,只是样子看起来要更加的凶狠一些,在他的旁边跟着十来人,看起来都是他的下手。

    “这家伙叫陈狠,平时跟我不大对头。”刘彪在秦浩的耳边解释了一下。

    陈狠,名字起得倒是挺狠的,秦浩瞅了他一眼之后就继续吃起饭来了,只要对方不招惹自己,他也懒得找对方麻烦。

    陈狠也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秦浩,他可是知道刘彪的力量的,只比他弱上一分,他也曾多次想要将刘彪招到手下来,然而刘彪根本就不鸟他,谁料到今天刘彪竟然会对一个小屁孩这么恭敬。

    在他的眼中,秦浩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这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嘛。

    “我说,这小屁孩不会是你在哪儿搞出来的种吧,怎么,不准备给我介绍介绍?”陈狠啧啧叹了两声,将一块食物塞进了嘴里。

    “你……”刘彪心中一突,刚准备开骂,却只感到身边一阵凉意,秦浩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找死!”秦浩厉声,眸子之中滑过一抹杀意,这家伙竟然胆敢当着他的面对自己的父母不敬。

    迷踪幻影身法运转的瞬间,秦浩就已经出现在了陈狠的桌边。

    而在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残影消失的时候,陈狠发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在他的右手上,一根筷子狠狠地扎了进去,带着他的右手插进了桌子里。

    血液顺着筷子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痛!

    无与伦比的疼痛刺激着陈狠的身体,但是在他心中剩下的更多的是恐惧,甚至这份恐惧都将他的疼痛给压制了下来。

    他完全没有感应到秦浩是怎么过来的,而且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他的手就被秦浩的筷子定在了桌子上。

    幸好这里是监狱,若是在外面,恐怕在秦浩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这一下子,陈狠终于知道刘彪为什么对秦浩这么恭敬了,3号牢房竟然来了一个这么狠角色。

    “这一次先饶过你,胆敢有下次……”秦浩冷哼了一声,徐徐离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桌子。

    方才的一幕被众多囚犯看在眼中,他们都不禁颤抖了一下,缩了缩身子。

    这才是真正的大爷啊!

    看着陈狠流血的右手,刘彪眼中闪过喜色,对秦浩更加的恭敬了。

    “小友实力不错嘛,有前途,有前途啊,哈哈。”在众人噤声的时候,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句,显得格外的清晰。

    听到这声音,原本还坐着的囚犯脸色大变,也顾不得手中的食物了,连忙躲到了墙角。

    整个大厅内,除了秦浩之外,所有的囚犯大惊失色。

    恐惧!

    这一刻,所有囚犯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骇然的恐惧之情,而且这比秦浩刚才给他们带来的还要恐惧的多。

    就像是有一只恐怖怪兽刚从笼子里给放出来了一样。

    秦浩也发现了这一点。

    就是站在他旁边的刘彪也吓得脸色发白,就更别提其他的囚犯了。

    秦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个老者,穿的破破烂烂的,有些疯癫,看起来跟个乞丐一样。

    “好像也没什么古怪嘛,这些人怎么都吓成这个样子了?”秦浩心中充满了疑惑。

    虽然看不出来这个疯老头的恐怖之处,不过秦浩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其他的囚犯都被吓成那个样子了,疯老头肯定有骇人之处。

    “这老头是谁啊?”秦浩朝着刘彪问道。

    刘彪脸色苍白,阉了口唾沫,他想要跟秦浩开口说些什么,不过最开口开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来:“诡异!”

    秦浩微愣,心中暗道:“这老头很诡异?”

    “小友不过来坐坐吗?”在秦浩怔愣的时候,那疯老头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秦浩的耳边。

    这一次,秦浩才发觉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那疯老头的声音罗在他耳边的时候竟然没有消失掉,而是好像通过某种方法一直传入到了他心间,在他的心间也回荡了起来,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意味。

    片刻之间,就是秦浩的眸子也变得迷茫了起来,他从原地站起,朝着疯老头所在的地方缓缓地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直潜伏在秦浩身体之中的血色晶体微微动了一下,一丝淡淡的黑甲蛮龙血气溢入了秦浩的脑海之中,秦浩原本还迷茫的眸子顷刻间恢复了清明。

    “不好,竟然着道了。”秦浩看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疯老头果然诡异,竟然能够通过一句话就控制住了他的心神。

    这种力量也太恐怖了吧,简直杀人于无形啊!

    想到这儿,秦浩的脊梁骨都散发出了一阵寒意来。

    “哦,这小家伙竟然破了我的意念。”

    “有趣,实在有趣……”

    疯老头看着秦浩停在了原地,眸中恢复清明,他也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在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怎么,老头子我就这么恐怖吗,小友怎么不过来了啊?”疯老头的声音再次在秦浩的耳边响起。

    “前辈好。”秦浩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过去,恭敬的喊道。

    他也知道了,要是这老者真的要对他出手,恐怕他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吧,就干脆直接过来了。

    “坐,坐,别站着啊,陪老头子我喝两杯,都好久没有人跟老头子我喝酒了。”疯老头笑呵呵的说道。

    “好,那晚辈就打扰了。”秦浩正了正神,他也不推辞,坐了下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好好,还是小友不错,其他人也太无趣了。”疯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一只油灿灿的大鸡腿就啃了起来。

    他这儿说的其他人自然就是其他的囚徒,以往的时候,他让那些囚徒坐下来,可是那些囚徒哪敢啊,吓得屁滚尿流的,扫了他的兴致。

    秦浩这时才注意到了这个疯老头桌上的饭菜,那叫一个丰盛啊,一个早餐而已,但是却各色饭菜都有,完全就不是那些软膏食物能比的。

    这老头是来坐牢的还是来养老的啊?秦浩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

    跟着疯老头聊了一会儿,秦浩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前辈,您怎么想起来在这个地方呆着啊,凭您的力量,这小地方也困不住您啊?”一会儿过后,秦浩疑惑的问道。

    疯老头掏了根牙签,剔了剔牙缝间的肉末,翻了翻白眼,“这小地方咋了,吃穿住行,样样不愁,是个好地方啊,出去干嘛?”

    得,您老还真是来监狱里养老的。

    秦浩这一下子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