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小铁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9本章字数:3128字

    要抓就抓,要放就放,这孙林还真当他秦浩是软柿子嘛,反正现在秦浩也不着急出去,在这牢房里,他照样能够修炼武道,不会耽误他的时间。

    秦浩现在就在等武者身份出来,到时候有红月武馆做主,他还要将这一笔烂账好好的算算!

    回到了牢房里,其余的囚犯顿时恭敬的走到了一边,给秦浩让出一大块地盘休息。

    今天的秦浩再次给他们留下来了一个深刻的印象,除了秦浩给陈狠留下来血的校训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秦浩跟那疯老头聊天的场景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对于那个疯老头,几乎所有的囚犯都是敬而远之,哪敢像秦浩一样啊。

    “小兄弟,请过来一下。”秦浩刚准备坐下来休息,突然间在他的耳边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这声音其余人都没有听到,只有秦浩听到了。

    隔空传音!

    秦浩微微怔神,以前他虽然也听说过隔空传音的名头,但是还从未见识过,如今头一次见到,自然让他感到有些惊讶。

    这声音的主人是疯老头,从5号牢房里传过来的。

    秦浩朝着5号牢房所在的地方看了一下,他压了压心中的杂绪,起身向着5号牢房走了过去。

    能够使用隔空传音的人必定不是什么凡人,至少有着武师境界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别看秦浩也到达了武者境界,但是在武师面前,武者实在是弱小的可怜,所以要是疯老头对秦浩有歹意,秦浩也根本反抗不了。

    即便知道了疯老头的凶名,现在的秦浩也不得不去,要是将那疯老头给惹怒了就完蛋了。

    在其余囚犯惊恐的神色之中,秦浩缓步走进了5号牢房里。

    “前辈。”秦浩恭敬的朝着疯老头喊了一声。

    “嗯,明天你恐怕就该出去了吧。”疯老头睁开眼,直接问道。

    “若是不出意外,晚辈的武者证明明天就能够出来了,到时候就是晚辈离开的时候了。”秦浩点了点头,不敢有所隐瞒。

    “那孙小子是看走眼了,这一次恐怕有大麻烦了。”疯老头暗自低语了一声。

    声音虽然小,不过秦浩还是听到了,他犹豫了一下,道:“前辈的意思是让我饶过他一次?”疯老头所说的孙小子自然就是警局的副局长孙林。

    “不用,这个随便你,他的事情我不会管的。”疯老头摆摆手,“这一次我找你过来,是想请你帮我办件事情,明天叫你就要离开这儿了,所以我现在就先跟你说一下。”

    托我办件事情?

    秦浩有些疑惑,他还是恭敬的说道:“只要前辈吩咐的事情晚辈能够做到,晚辈一定不会辜负前辈的期望。”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疯老头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的铁牌子,“这块牌子你先拿着,一定要好好地保管好了,若是你以后遇到一个叫“零”的人,替我将这块牌子交给他。”

    秦浩小心翼翼的接过小铁牌,问道:“那不知道晚辈该怎样才能够找到前辈所说的那个人?”

    “不用你刻意寻找,你以后会遇到的,到时候只要交给那人就行了。”疯老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好似在感叹着什么,“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帮忙,至于报酬,也在这铁牌子里,若是你今后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大麻烦,这块铁牌子说不定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听完疯老头的这一番话,秦浩心中的疑惑不但没有消除掉,反而变得更加的强烈了,不过他没有开口询问,因为疯老头再次闭上了眼睛。

    其中的意思不用多说。

    秦浩朝着疯老头拜了拜,道:“既然前辈要休息了,那晚辈就先离开了。”

    回到了3号牢房里,秦浩拿着小铁牌左右仔细的看了看,他还是没有看出来这块铁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在铁牌的正反面都雕刻着一些细细的回旋纹路。

    一番研究无果,秦浩也不想再将时间浪费在这块铁牌上面了,毕竟刚才疯老头留给她的疑惑已经够多的了。

    简单的修炼了一会儿,随后秦浩就陷入了睡梦之中,在梦里,他又变成了一头威风凛凛的黑甲蛮龙。

    ……

    第二天。

    秦浩的武者身份出来了,刘成这几天可是够忙的,除了要招待莫家的两位之外,他更是为了秦浩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因为秦浩的脑域开阔度很是恐怖,为了防止秦浩因此遭到不测,所以他在上交文件的时候将秦浩的这一项内容给隐藏掉了。

    现在除了莫家的两人,刘成以及陈茜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秦浩脑域开阔度的事情。

    而刘成在上报的时候,给的是秦浩B级待遇,一般的中级武者才能够享有这个待遇,现在的秦浩根据考核也不过是一个低级武者罢了,尽管他的年龄还小了些,但是这也不足以让秦浩立马拥有B级待遇。

    红月武馆的一些武者知道此事之后,他们顿时大为嫉妒,不少人纷纷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这也怪不得那些武者,他们拼死拼活,猎杀凶兽,为红月武馆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之后也才勉强得到了B级待遇而已,而现在一个刚进来的少年就能够获得此待遇,这也不得不让他们感到愤恨。

    在他们心中,已经不知道将秦浩骂了多少遍了,认为秦浩是走关系才获得这个B级待遇的。

    再加上有心人暗中煽动,秦浩的事情在红月武馆有愈演愈烈的劲头,饶是刘成贵为馆长,也花了很大的工夫这才将事情稍微平息了一下。

    “妈的,这个林海,肯定是这个混账家伙干的好事!”刘成骂骂咧咧的出了门。

    他口中所说的林威,跟他一样,是红月武馆的另一个负责人。

    平时他们两个人关系就很僵硬,几乎要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秦浩事情闹成这样,若说后面没有林海在推波助澜,鬼都不相信,恐怕林海就是想要借助此事,将他刘成打压下去。

    “林海啊林海,好得你也是一个堂堂武师,竟然也干得出这种事情。用不了多久,你就会为今天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的,你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是怎样的一个怪物天才!”刘成嘴角露出一抹冷意。

    按照秦浩的家庭住址,刘成向着平民区的方向赶去,除了将武者证明亲自送给秦浩之外,他还要跟秦浩商量一件事情。

    “嗯,应该就是这个小区了吧”刘成走进了荆轲小区,很快就找到了秦浩所在的楼层。

    ~~~

    秦浩家里,孙兰满脸愁容的坐在沙发上,从陈岩的口中知道秦浩被带到警局之后,她这两天都没怎么吃的下饭。

    虽然陈岩再三将秦浩的状况讲了一遍,特别是秦浩天赋回归,重新回到了武者境界之后,她除了感到震惊之外,更多的还是担忧。

    而且秦振国还在医院里修养,她也没有将此事告诉秦振国,生怕他再出什么状况。

    “也不知道小岩所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孙兰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也找不到任何关系来将秦浩从警局里弄出来,现在她只能选择等下去,等陈岩所说的武者证明出来。

    这两天里,她为了等那个武者证明,她将工作都推到了一边。

    昨天一天没人过来,今天都是第二天了,这让孙兰变得更加的慌张了起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上,孙兰连急匆匆的将门打开,在看到来人之后,她脸上的喜色又顿时消失了下去。

    “怎么,有事?”孙兰忍着心头的不快问道。

    “事儿倒是没什么事,只不过是来看看而已,听说你儿子犯罪进监狱了,我作为邻居嘛,自然是要过来问候一下,不然的话,那岂不是破坏邻里关系了?”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中年妇女,满脸刻薄的样子。

    “你胡说,浩儿不可能犯罪,我相信他是无辜的,受到了陷害!”孙兰顿时急切的反驳道。

    “呵呵,无辜?以我来看,你儿子肯定是在这两年里受到侮辱,性格变得扭曲,然后又不知道干啥坏事了。”中年妇女嗤笑一声,“老秦进了医院,儿子入了牢狱,可惜啊,这么一个家庭就这样破碎掉了。”

    “……”

    中年妇女越说越恶毒,她家虽然跟秦浩一家是邻居,但是关系可不是那么好,昔日秦浩还是天才的时候,她嫉妒的很,为什么自己的儿子那么没用,而邻居家的孩子却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武者。

    她甚至认为是秦浩的出生,带走了本该属于她孩子的武道天赋。

    而让她感到高兴的是,两年前开始,秦浩的天赋消失,武道一退再退,变成了一个废物。

    在此之后,她就经常上门来动不动羞辱一下。

    今天在知道秦浩入狱之后,她又忍不住跑过来落井下石。

    “滚,你给我滚!”听着中年妇女恶毒的话,孙兰眼眶通红,泪水流了下来。

    “哼,我只不过是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罢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中年妇女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哼着小曲儿便打算离开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一道粗犷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边,“请问秦浩的家是在这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