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刘馆长到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9本章字数:3275字

    从楼梯口走出来一个体型彪悍的刀疤大汉,这大汉自然就是从红月武馆过来的刘成。

    因为将武道气息收敛了起来,所以现在的刘成看起来就跟个普通人一样,除了长得比较凶悍之外。

    先前的那个中年妇女并没有离开,在看到刘成之后,她吓了一跳,毕竟刘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黑市大哥的模样。

    “难不成秦家又惹出什么麻烦了,黑市的人都直接找上门来了?”中年妇女眼珠子转悠,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她大步走上前,指了指孙兰前面,说道:“喏,那就是秦浩的家。”随后她又继续问道,“是不是秦家又搞出什么事情来了啊?”

    “搞出什么事情来?”刘成疑惑的抓了抓后脑勺,没听懂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要问些什么,紧接着他也不管对方了,大步走到了孙兰的面前。

    “您是秦浩的母亲吧?”

    “嗯,我是,请问你是?”孙兰眼眶微红,她擦了擦泪水问道。

    “我是红月武馆的人,今天过来是想跟您儿子谈些事情。”刘成说着,随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色的勋章,“对了,还要恭喜你啊,生出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一名武者。”

    “武者……小岩说的是真的,浩儿真的恢复过来了!!”孙兰目光紧紧的盯在刘成手中的金色勋章上,喃喃低语了几声,在她微红的眼眶之中顿时又有泪水流了下来。

    只不过她这一次流泪,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激动。

    秦浩这两年来吃过的苦,受到的侮辱,她这个做母亲的都看在眼里,虽然秦浩从未跟家里人说过在学校的事情,但她从陈岩那儿都知道了。

    她也恨过自己的无能,要是自己跟秦振国有着一定的力量,那即便秦浩天赋陨落了,外人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侮辱秦浩。

    但是他跟秦振国都只是普通人而已,明明知道秦浩在学校的状况,却又没有能力改变。

    现在不同了,秦浩的天赋回来了,秦浩又重新成为了武者,他终于又再次熬出头了!

    孙兰小心翼翼的从刘成手中将武者勋章接了过来,将其握在手中,她没有丝毫怀疑刘成所说的事情,武者勋章都在眼前了,那还能有假?

    武者勋章是特指材料做成的,也仿造不来,在两年前,她也见识过,眼前的这块勋章绝对是真的。

    “不知道秦浩在家吗?”刘成看着眼前激动落泪的孙兰,他眼中也露出一抹缅怀之色。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当年,在他成为一名武者的时候,他家里的人不也是这样的神情吗。

    “浩儿……浩儿被警局的人抓走了,对了,我现在就拿着武者勋章去警局。”被刘成的声音从激动之中惊醒,孙兰连忙就要向下楼,赶往警局。

    “被抓了,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刘成的眉头皱起,眸中露出一抹骇然的煞气。

    秦浩的武者身份才刚刚办好,就有人胆敢将他抓进去,这明显就是不将他们红月武馆放在眼里嘛。

    随后她又紧跟着孙兰走了下去。

    楼梯上,中年妇女面色惨白,豆大的汗水从她的额头上滑落,她不住的喃喃低语:“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小废物怎么可能恢复过来了……一定是我听错了,听错了……”

    ……

    半路中,刘成从孙兰那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的面色变得更加的阴沉了起来,随后他拨开了一个电话。

    电话另一头,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正不断地翻看着一卷卷档案,若是不出意外,他的就任期也要到此为之了,从正局长的位置退居二线。如果上头没有新的安排的话,那么下一任的正局长就是现在的副局长孙林了。

    想到孙林将会担任下一任正局长,老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靠着钱家的关系走到了今天,他的平素作风很成问题,将警局交到这么一个人的手上,不知道警局会被弄成什么样子。

    档案没翻了会儿,电话来了,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老者心神一凛,按下了接通,“刘馆长,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吗?”

    红月武馆再怎么没落那也是强大的武馆,而刘成作为武馆馆长之一,其权力可想而知。

    “老李啊,我说你们警局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吧,竟然敢抓我们红月武馆的武者!”刘成冷声道。

    “刘馆长,这些天我都在整理文案,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孙在处理的,那家伙胆子再大,在没有你们武馆的签条之下,也不敢抓人吧?”老者在刘成的质问下吓了一大跳。

    孙林虽然胆大,但是他不可能胆敢招惹武者啊,况且这个武者还是刘馆长都要亲自过问的人。

    “你自己过去看看吧,我现在就正赶往警局呢,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说完话后,刘成冷哼了一声,关掉了电话。

    另一边,老者被刘成的语气吓了一大跳,他也顾不得再整理文案了,恐怕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对于他们警局就是一次大祸啊。

    老者急急忙忙的从家里走出来,向着警局奔去。

    他的家距离警局很近,也是为了方便办公用的。

    “局长好!”到了警局之后,值班的警察顿时认出了老者的身份,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恩,孙局长在办公室吗?”老者问道。

    “孙局长在那儿呢。”值班警察回答道。

    老者点了点了点头,又急急忙忙的向着孙林的办公室跑去,看着老者急匆匆的样子,值班警察疑惑的愣了愣神,这么多年下来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老局长这么风风火火的样子呢,难道出什么大事情了吗?

    到了孙林的办公室。

    孙林正端着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慢悠悠的浏览着电脑网页。

    昨天知道秦浩的武者身份后,他也是真的吓着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背,招惹到一个武者。

    到了晚上,他特地去找到了秦浩,想要将这件事情私了掉,谁料到秦浩根本就鸟都不鸟他,就是威胁也没有任何用处。

    害怕之下,孙林只能选择打电话给了钱江,在电话里,他将秦浩武者身份的事情说了一下。

    电话那边的钱江在听到秦浩又通过了武者考核后,他顿时气得骂骂咧咧,两次教训让钱江见识到了秦浩的厉害之处,但是他没想到秦浩会再次重回武者境界。

    不过即便秦浩成为了武者,对于他们钱家而言也不是什么威胁,毕竟一个普通武者的能耐有限,他们钱家的武者可是有不少呢。

    所以他告诉孙林,让他尽管处置秦浩,有事他担着。

    只是钱江不可能想到,秦浩虽然是一个低级武者,但是他可是刘馆长看中的人。

    有了钱江这句话,孙林原本紧绷的身心这才松缓了下来,他也不担心秦浩是武者的事情了。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推开,就跟昨天刘岩推门而入一个样。

    昨天刘岩的已经让他够生气的了,今天又有人这样,孙林刚准备破口大骂,在看到来人之后,他还是忍了下去,恼怒的说道:“我说李局长,这好歹也是我的办公室吧,你进来之前就不能敲敲门吗?”

    老头子,横什么横,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够取而代之了,孙林心中暗骂。

    “敲门?孙副局长,你这谱摆的可真够大的啊,而且你的胆子也不小!”老者冷哼道,他特地将那个“副”字强调了一下。

    孙林脸色铁青,他刚准备说话,却被老者直接打断掉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这些天是不是抓进来了一个武者?”

    “武者?”孙林一愣,“那不就是秦浩吗。”这老头子怎么知道秦浩的事情了。

    看到孙林神情,老者也就知道刘馆长在电话里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放人,赶紧给我放人,现在就将那个武者放了,向人家赔礼道歉!”老者怒声道。

    “呵呵,一个小小的武者就将你堂堂李局长吓成这个样子,看起来你这正局长还真比不上我这个副局长啊。”孙林喝了口茶。

    “也不知道你是愚蠢还真是胆大包天,到现在连自己惹上了什么大麻烦都不知道。”老者也是冷笑了一声,“现在放人,赔礼道歉,求得人家原谅的话恐怕还能够勉强来得及,不然到时候可就晚了。”

    “放人赔礼道歉?做梦,这人我就抓了,我看谁敢放出来!”孙林毫不畏惧的大声说道。

    “哦,我今天就要看看,抓了我们武馆的人,还大放厥词绝不放人的家伙到底是谁?”办公室门口,刘成跟孙兰也走了进来。

    “你是谁,这里是警局,不是你能待的地方,赶紧给我出去,不然我连你一起抓了!”孙林大喝道。

    “有趣,果然胆大!”刘成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意看起来有些狰狞罢了。

    旁边的老者惊恐万分,走到了一边,生怕受到连累。

    轰!

    刘成的身上,一股恐怖的气势逐渐攀升,一道道血色的气流翻滚,形成了一大片煞气浪潮,这些煞气都是刘成猎杀怪兽凝聚而成的,普通人哪承受得起。

    处于煞气最中心位置的孙林,他整个人都被这滔天煞气吓傻了,浑身汗雨如潮,下身之处,淡黄色的液体湿了裤子,散发出一阵难闻的气味。

    “你是谁,别过来!!”向着他走来的刘成,就像是吃人的恐怖怪兽一样,孙林软瘫在地上,胡乱的挥着双手。

    “我是谁?老李啊,你就大发善心的告诉他,我是谁吧。”看着被凶兽煞气吓尿了的孙林,刘成讥讽道。

    “红月武馆馆长,刘成馆长!”老者冷笑着朝着孙林说道。

    刘馆长!!!

    孙林脑海之中轰鸣,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