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实战考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39本章字数:3170字

    老者的声音落下,整个房间里死一般的静谧。

    脑海一片空白过后,孙林这才缓缓反应了过来,孙林因为恐惧而愈发急促起来的呼吸声回荡在煞气狂潮之中。

    “怎么会这样,那小子只是一个低级武者啊,也不过才刚刚通过武者考核而已,他怎么会跟刘馆长扯上关系!”孙林喃喃,他很希望刚才听到的话是假的,但是从刘成散发出来的恐怖煞气提醒着他,这是真的。

    如此浓厚的煞气,这得猎杀多少怪兽才能够凝聚而成啊,就是高级武者也不可能做到煞气凝结吧,唯有突破到武师境界的强者,他们才拥有着这种力量。

    站在煞气狂潮之外的孙兰,虽然没有半丝的煞气落在她的身上,但是那种猩红色的雾气让她本能的感到一阵不舒服。

    “浩儿真的是完全恢复了,他不仅回到了武者境界,竟然还结识到了红月武馆的馆长。”孙兰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她压根没想到刘成的身份这么恐怖,她还以为刘成只是红月武馆的一个普通员工呢。

    孙兰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武馆馆长是什么身份,她还是很清楚的,一个武馆馆长,就是江南市的那些军政高官都得谨慎对待的人啊。

    这么一个大人物,没想到他竟然会亲自上门来找秦浩。

    似乎感受到了煞气对孙兰也有所影响,刘成连忙将这翻滚的煞气狂潮收敛了起来,不消片刻的工夫,房间里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老李,孙林就先交给你了,我先去牢房。”刘成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老者,吩咐道。

    “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老者点头。

    在刘成离开之后,老者冷眼看着失魂落魄的孙林,将办公室外的警察喊了过来,“将他给我带下去,听从发落。”

    “是!”那几个警察走上前来要将孙林压下去。

    “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局长,要造反吗你们……”孙林挣扎着,但是那几个警察根本不为所动,他们是老者的人,只听那老者的吩咐。

    “局长嘛,从现在开始你不是了。”老者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

    刘成带着孙兰来到了牢房里,很快就看到了在3号牢房里修炼的秦浩。

    秦浩也感应到有人来了,“妈。”看到孙兰,秦浩喊了一声。

    “浩儿,你这些天受苦了。”孙兰心疼的眼眶通红,牢房里的环境也太差了。

    “妈,我没事,我现在也可是堂堂武者啊,这点儿小苦算得上什么。”秦浩安慰了一下孙兰。

    “是啊,浩儿长大了,现在是武者了,我们现在就回家。”孙兰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

    看着孙兰的样子,明显是因为担心他而变得有些憔悴了,秦浩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后悔之意,昨天孙林要放了他,他早些就该回去了,还让母亲这么担心了这么长时间。

    走出牢房之后,秦浩也看到了刘成,他稍微愣了一下,随后上前感激的说道:“刘馆长,为了我的事情,还真是麻烦了。”秦浩也没想到刘馆长会亲自过来。

    “不用客气,毕竟你小子可是我们红月武馆的人嘛。”刘成笑了笑,随后他朝着其他牢房看了看,直到最后眸子落在了5号牢房里。

    刘成走了过去,盯着疯老头看了一眼,他弯下腰拜了拜,“晚辈刘成拜见赵老。”

    那疯老头依旧闭着眼睛,对于刘成睬也不睬一下,刘成也不生气,随后再拜了拜,这才带着秦浩他们离开了。

    刚才刘成的动作都被秦浩看在眼里,秦浩能够感受的到从刘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由衷的尊敬之情。

    “也不知道这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就连刘馆长都要恭恭敬敬的。”秦浩将放在衣袋之中的小铁牌握地更紧了。

    出了警局之后,秦浩他们几人回到了荆轲小区,从九号楼楼梯口道上去的时候,他们又碰到了先前的那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在看到秦浩之后跟见了鬼一样,冷汗直冒,站都站不稳了,她扶着楼梯上的把手,不知所措,心中一片惶恐。

    秦浩从警局被放出来了,那么先前这个刀疤大汉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中年妇女咽了口唾沫,她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唇口之后又被她给憋进了肚子里。

    “莫名其妙。”秦浩自然也看到了他这个老邻居的惶恐神情,他还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

    对于这个中年妇女,他也没什么好感。

    在这两年里,对方的冷嘲热讽可是都没怎么间断过,虽然秦浩现在的又重回武者境界了,不过他也懒得跟对方计较了。

    孙兰看着旁边的中年妇女,眼中流露出一抹厌恶之色、

    没有理会这个中年妇女,很快三人就来到了2301室。

    孙兰也知道刘馆长恐怕要跟他儿子谈一些武馆方面的事情,不然对方也不会亲自找上门来,她虽然是秦浩的母亲,但是关于武馆方面,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跟普通人说的,所以在回到家以后,孙兰沏了些茶水放桌上后就离开了。

    “刘馆长,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秦浩问道。

    “额……你还别老刘馆长刘馆长的叫着了,以后就叫我刘大哥就行了。”刘成摆摆手,他本来就是一介武夫,也不是太重视那些虚名。

    “刘馆长,这不好吧?”秦浩说道。

    “怎么,还怕我占你便宜?”刘成眼睛一瞪,紧接着揶揄道,“说的也是,你小子恐怖的脑域开阔度在这儿呢,说不定以后就成了绝代强者,你这一声‘刘大哥’叫了的话,我这便宜占的还真不小。”

    “哪能啊,刘馆……哦不,刘大哥,明明是我占了大便宜,你可是红月武馆的一馆之长啊。”秦浩尴尬的笑了笑。

    他对于自己的几斤几两很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他的脑域开阔度高,但未来谁又说得准呢。

    “一馆之长?哎,我倒是宁愿不做这红月武馆的馆长。”刘成苦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了,刘大哥,你碰到什么烦心事了吗?”秦浩问道。

    “恩,是遇到些事情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上一次级通过了武者考核,我不是给了你B级待遇了吗?”

    “……”

    刘成跟秦浩简单的说了一下其他武者上诉的事情以及他跟红月武馆另一个馆长之间的恩怨,他也没太深入的往下讲,不想给秦浩太大的压力。

    秦浩听着,心中不由得流出一抹感激之情,刘大哥也是为了帮他才陷入这些烦心事之中的。

    “刘大哥,不如你将我的合同修改一下,将B级待遇改成C级待遇吧,这样那个林馆长就没话说了。”秦浩想了一下,说道。

    “不行,你的合同是我同意的,我就不信了,那林海的手还能够伸的这么长不成,修改合同的事情你就别想了,不然的话,倒是显示的我刘成怕了他林海!”刘成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厉色。

    “那不知道我能够帮上什么忙吗?”秦浩问道。

    “这件事情你也不用管了,我自己会解决的,我好得也是一个武师,让那些小鱼小虾自己慢慢闹去吧。”刘成道,他又紧接着说道,“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修炼,争取快速的冲进高级武者境界,到时候开启基因锁,开发念力,那时候,才是你真正腾飞的时候。”

    刘成跟秦浩所说的激发精神念力的方法自然是第一种方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他不想帮秦浩搞到精神念师功法或者是开发念力的特殊原液,而是这些东西太稀少了,就是他一时间也搞不到。

    “放心吧,刘大哥,我都知道的。”秦浩点头。

    “哦,对了,刚才都光顾着跟你说其他事情了,把正事都给忘了。”突然间想到什么,刘成一拍脑袋,“今天我过来找你是想跟你谈一下实战考核的事情。”

    说到实战考核,秦浩心头立马浮现出了不少信息,实战考核他也是知道的,武者为什么能够拥有超越常人的诸多特权呢,原因无他,那就是武者必须与怪兽搏杀,守卫人类的家园。

    实战考核就是对武者的一次重要考察,进入野外郊区,与怪兽厮杀,这是武者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种实战考核,每年都会举办两次,分为上半年与下半年。

    上半年通过武者考核的武者在上半年末参加实战考核,下半年通过武者考核的武者参加下半年末的实战考核。

    到时候,不管是战斧武馆还是红月武馆,那些符合要求的武者都必须要参加,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否则踢出武馆,剥夺武者勋章。

    恰巧,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江南市上半年末的实战考核了。

    “也怪我前些天疏忽掉了,早些就将你的武者证明稍微迟一个月再办理,不然的话,你也就有一大段时间修炼,参加下半年末的考核了。”刘成歉然道。

    一般武者在参加武者考核都是选在上半年初跟下半年初参加武者考核,这样他们也能够为实战考核多做一些准备。

    “刘大哥不用太在意,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怪不得你。”秦浩先前也考虑过实战考核的事情,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立马参加武者考核。

    别人有时间等,但是他秦浩没有时间。

    家里的变故让他必须现在就承担起整个家庭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