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老子办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205字

    江榕天的脚像被什么钉在了地面上。

    他背过手机骂了句粗话,放柔了声音:“你别急,我和小宇在一起。你陪着念念,这事我们来处理。”

    “什么事?”朱泽宇凑了上去。

    “鬼子被狗仔堵在了酒店。”

    “妈蛋!”

    朱泽宇一弹烟头,飞快的打开车门。江榕天没有半分犹豫,坐了进去。

    ……

    因为来的匆忙,老宅没有清扫,叶风启在临街的五星酒店开了两间房。

    叶风启把晓小送到门口,见她一脸疲惫,叮嘱了两句,走到了隔壁。

    程晓小把自己摊倒在大床上,打开手机,按下开机键,看了看未接来电和短信,空空如也,心中涌上失望。

    果然是忙着一家三口团聚,哪里还会想到她。

    程晓小把手机随手一扔,从酒柜里找出一瓶红酒,拎了两个杯子到隔壁。

    叶风启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接过来,温和的笑了笑:“怎么,想喝酒了。”

    “嗯。”

    “不醉不归如何?”

    “奉陪到底!”

    叶风启看了看年份,笑道:“到了家乡,还喝什么红酒,我让酒店送一坛米酒来。”

    程晓小眨了眨明亮的眼睛,笑道:“一坛怎么够,最少两坛。”

    “你等着!”

    ……

    江南的米酒,口感香甜,却后劲十足,饶是两人从小在南边长大,半坛下去,已有六七分醉。

    程晓小不胜酒力,喝到最后,人已趴在床边蜷缩成一团,昏昏入睡。

    打成震动的手机,拼命的闪着光,叶启风醉眼朦胧的划开。

    “启风,晓小在吗?”

    “思雨,她喝多了。”

    “启风,你听我说,明天别让晓小看报纸。”

    “出了什么事?”

    “江榕天那个混蛋,他娘的跟个男人开房,被狗仔拍到,把狗仔打断了两根肋骨。”

    那话那头的人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嗓门扯得巨大。

    叶启风酒醒一半,瞧了瞧倚在床边的人,脚步踉跄着去卫生间接电话。

    程晓小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了几下,眼泪顺着脸颊划嘴唇边。

    苦涩难当!

    ……

    酒店豪华的长廊里。

    沙思雨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走到江榕天面前,浓重的酒气熏得她皱了皱眉,眼中尽是不屑。

    叶奶奶眼睛瞎了才替晓小找了这样个货色。

    “江总,好好保重身体啊,要注意安全,别临了把自个赔了进去。”

    江榕天把手插到裤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身上带着隐隐的怒气。

    江南女人的个子从来都是小巧玲珑,这个沙思雨偏偏高出晓小一个头,半点女人味也没有。

    “哟,沙警官,火气怎么这么大,谁惹了你啊!”

    朱泽宇倚在门上,似笑非笑的抱胸看着她。

    沙思雨目光锐利的看他一眼,懒得理会这些公子哥,转身就走。

    一个玩男人,一个玩明星,一丘之貉,有钱的男人,没个好东西。

    一条胳膊横在她面前,沙思雨斜眼看着:“怎么着江总,是打算袭警呢,还是打算跟我回去喝杯茶。”

    “晓小是不是跟叶风启回了S市。”江榕天冷冷的看着她。

    “江总,你有这个闲功夫,还是关心一下明天的头版头条比较好。”

    沙思雨故意往江容天微翘的臀部看了一眼:“秋天的菊花居然开到冬天,真是见了鬼了!”

    说罢,也不去理会身后两人错愕的表情,一把推开横在身前的手,大声道:“陈大,可以收队了。”

    朱泽宇一拳打在墙上:“这个嚣张的女人,早晚一天,老子办了她。”

    江榕天冷笑:“打又打不过,喝又喝不过,怎么办了她?”

    朱泽宇一愣,脸顿时耷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