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我也碍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66字

    “程晓小,老娘再没见过比你还蠢的人,要是换了我,我就把电话一扔,管他们是死是活。”

    沙思雨把热水袋往晓小怀里一塞,怒不可遏:“趁热把姜汤喝了!”

    程晓小不敢招惹盛怒中的思雨,乖乖喝了下去。

    “江榕天那个混蛋,简直混蛋到家了。有种别给老娘遇见,要遇见了,老娘揍他个脑袋花开。欺人太甚!”

    沙思雨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胸口一起一伏。

    程晓小霍然倒在床上,漂亮的眼睛里一片空洞。他没有追来,而是得知消息后,急不可耐的去了夏语处,又一次的把她抛下。

    心痛吗?程晓小自嘲一笑,痛的多了,就麻木了。

    “思雨,我很困,能让我睡会吗。”

    “睡,睡,睡,你都被人欺负死了,你还睡。”

    沙思雨一屁股坐到床上:“程晓小,这样的男人,你还有什么要留恋的,早离早好。”

    “沙思雨!”程晓小难得呼她全名。

    沙思雨白了她一眼,心里恨铁不成钢:“好,好,好,我不说总行了吧,睡觉!”

    平缓的呼吸在耳边响起,黑暗里,程晓小睁开了眼睛。

    ……

    和江榕天第一次见面,是在外婆的灵堂。

    当时程家人逼着她和阿启,把外婆的遗产交给程家打理。她看着程家那一张张贪婪的嘴脸,气得浑身发抖,眼泪簌簌流下来。

    这时,江榕天一身黑衣走进灵堂,朝外婆的遗照三鞠躬后,把她搂在怀里。

    “别怕,有我在!”

    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个如山一样的男子,心中莫名笃定。

    “我老婆和小舅子的家产,不劳诸位费心和惦记。诸位中哪个不怕死的,只管试一试。我江榕天别的本事没有,老婆还是护得住的。”

    江榕天不仅是江天集团的继承人,也是金家名誉上的长子长孙。程家人可以不顾忌江家,却不能不顾忌金家。

    程家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那一刻,她忽然觉得,能跟这样的人共度一生,也许是件幸福的事。

    女人对婚姻总有期待,她也曾努力的学做好妻子,只可惜……直到夏语的出现,她才知道,他的心里从来都住着另一个女人。而她的心里,却慢慢住进了他。

    何其不公!

    程晓小猛的摇摇头,不愿再想。

    ……

    翌日,清晨。

    沙思雨被门铃吵醒:“谁一大早扰人清梦!”

    她不情愿地掀了被子,披了睡袍走出卧室。

    真吵!

    程晓小睡得晕晕沉沉,偏外头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像是有人在吵架。

    “江榕天,我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蛋!”

    ……

    “哎……你这男人怎么一点自觉性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乱闯民宅我可以抓你的!”

    ……

    “想动手是吧,老娘奉陪!”

    ……

    “思雨!”程晓小悄然出现在客厅,声音有点哑。

    沙思雨恶狠狠的朝江榕天瞪了瞪眼睛,转过脸笑道:“你怎么起来了?”

    程晓小正要回答,一个高大的身形逼迫过来,不容她躲闪,宽大的手掌已覆在她额上。

    “你在发烧?”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关切。

    程晓小脸色一僵,不自然的避开,“被子里热,你怎么来了?”

    江榕天手落空,顺势插在口袋,目光落在沙思雨身上,示意她离开。

    “这是老娘的家,老娘想在哪里在哪里。”像是故意要和江榕天做对一样,沙思雨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

    “今天是十五,按例咱们要回家。”

    程晓小苦笑,日子过得这么快,又到了十五。结婚后,每个月的十五号,是夫妻俩回娘家的日子。

    “吃顿晚饭而已,要这么早来吗?”沙思雨阴阳怪气。

    江榕天斜看她一眼,掏出手机,发了条短消息。

    数秒钟后,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沙思雨一看来电显示,看向江榕天的目光喷了火光。

    巨大的声响从手机里传出来。

    “沙思雨,限你半个小时站在我面前,要不然,你给我滚蛋……嘟……嘟……嘟!”

    “变态!”

    沙思雨咬牙切齿,却一分钟也不敢耽误,风一样的冲进了浴室。

    “江榕天,何必这样?”程晓小沉了脸。

    “碍事!”

    “我也很碍事,你看什么时候咱们再约个时间?”程晓小声音很轻。

    江榕天听到后呼吸怔了怔,盯着女人的目光,深邃的有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