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温暖的地方才是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84字

    “你就这么急的想要跟我离婚?”

    程晓小淡淡一笑:“碍眼的东西,还是早点挪开的好,不耽误你们一家的幸福生活。”

    “程晓小!”

    江榕天眼睛里冒出火光,记忆中的她从来都是小鸟依人,温柔似水,何时变得这样刻薄。

    程晓小毫不示弱的瞪还过去。一时间电光闪过,谁也没有移开眼睛。

    “呯!”

    浴室门忽然大开,两人一惊,各自撇过脸。

    沙思雨走到两人跟前,伸出拳头朝江榕天挥了挥。

    “算你狠!晓小,记得帮我关门。”说完,卷起一阵风就走了。

    等人离开,江榕天强压怒火:“跟我回家!”

    程晓小目光低敛着,喃喃道:“江榕天,给人温暖的地方,才能称为家。”

    江榕天看着晓小低头绕过她,白晳的颈脖如玉一般散着光泽。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猛的一把将她拉住,低下头,突然间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她的唇,柔软香甜,带着蛊惑的芳香。江榕天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这样的芳香,他已许久没有触碰。

    晓小先一愣,再用力挣扎。

    江榕天把她的手钳住,舌头极尽挑逗之势。程晓小哪还有力气反抗,整个人变得异常柔顺。

    “嗯……”一声低低的呻吟情不自禁的自喉咙响起。

    江榕天腰腹处一紧,身体已有了反应。他猛的停止动作,把头磕在晓小的肩上喘了两口重气。

    “晓小,昨天是我不对……”

    手机忽然响起。

    江榕天把话尽数咽了下去,拿出手机听了数秒,二话不说,拉起程晓小的手就走。

    “放开我?”程晓小唇色鲜艳欲滴,挣扎着甩开。

    “老爷子住院了!”江榕天眼睛一沉。

    ……

    B市人民医院,高干病房。

    病床前挤满了人,江老爷子扫了一圈,目光落在江榕天的身后。

    “晓小,替外公削个苹果。”

    “爸,我来!”江水凌把插在白大卦里的手拿出来。

    “不敢劳你的架,你都是大忙人。晓小,过来坐。”

    这话一出口,江水凌脸色难看,讪讪的把手收回去。

    丈夫朱宏平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朱宏平出身书香门第,是B大文学院的院长,长相俊儒。和江水凌结婚近三十年,对老婆依旧温柔如初,可公认的模范丈夫。

    程晓小被点名,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了床前:“外公,苹果生冷,我用热水悟一悟再削。”

    “苹果用热水悟过了,哪还有营养。”

    朱泽萱见妈妈挨批,忍不住替她出头:“外公,我给你削个橙子吧!”

    程晓小身子一僵,垂下了眼帘。两年了,这个朱泽萱对她还是一如继往的不客气。

    江老爷子神色淡淡:“不必了,我就喜欢吃用热水悟过的苹果,晓小,快替我削。”

    程晓小猛的抬起头,眼中闪过感激。两年了,老人家对她还是一如继往的维护。

    “外公……”

    朱泽萱跺脚:“我才是你嫡嫡亲的外孙女。”

    江老爷子脸一板,病房里的气氛陡然降到了冰点。

    “小萱!”江榕天眼神阴沉。

    朱泽萱从小就喜欢跟在夏语身后,把她当偶像一样崇拜,当年他和晓小结婚前,还特意跑来质问他为何背信弃义。

    这两年,她为了夏语没少给晓小难堪。他念着一同长大的情份,只要不过份,就当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这不代表她就可以随心所欲。程晓小是他的女人,这世上只有他可以欺负。

    朱泽宇熟知小天的禀性,上前搂住妹子的肩,陪笑道:“外公,你还想吃点什么,只管开口,只要不是龙肉,其他的我这个嫡嫡亲的外孙一定帮你寻来。”

    “臭小子,尽会哄我。”江老爷子一向喜欢这个外孙。

    “我不哄您,哄谁?”朱泽宇马屁功夫不减,手上却朝妹子暗暗使了些劲。

    朱泽萱感觉说错了话,不敢吱声,用眼睛狠狠剜了程晓小一眼,把头别了过去

    江水凌松了一口气:“爸,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

    “你是个医生,居然还说这种外行话。我怎么会知道呢?”江老爷子眼中闪过精光。

    江水凌的丈夫朱宏平搂过妻子,轻声安慰:“别急,等检查的指标出来再说。”

    江水凌嗔看他一眼,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声音奶声奶气。

    “爷爷,爷爷,念念来了,念念来看爷爷了。”

    病房里所有的人一听这话,目光都看向倚立在飘窗前的江榕天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