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离她远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322字

    面对指责程晓小不说话,只用眼睛看着胳膊上的手。

    朱泽萱被程晓小这样看着,心里有些发虚。

    金浩抱胸皱着眉头,语气像是自言自语:“自家人遇到了,在一起喝杯咖啡,难得这也犯了王法?”

    “程晓小,你跟谁喝都可以,独独不能跟他!”

    程晓小这两年没少被朱泽萱冷嘲热讽过,早已养成了沉默以对的态度,她用力抽出胳膊。

    “对不起小萱,先走一步。”

    许是转身的力道稍稍大了些,围巾的须角扫过朱泽萱的眼角,刺得眼睛一痛,她下意识的一把抓住程晓小的长发。程晓小头皮一痛,身子直往后仰,

    眼看就要跌倒在地,一个高大身影冲上前,长臂往程晓小腰身下一抄,将她搂进了怀里。

    恰巧此时,风铃响了,一前一后进来两个男子,为首的男子目光扫过,脸煞那间冷若冰霜。

    程晓小从金浩怀里挣扎着站起来,还没有站稳,人已被拽了过去。

    男人的手臂十分用力的禁锢着她,令她动弹不得。冰冷如寒风般的声音慢慢响起:“金浩,我再说一遍,离她远点,别再有第三次!”

    说罢,江榕天不去管四周投来异样的眼光,拉着程晓小大步流星往外走。

    朱泽宇深深看了金浩一眼,上前将妹子揽在怀里,似笑非笑。

    “小子,听我一句劝,别跟你哥对着干,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

    “噢?”

    笑意一点点擒上金浩漂亮的嘴角,他挑挑俊眉,“我很好奇,是怎么个惨法?”

    ……

    程晓小被拖着往前走,冰冷的寒风直往她脖子里钻。男人的动作粗暴而猛烈,步子极大,她有些跟不上。

    “江榕天,你发什么神经?”

    江榕天脸上的冷,像结了冰一样。

    “程晓小,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别跟金家的人接触,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程晓小用力挣脱开男人禁锢,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江榕天,我只是想喝杯热咖啡,仅此而已。”

    江榕天一顿,转过身,目中寒光四起。

    “你和谁都可以喝杯咖啡,独独不能跟他。”

    程晓小迎上他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程晓小轻蔑的笑,让江榕天的脸色狠戾阴冷三分。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塞进了车里。

    程晓小还没回过神来,车子已飞驰出去。她一声惊叫,手紧紧的抓住扶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江榕天一脚油门踩到底,油门轰鸣。

    刚刚看到她倒在金浩怀里的刹那,心跳有一刹那的停止。

    眼前的场景与多年前的重合,曾经的夏语,也这样倒在过金浩的怀里。

    那真是一段青涩的岁月。

    父母的离异,使得他莫名自卑,虽然有朱家兄妹俩陪伴,然而如影随行的孤寂,始终挥之不去。直到夏语的出现。

    长发飘飘的女孩,扑闪着明亮的眼睛,对他轻轻一笑。那笑如同阳光一般,照进了他潮湿的心里。从此,他的心里就住了个太阳。

    整整十年,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疯狂的追随,爱得轰轰烈烈,痴痴狂狂,世人皆知。他甚至想着,总有一天,他要成为王子,牵着白马,迎娶心中的公主。

    十八岁那的,他兴冲冲的捧着刚从花圃摘下来的玫瑰花,那花瓣上还带着新鲜的露珠,却看到公主倒在别人的怀里,笑颜如花。而那个别人,正是金浩。

    心碎如裂,疼痛刺骨。

    那是一段灰暗无色的日子,他像个傀儡一样,替他们做着掩护。只为那女孩牵扯着他的衣角,眨着明亮的眼睛,陪着小心对他说:“小天,我心动了。”

    随后故事的情节,便有些残忍……原来,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局,一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局,而夏语,不过是那个局里,金浩用来打击他的一枚棋子。

    江榕天打了个寒颤,如果有一天,小小也成了这局里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