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第一次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83字

    心底泛起恐惧,江榕天不敢想象,疯狂的踩下油门。

    车子在洋房大门口嘎然而停,车尾赫然一条长长的刹车线。

    江榕天猛的推开车门,又重重的关上了,大步流星向屋里走去。

    掏出钥匙开门时,他回首看了车里的女人一眼,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眼神变得有些无奈,江榕天重重的叹了口气,又折了回去。

    隔着车窗,女人面无人色,相握的手,骨节周围隐隐泛一层白,像是极力在压抑着什么。

    胆子还真小!江榕天敲了敲车窗,示意她下车。

    她一动不动,连睫毛都不眨一下,贝齿死死的咬着唇,嘴角有一抹红色。

    江榕天心漏一拍,用力把车门打开,一把接住随势而倒的身体。

    “晓小,晓小?”

    怀里的女人仍是没有反应,眼睛死死的闭着,像一具没有生命的雕塑。

    “晓小,晓小……你回答我……晓小?”

    江榕天拍打着她苍白的小脸,用力掰开她紧闭的牙关,仍没有一点反应。

    江榕天吓得腿一软,忙把女人横抱起来,冲进了屋里,解开衣裳,检查一遍,见她身上并无伤痕。

    到底怎么回事,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怀里的女人始终无知无觉。

    江榕天心乱如麻。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江榕天找了半天,才在晓小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一看来电显示,他恨不能把手机狠狠砸下。

    “什么事?”

    对方显然未曾料到是个男声,明显一愣。

    “晓小呢?”

    “她……”江榕天铁青着脸,不知道如何说。

    “你把晓小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叶风启心中闪过一丝警觉。

    “江榕天……江榕天!”

    一声高过一声的电话,彻底把江榕天激怒:“我怎么知道她怎么了,我她妈的不过是开了个车,她就不动了,叫都叫不醒。”

    “你把车开到多少码?”

    多少码?江榕天茫然不语,有些心虚。

    “江榕天,你他妈不是人!”

    一声怒吼后,叶风启的声音骤然提高:“江榕天,你把她抱在怀里,死死的抱紧,在她耳边轻声呼喊她的名字,不要停!”

    “然后呢?”江榕天急切的把她拥入怀里。

    “然后——你他妈等我来!”

    手机那头已成了空号,江榕天索性扔了,双手紧紧的怀住,温润的唇紧贴着她白晳的耳廓,低声呼唤。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唤她,不像是妈妈的声音,有点低沉。程晓小意识有些涣散,努力想睁开眼睛。

    女人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江榕天腿一软,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狂跳的心慢慢缓过来,江榕天低头轻吻怀里的女人。

    她的脸很小,只有他的手掌大,脸庞精致而白晳,鼻子小巧挺立,樱桃一样的唇上,一排深深的牙印,上面沾着几丝血珠。

    江榕天蹙眉凝视着她,眸色如海洋般深谙,浓浓的化不开的是深情。

    ……

    与她第一次相见,是冬至,西塘“答案”酒吧。

    失恋后,他和朱泽宇混迹各色娱乐场所,凭着身份,多的是女人投怀送抱。他来者不拒,床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酒吧风铃叮噹一声,进来两个年轻的姑娘。

    “超一流的好货啊!”

    朱泽宇跟着鬼子在娱乐圈里混了三年,一双眼睛阅女人无数:“小天,你看中那一个,我让你先选!”

    他点燃一支香烟,看都不看就耸了耸肩。不过又是两个庸脂俗粉,何必入眼。

    ……

    “刚才谁的电话?”

    “李朝峰的,约我喝咖啡。”

    声音悦耳轻柔,如莺啼,典型的江南女子。他弹了弹烟灰,心下有几分好奇。

    “这个劈腿男居然敢约你喝咖啡,老娘要不赏他两个巴掌,沙思雨这三个字倒过来写!”

    “给你把刀子要不要?”

    “最好磨得锋利些。”

    “杀猪刀够不够锋利?”

    “杀劈腿男岂用猪刀,你太看得起那贱人了。说,约在何时何地,我替你助阵。”

    “我回绝了!”

    “为毛回绝啊?”

    “为这种人,让你去吃牢饭,我舍不得!”

    “晓小言之有理,刑事科那个死妖孽,我还没追上呢,这会进去了,不利于我脱处啊!”

    “还是个处?”朱泽宇两眼放光,一副意外捡到宝的表情。

    他吐了个烟圈,目光淡淡斜过去,入眼的是一张不着脂粉的脸,不惊艳绝绝,却令人心中一动。

    鬼使神差的,他冲朱泽宇说了一句:“那个叫晓小的,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