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我看见了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037字

    回忆似潮水般褪去,他拿起手,放在唇边轻吻。

    “程晓小,我江榕天送出去的钱,没有女人可以拒绝。你把卡还给了我,就得用一辈子来陪。”

    程晓小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在高速上疾驰,车子发出一声巨响,她被人死死搂在怀里。

    幽幽叹了口气,程晓小慢慢睁开眼睛。一双结实的手臂怀着她,黑漆的深眸直直的看着她。

    目光交汇,程晓小挣扎了一下:“放开我!”

    江榕天不理,用手贴在她额头。温度适中,总算是退了烧。

    如此暧昧的动作,程晓小有些不适应,又挣扎了一下。

    “别动!”

    额头上的手,伸进被窝,环在她的腰间,程晓小不禁心慌意乱。夫妻两年,这般亲密无间还是头一次。

    程晓小正想着如何找个借口挣脱男人的怀抱,猝不及防地,男人低头狠狠地吻住了。

    程晓小挣扎,用尽了力气却无法撼动他分毫,她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江榕天一声闷哼,放开了她,喘着粗气道:“宝贝!”

    宝贝?

    程晓小一颤,手无处安放,索性用力翻过身,时间在这一刻停止,抬起头是如暗夜一般的深眸,只用一眼,晓小便沉溺在当中。

    低哑的嗓音带着魅惑在头顶响起:“晓小,离金浩远一点,还有,我不应该开快车,对不起!”

    他这是在道歉吗?

    这个霸道的男人,从来都只有冷冷的看着她,何时有过如此温情的时候。程晓小愕然。

    绯色的潮红瞬间染遍了脸,不等她回答,唇已覆在了她的上。江榕天耐心的吻着她。

    程晓小无力的攀附着男人的颈脖,轻声道:“江榕天,你轻点!”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男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苦笑着把脸埋进她的颈窝。

    这女人的声音,轻柔中带着颤音,还有一丝甜味,她从来都有这样的魔力,让他失去所有的自制力……

    ……

    激情褪去过后的平静,谁也不愿意打破。

    程晓小浑身酸软的躺在男人怀里,心中涌上后悔。

    她明明是要和他划开界限,一刀两断的,为什么男人的一句宝贝,她就毫无底线的在他身下。

    或许前一刻,躺在这男人身下的,是夏语,是艺校的男生,甚至是其它不知名的女人。

    想到这里,程晓小心中泛起酸涩,往外推了推男人。

    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在微暗的房间里,显然特别的刺眼。

    江榕天犹豫了几下,腾出一只手接电话。

    晓小听到电话那头是个女声,眼神一暗,拿起床边的浴巾,迅速跑去了卫生间。

    怀抱落空,江榕天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谁?”

    “小天?”

    江榕天听到浴室里传出水声,剑眉紧了紧,压低了声音道:“夏语,什么事?”

    “小天,你可不可以来一下?”夏语小心翼翼的试探。

    “出了什么事?”

    “小天!”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两秒,带着哭声:“刚刚在医院楼下,我好像……好像看到了金浩。”

    江榕天脸色大变,猛的一掀被子,急速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