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没什么可怕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3050字

    江榕天立刻又被了一句:“我马上来。”

    夏语挂了电话,手掀起窗帘的一角,朝下头看了看,哪有什么金浩的影子。

    听小萱说,今天在星巴克遇到了程晓小和金浩在一起喝咖,两人还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夏语嘴角浮上一抹冷笑,绝美的脸庞微微有些变形。

    程晓小,当年我受的罪,很快就要落在你的头上,到时候……

    “妈妈,是爸爸要来吗?”念念从玩具堆里抬起头。

    夏语上前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

    “是啊,念念,爸爸一会来看我们。念念要乖乖的,把爸爸留下来。”

    “念念一定乖乖的,等出了院,念念就把爸爸带回家!”念念清澈的眼睛眨了两眨。

    夏语拍拍儿子的头,笑着说:“好儿子,真是妈妈的小心肝。”

    ……

    程晓小从浴室里出来,江榕天已穿戴好衣裳等在门口,见她出来,伸出手覆盖在她额头。

    “晓小,我出去一下,你好好休息。”

    程晓小神情淡漠,也不开口,只将他的手从额头拿开。一时间屋里气氛僵持。

    江榕天怕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因为她的胡思乱想回到原点,咬了咬牙解释道:“小宇找我有些事,这两天他接了个大工程,搞不定,总要拉上我。”

    明明是夏语的声音,他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程晓小心中一痛,故意走上前,把头埋进他怀里撒娇:“能不去吗,我不想你去?”

    女人难得的亲密,让江榕天喉咙像被堵住了似的,有些难受。

    他把她紧紧揽在怀里,低头吻着她的脸颊,低低的叹了口气:“我很快就回来,等我!”

    晓小的心陡然变冷。她原来不过是他的闲来无事时逗弄的玩偶,一旦夏语召唤,他随时能抽身离去。

    江榕天,你可知道,心被一次次的伤透了,就无所谓伤心了。程晓小抬起头,凄然一笑。

    “你去吧!”

    ……

    男人绝然而然的离开,宽大的屋子一片寂静,程晓小站在玄关门口,静静站了会,转身上楼。

    门铃忽然响起,程晓小脸色一喜,跑过去开门,预想中男人去而复返的场景并未看见,而是叶风启拎着两大包东西站在了门外。

    “晓小,给你送了些粥来。江榕天呢,我也给他带了一份。”

    程晓小眼眶一热,迅速弯下腰,装着给他拿拖鞋的样子,将眼泪逼回眼眶。

    从小到大,只有他才不会弃她而去,才永远站在她的身后,给她鼓励,给她力量。

    程晓小直起身,笑了笑:“他有事出去了。你怎么来了?”

    叶风启脸一青:“你这样的情况他还……”

    “我怎么了?”程晓小直觉感到不对。

    叶风启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大衣脱下挂在衣架上,伸手抚了抚晓小蓬着的头发。

    “你不记得了?”

    程晓小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叶风启想了想,笑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在车上睡着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令程晓小心神一凛,她忽然记起,自己被江榕天拽上了车,然后便听到了油门的轰鸣声,然后她就不记得了。

    叶风启自己替自己倒了温水,一口气饮下,隐去了眼中的担忧。

    他其实没有跟江榕天说实话。那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不光是那两个,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那就是间断失忆症。而且这症状,只会在受到伤害时发作,是她对外界刺激本能的一种保护。

    “晓小,等过完年,我陪你到徐医生那里瞧一瞧,再复查一下。”

    震惊过后,程晓小很快就坦然了下来,她开玩笑说:“真要失忆就好了,什么伤害啊,背叛啊,统统见鬼去。没心没肺的多好。”

    “胡说什么?”叶风启呵斥。

    程晓小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像小时候一样摇晃了两下。

    “我不想喝粥,我们把思雨叫出来,涮羊肉怎么样?”

    “真想吃?”

    “真想吃!”程晓小撒娇。

    叶风启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到没什么温度,无可奈何的指了指地上一堆。

    “真是会浪费。赶紧穿衣服去,穿暖和点。我来给思雨打电话。”

    程晓小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飞奔着上了楼。一进房,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她重重的咬了下嘴唇,拍了两下脸庞,自言自语说:“程晓小,不过是短暂的失忆,没什么可怕的!”

    ……

    “小天,你来了,我害怕!”

    夏语含泪扑倒在江榕天的怀里,宽阔的胸膛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那曾经是她的专属。

    江榕天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抚。几分钟后,夏语才在他怀里停止了抽泣。

    “你从哪里看到他的?”

    夏语指了指走廊尽头的落地窗户,颤着声说:“从那儿,他穿着黑色的大衣。”

    “会不会是看错了?”

    “我不知道……小天,我怕!”夏语重新环住男人腰,把头深埋进去。

    江榕天慢慢把她推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我马上派两个人守着你们。”

    “嗯!”夏语心中失落,脸上却温柔的点点头。

    江榕天看着这张曾经痴迷过的脸,放柔了声音:“念念什么时候出院?”

    “大夫说三天后就能出院。”

    “伯父,伯母知道吗?”

    “嗯!”

    “到时候,我来接你们。走,看看念念去。”

    “小天!”

    夏语一把拉住:“除夕夜,咱们一家一起过吧!”

    江榕天眸色有些发冷,却温和的说:“不了,我和小小要陪老爷子守夜。”

    ……

    沙思雨如约而至,来的不光是她一人,还有那天把程晓小拦下的帅哥交警刘子兴。

    这两人自打那晚遇见后,不知怎的就联系上了,没几日就处成了好朋友。

    两人干的都是体力活,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胸,一坐下,很不客气的开吃。

    程晓小平常都是一个人吃饭。人一多,见大家都是用抢的,也添了兴致。

    刘子兴虽然是新人,却一点也不拘谨,三下两下就跟晓小他们打成一片。四人一边吃,一边聊些趣事,很快十盆羊肉就见了底。

    程晓小忽然感觉有道视线落在她身上,环视一圈后,始终没有找到视线的来源。

    旁边的沙思雨觉察到程晓小的不安,凑过去问:“怎么了?”

    “没什么!”沙思雨掩饰。

    正说话间,一个身形修长,理着平头的青年男子走到他们桌前,目光对准了程晓小。

    程晓小一见来人,浑身一颤,总算明白那道灼人的视线来自哪里。她淡淡一笑,替沙思雨夹了一筷子羊肉。

    沙思雨迅速和对面的叶风启交换了个眼神,把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搁,冷笑道:“真他娘的影响姑奶奶的食欲,李朝峰,你来做什么?”

    李朝峰扶了扶眼镜,十分绅士的向晓小伸出手:“好久不见,晓小,最近好吗?”

    程晓小沉默片刻,终是伸出手握了握,笑着说:“好久不见,朝峰!”

    她的手还是那么柔软无骨,李朝峰心头一漾,笑意有些索然。

    这双手,曾经握在他手里很多数,他曾以为,会握着这手直到白头。然而……眼前的晓小,再也不会是他的女孩,他也只有在不经意的遇见时,厚着脸皮伸出手,感触一下这份曾经的柔软。

    程晓小见他握着自己的手不放,猛的抽了出来。

    李朝峰手中一空,尴尬的僵持在半空中。

    沙思雨眼角瞧得分明,把啤酒瓶重重往桌上一放,正要出言讽刺几句,却见一个艳丽的女子走过来,伸手挽住了李朝峰的手。

    “亲爱的,怎么去了半天,哟,是晓小啊,真巧!”

    果然是冤家路窄。程晓小一听声音,心里忽然涌上这样一句话。

    当年她和李朝峰是师大最被人看好的一对,两人相恋三年,临了却被人撬了墙角。

    撬墙角的正是眼前明艳动人的女子,她的身份是金家二房的的长女金妮娅,也是江榕天名义上的堂妹。

    所以,当程晓小得知江榕天和金家的关系时,她顿时觉得世界真是小。

    沙思雨一看来人是金妮娅,一张俏脸顿时拉得长长。

    “我当是谁,原来是双贱合壁到了。”

    金妮娅嘲弄一笑,轻描淡写的看了程晓小一眼,把头轻轻的依偎在李朝峰的肩上,温柔的说:“沙思雨,你今年也该有25岁了吧,再过两年,可就是奔三的老姑娘了,嘴这样贱,怪不得找不到男朋友。”

    沙思雨鼻子里呼出冷气:“老娘找不找得到男朋友,就不劳你费心,你还是把身边的狗牵牵好,省得跑出来祸害别人。”

    “你……”

    金妮娅推了一把李朝峰,冲着程晓小冷笑道:“我说堂嫂,你好歹也是金家的媳妇,你交这样没素质的朋友,太丢金家的脸面了。”

    沙思雨正要反唇相讥,程晓小一把按住,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我的朋友再没素质,也不会被人捉奸在床!”

    这话一出,金妮娅和李朝峰的脸色大变。当年大学时两人偷偷开房,正在嘿咻时,被沙思雨逮了个正着。这女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顿拳头。

    李朝峰相着当年的耻辱,脸色铁青,目光阴狠的看向沙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