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我们离婚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3009字

    李朝峰一瞪眼,沙思雨岂肯罢休,立马瞪还回去。

    李朝峰欺身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她,想要在气势上压倒。

    金妮娅见男人瞬间变得威猛,叫嚣着:“朝峰,打她!”

    沙思雨蹭的一下站起来。

    “怎么着,想打架,老娘奉陪。”

    刘子兴看热闹不嫌事大,把沙思雨往身后一拉,冲李朝峰挑衅的昂了昂头。

    “思雨,子兴,坐下!”叶风启轻轻唤了一句。

    刘子兴扯了扯沙思雨的衣角,沙思雨咬了咬牙,伸出拳头朝李朝峰比划了两下。

    话音刚落,一个嬉笑的声音由远而近。

    “哟……哟……哟!小爷我千年难得吃顿火锅,居然还能看到龙虎斗。嫂子,你们这桌好热闹啊!”

    一身笔挺西装的朱泽宇,搂着个妖艳的女子走了过来。

    程晓小起身,心里泛起苦笑。世界果然很小,吃个火锅不仅遇到了旧恋人,还能遇到朱氏集团的总裁。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

    程晓小冲他轻轻微笑,“工程的事搞定了?”

    朱泽宇一愣,脱口而出:“什么工程的事?”

    尽管朱泽宇的反应在预料之中,程晓小仍是心头一凉,笑容有些勉强。

    朱泽宇不明就里,目光落在金妮娅身上,嬉皮笑脸站定:“金总,居然在这个地方遇到,幸会幸会,这位是……”

    不等金妮娅回答,沙思雨冷笑说:“这位就是吃软饭先生,金总最挚爱的恋人李朝峰!”

    “思雨!”

    程晓小怕闹得太僵,不好收场,忙走到她跟前想把人按下。

    李朝峰对沙思雨恨之入骨,当年要不是她戳穿自己脚踏两条船,他也不至于在程晓小身上空手而归。因此李朝峰一听吃软饭三个字,想都没想,抬起手冲着沙思雨就是一巴掌。

    身旁的金妮娅觉察到男人动怒,又见程晓小就在沙思雨边上,忙用身子推了推男人。

    只听得“啪”的一声,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程晓小脸上。

    程晓小捂着脸,一脸茫然的表情,显然是被打懵了。

    沙思雨,叶风启一看小小被打,眼睛都红了,正要冲上去,一个身影抢在了前头。

    只听得“嗷嗷”两声惨叫,李朝峰已被人打翻在地,一旁的金妮娅抱着头,惊叫连连。

    朱泽宇犹不解恨,用力朝地上的人踹了两脚,扯了扯领带,骂道:“老子这最辈子,最恨打女人的男人,更别说她还是我表嫂。”

    金妮娅颤着手,指着朱泽宇,“你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来人啊,来人啊!”

    尖锐的声音还没停止,从外头便冲进来两个高大的男子,叶风启一看来者不善,冲沙思雨吼了一声:“保护好晓小!”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一声暴怒,是挨了一拳的朱泽宇发出来的。

    “敢动老子的手,反了天了,老子今天不打得你们满地找牙,朱字倒过来写。”

    “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残了算本小姐的。”金妮娅声音尖得刺耳。

    一时间,男人们顿时打作一团。

    沙思雨想要上去帮忙,被朱泽宇一把推开。

    “滚开,男人打架,女人来凑什么热闹!”

    沙思雨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咬牙忍住了手。

    程晓小被沙思雨护在怀里,耳边呼呼响过的是金妮娅的尖叫和酒瓶的碎响,还有那越来越清晰的警笛声。

    ……

    江榕天把念念抱在怀里,心不在焉的读着手里的童话故事,有些惦记独自在家的晓小。也不知她吃晚饭了没有,还有没有再发烧。

    夏语看着父子俩一大一小的身影,眼中的笑意浓浓。小天是关心她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一个电话,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让她失望。

    要是没有程晓小,也许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夏语一想起程晓小,眼中闪过一抹狠厉。该如何把这个女人从小天身边除掉呢……

    忽然手机铃声响,江榕天拿过来听了几句,脸色大变,放下念念,就往外跑。

    夏语忙伸手拦住,放柔了声音问:“怎么了,小天,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出去一下。你陪着念念。”

    江榕天不想多说,寥寥几句交待完,人已走出了病房。

    夏语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从怀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熟悉的电话:“喂,替我查一下江榕天那边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了几句,夏语频频点头,似乎在应承着什么。

    ……

    市公安局。

    局长办公室。

    两拨人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脸上各有挂彩。

    许国刚局长痛的看了看两边的人,苦笑着摇摇头。许国刚的妻子,正是江榕天的亲姑姑。按辈份,江榕天得唤她一声姑父。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一边是朱氏集团的总裁,一边是自家老婆的堂侄女,更让人头痛的是,这里头还牵扯到榕天的妻子,整个乱成一锅粥。

    程晓小坐在叶风启身旁,拿着纸巾替他擦试身上的血迹,眼里都是心疼。

    “疼吗?”

    “没事!”

    叶风启舔了舔唇角的血,摇摇头。

    门忽然被推开,江榕天大步走进来,目光所极之处,是程晓小红肿的半边脸。眼眸中陡然闪过如狼一般的锐光。

    程晓小见他来,不大自然的把手抚上了脸。

    “居然来这么晚!”沙思雨嘀咕了一声。

    身旁的朱泽宇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

    沙思雨白了他一眼,像躲瘟疫似的,离他远了些。

    许局见来人,忙笑着迎上去:“榕天来了!”

    江榕天浮上笑意,一把揽住许国刚的肩,低声唤了句:“姑父!”

    许国刚脸色一喜,重重的“哎”了一声。

    ……

    冬天的寒夜,风刮到身上带着刺骨。

    江榕天不带一丝表情的从公安局走出来,脸上阴沉的如同这北风。

    身后陆续有人出来,程晓小低着头,下巴埋在围巾里,看不清神色。

    金妮娅抬头挺胸的走到江榕天跟前,高傲的笑了笑,眼中带着鄙夷。

    “堂哥,谁对谁错,我就不说了。他们把我老公打成这样,你看这笔帐怎么算?”

    沉默过后,江榕天讥讽一笑,指了指程晓小。

    “她的脸,谁打的?”

    “李朝峰那个贱人打的。”沙思雨高声喊。

    江榕天从怀里掏出香烟,不紧不慢的点上了,深深吸了一口。

    众人把视线落在他身上,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正在奇怪时,江榕天慢慢走到李朝峰跟前,朝他吐了口烟卷忽然出手,只听得咔嚓一声,李朝峰已抱着右手,痛苦的倒在地上。

    身后两个金家的保镖看了,对视一眼,上前拦住。

    “大少爷,别让我们难做。”

    金妮娅冲到跟前,抬起手朝两个保镖各打了一记耳光,怒骂说:“吃里爬外的东西,谁是你们的大少爷,你们拿的是金家的钱,他姓江!”

    江榕天把手放在金妮娅肩上,她顿时不敢动弹,黑眸中的冷冽,传递着危险的信号。

    “堂妹,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话要传到老人家耳朵里,不知道你们二房会不会……连金家的残羹剩烫都喝不到。”

    金妮娅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咬咬牙,憋出一句:“江榕天,算你有种,这事咱们没完!”

    江榕天脸色不变,从怀里掏出张支票,随手填了个数字。

    “这点钱,替你家男人找个好点的骨科大夫。”

    “江榕天,咱们走着瞧!”

    金妮娅气得两眼直冒金星。

    ……

    程晓小窝在沙发里,眼前是李朝峰被人架走的场景,和临走前向她投来的怨恨的一眼。

    江榕天拿着药箱,走到她跟前,两指捏起她的下巴,左右瞧了瞧,又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写满英文的膏药,挤出绿豆大的一点放在食指上,一点点涂抹在她脸上。

    微凉的感觉沁入心脾,程晓小不自然的偏过了脸。

    “别动!”

    江榕天把她的脸扶正。

    他擦的专注且小心翼翼,指腹在程晓小脸上慢慢婆娑,如愿的,他看见了晓小白晳的颈脖处沁上一抹红色。

    这女人从来都是这样,一点点亲密的动作就能让她害羞。江榕天心中有些得意。

    长长的睫毛抖动几下,程晓小心底凄凉一笑。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前一刻毫不留情的用谎言伤害你,后一刻却给你百般柔情,仿佛你就是他手里的玩偶,他操纵着你所有的喜怒哀乐。

    “明天晚上有公司的年会,我要带家属出席。你去挑件晚礼服,做个头发,晚上我让阿虎来接你。”

    程晓小抬头,目光直视着他的,咬咬牙,声音带着一丝恳求。

    “榕天……你可不可以……离夏语远一点?”

    江榕天沉默了。

    程晓小凝视着他,随着时间一秒秒的流逝,心底的痛一点点扩大,脸色渐渐苍白。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敌不过曾经的青梅竹马。既然如此,程晓小,你何不成全了他们。

    她幽幽叹了口气,推开了抚在她脸上的手,平淡道:“鱼和熊掌总不能兼得,江榕天,我们还是找个时间把婚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