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等着收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08字

    一顿饭吃完,师生俩聊的十分投机。

    程晓小到底是套了出小姑娘的家庭背景。父母离婚,女儿跟着爸爸生活,父女俩常有口角。

    程晓小心里有些难受。大人的过错,却要让孩子承担,也难怪小姑娘不愿意回家。

    想到这里,程晓小目光黯淡。

    母亲早逝,父亲另娶,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所以她特别在意家庭的健全。在她和江榕天没有把感情基础打牢前,她不打算要小孩,因此一直做着避孕措施。

    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腹,程晓小忽然惊醒过来,小姑娘去厕所约摸有十五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

    她叫来服务员,迅速买了单,往厕所里找了一通,每一扇门敲开了,仍不见欣怡的影子。

    会不会是孩子调皮,躲起来了?又或者怕晓小送她回家,偷偷溜走了?

    程晓小不敢冒险,找来服务员寻问,几个服务员认真的回忆了一下,都说看见孩子跟着一个男人走了。男人紧紧搂着孩子,似乎还很亲密。

    难道是他爸爸?不可能啊,再怎么说,欣怡也应该过来和她打个招呼。

    程晓小忙找出通讯录里陈欣怡家长的手机打过去。电话里男人简单几句话,程晓小惊出一身冷汗。

    ……

    今年江天集团的年会,一改往年在五星级酒店举办的传统,设在了郊区的豪华庄园。

    江榕天作为主人,一身黑色手工缝制的西装,嘴角擒着一抹淡笑,熟捻的与每一位来来宾握手交谈。

    漂亮迷人的总裁助理陈唯紧跟其后,轻声在江总耳边提点客人的身份。一切都显得井然有绪。

    半个小时后,江榕天看了看手表:“替我问问赵虎出发了没有?”

    陈唯含笑点头,走到角落里打了通电话,一路小跑过来:“江总,已经在去的路上,进城有点堵,估计半个小时会到。”

    江榕天满意的点点头。

    “朱总他们在哪里?”

    “已经在房间,江总要不要现在过去。”

    “嗯,让公司的两个副总过来应酬下,我歇会!”

    江榕天扯了扯系得有些紧的领带,神情有些疲惫。昨天和小宇,鬼子三人喝酒说话到天亮,一夜未眠。

    陈唯心疼的看着身旁的男人,大着胆子说:“江总,时间还早,去房间休息下吧,别累坏了身体。”

    江榕天深看她一眼,眼中微有赞许。这个助理一向懂得分寸进退,是个难得人才。

    陈唯远远的看着江榕天高大的背景,目光舍不得离开。

    自己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跟了他整整五年,清楚的知道他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却没资格站在他身边。

    她能做的,就只是这样站在他身后,默默的注视。

    看到有人来,陈唯下意识的收回眼光,换上了职业的笑容。

    ……

    程晓小焦急的守在店门口,看到一个男子飞奔过来,忙迎上去:“是欣怡爸爸吗?”

    “我是他叔叔陈斌,他爸爸在国外出差。”

    程晓小一愣,也顾不得多想,急忙把事情大概说了下。不等来人回答,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快跟我来,店里有监控,你看看这人是不是亲戚。”

    陈斌被程晓小急切的目光所感动,抢着推开了门,让她先进去。

    ……

    “就是这个人,你认识吗?”程晓小指了指屏幕上的黑衣男子。

    “没见过啊。”

    陈斌还没来得急摇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程晓小眼角的余光看见他脸色大变,忙问:“怎么了,是不是找到了?”

    “我哥打来的电话,绑匪向他索要一千万,两个小时后交易。”

    程晓小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报警,赶紧报警!”

    “劫匪说如果报警,等着收尸体。”

    怎么会这样,刚刚欣怡还有说有笑的坐在她面前……都怪自己,没有跟着她一道去厕所。程晓小失魂落魄,只觉得浑身有些冷。

    电话铃声又起,陈斌放在耳边听了几句,迅速道:“我哥马上赶回来。现在绑匪跟我联系。我的电话必须保持畅通,程老师,你电话借我用下,我来筹钱。”

    ……

    “江总,夫人的电话打不通,一直占线。”

    江榕天从沙发里坐了起来,沉默了一会:“你直接去店里找她。”

    “好的,江总。”

    朱泽宇闲适的翘着二朗腿,手里玩着打火机,“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老婆又在折腾什么?”

    江榕天脸色微沉的看着他,朱泽宇耸耸肩:“当我没说。”

    夏寅接过助理递来的水,喝了两口,问:“天哥,你一夜未归,嫂子不会有意见了吧。”

    江榕天苦笑:“有意见就好了。”

    她从来都是不闻不问,视而不见,这个女人的忍耐力比谁都好。

    话音刚落,手机又响。

    “她没去店里?”

    江榕天脸色微变,挂了赵虎的电话后,想也不想就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没有占线,江榕天暗松一口气。

    “喂,哪位?喂……喂……”

    江榕天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号码,眼中一瞬间凝滞,迅速按下了结束键。

    “天哥,怎么了?”夏寅觉察到不对。

    江榕天迟疑片刻,深吸一口气,又重拨了一遍程晓小的电话。此时,电话占线中。

    江榕天瞳孔微微收缩,握着电话的手青筋暴出。

    他一夜没睡,到公司的头一件事,就是在网上替她订好了礼服。她身材娇小,他特意叮嘱要改小尺寸。

    忙了一个上午,心里惦记着昨天自己对她的伤害,趁着午休的时间,选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首饰和包。虽然是些俗物,却期盼着她看到时,眼中会有光彩。

    他甚至幻想着她穿着这样的一身行头,挽着他的手,缓缓的从灯光里走出来,该令场中多少女人羡慕嫉妒。

    下午到了庄园,怕她忘记,又厚着脸皮打电话给她交待了一通。谁知期盼了一天,竟然会这样的结果。

    “啪!”的一声,电话砸在墙上,应声而碎。

    朱泽宇,夏寅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异口同声问:“天哥,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