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允许我弃暗投明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50字

    程晓维望着面前容颜俊逸的男人,只觉得心中生出无限欢喜。这一切如同梦境一样,让她心神恍惚。

    她第一次看到江榕天,是在程晓小外婆的葬礼上。男人带着一身轩昂的英气,众目睽睽之下把程晓小搂进怀里。

    从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心已不属于自己。她多么希望那怀里的人是她。

    江榕天看着眼前的程晓维,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晓小的脸。

    这姐妹们虽然是同一个父亲,然而性子,模样却孑然不同。

    一个内敛,温婉,如同一副山水画,细品之后再移不开眼;

    一个热情,奔放,像是幅油画,虽夺人眼球,却毫无意境。

    他就是因为想看清那山水画中,藏在薄薄云雾后的,是怎样的一幅美景,才一头扑进了程晓小编织的情网里。

    江榕天猛的摇了摇头,刚刚平息的怒气渐渐涌了上来。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女人放他鸽子不说,居然还跟其他男人混在一起。

    江榕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推开身前的女人,冷冷道:“对不起,我到外面抽根烟。”

    “姐夫,我陪你。”

    江榕天理都不理,直接从她身边绕了过去。

    ……

    程晓小看着欣怡恬静的睡脸,深深的松出口气,她轻轻的关了台灯。

    起身刚走两步,胸口一阵作痛。绑匪那一脚踢中了她的胸口,刚开始觉得没事,这会好像痛得厉害了。

    程晓小深吸两口气,停了一会,才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房间。

    陈斌见她出来,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落在她的脚上,脸上闪过一抹怜惜。

    这个娇小的女人,竟然光着脚爬了半夜的山路,硬是哼都没哼一声。

    程晓小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手和脚:“回去擦点药水就好了。”

    陈斌拉起她的手,看了看手心,脸色有些难看:“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了,不用了,都是些擦伤,养两天就好了。”程晓小连连摆手。

    “谢谢你,程老师。今天,多亏了你。”陈斌抿了抿嘴唇。

    程晓小想着自己不自量力的举动,自嘲一笑:“哪里,主要还是陈队长运筹帷幄。”

    陈斌脸上有些愧疚。

    其实他从一接到大哥电话起,就已经开始布置营救方案,表面看他孤身一人,其实四周至少暗藏着十几个兄弟。连开出租车的,都是队里的人。

    之所以不跟她说,是怕她知道了露出马脚,让匪徒看中端倪。

    谁知这程老师外表看着柔柔弱弱,内里却相当坚强和机智,竟让她发现了孩子的藏身之处,还拿砖头砸绑匪……

    陈斌由衷地说:“对不起,程老师,身在其位,有些事情……”

    “没事,没事。思雨常和我说起过,你们办案就是这样。”

    “理解就好。太晚了,我送程老师回去。”

    “不用了,我打个的就好,你不是还要审犯人吗?”

    陈斌转身从沙发上拿起衣服就走:“不急在这一时,让思雨他们先审着。单身女人,夜里不安全。”

    ……

    程晓小一上车,就拿起手机翻看。令她失望的是,没有任何信息。

    他难到没看到她的微信?又或者是生气了?

    年会这么重要的场合,她却因为一个学生而耽误了,也难怪他会气。

    程晓小有些不安。

    她看了看时间,咬了咬唇:“陈队,天鸿山庄离这远吗?”

    “不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那……可不可以把我送到郊外的天鸿山庄。”

    天鸿山庄?

    陈斌觉得有些耳熟悉,如果没记错江天集团今天应该在这里举行年会。

    他不确定的问:“程老师,你姓程?”

    程晓小没好气的笑说:“陈队,这你话是什么意思。”

    “南边人?”

    “S市的,怎么了。”

    陈斌剑眉一挑:“那你和江榕天是……”

    程晓小停了会:“他是我丈夫,陈队和他认识。”

    这话一出,程晓小忽然觉得好笑。要不认识,江榕天又怎么能假公济私,把沙思雨支走。

    陈斌显然吃了一惊,他偏过脸看了晓小一眼,忽然笑笑:“我和他也算是好兄弟。这些年,因为我哥的关系,不怎么走动。你也知道,商场如战场,我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不过,打个电话让小沙归队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帮一下忙的。”

    程晓小见他大大方方承认了,反倒不好意思追问,淡淡的说一句:“思雨是我最好的朋友。”

    “放心,就冲你是欣怡老师这一点,以后他再有这种要求,我直接挂断。”

    程晓小开心的笑说:“君子一言?”

    “四马难追。程老师,请允许我弃暗投明。”

    程晓小扑哧笑出了声。

    陈斌笑着说:“回头等有空了,到队里做个笔录。”

    “嗯。”程晓小点头。

    车里一改刚开始沉闷的气氛,两人有说有笑,二十分钟的路程一会就到了。

    ……

    寒冬的郊区,夜里的温度十分低。

    冷风一吹来,江榕天没有感觉到寒意,反而有股躁热缓缓升起。这躁热来源于那女人的音讯全无。

    点烧了一根烟,猛吸一口,江榕天感觉太阳穴有些疼痛。会不会是昨天自己那样对她,她生气了,故意不来,故意找个男人来气气他……

    男人高大健硕的身影,像坐小山一样,隐没在夜色中,周身的孤寂让这身影看上去,有几分萧索。

    程晓维站在他身后,默默的看了半晌,心中涌上喜悦。

    他和程晓小的婚姻一定是不快乐的,要不然这种场合,姐姐怎么可能称病不出,而他又独自一人在这里抽闷烟。

    “姐夫,外面风大,你小心着凉。”关切的声音带着嗔怨,从背后响起。

    江榕天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他把烟掐灭,正要回头,忽然一束光打过来,庄园大门驶来一辆车。

    一个女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熟悉的身形,令江榕天眼中光芒闪过。

    接着从驾驶位上走下来个男人,看身形十分高大。只见他走到女人跟前,两人交谈了一会。

    片刻,女人伸出双手,摊开放在男人眼前。

    男人瞧了一会,瞧得非常仔细,嘴里还说着什么。

    女人冲他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