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收拾烂摊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1971字

    “好亲密啊,不光对着姐姐的手左看右看,还迟迟不肯离去。”

    程晓维故作惊讶的感叹了一句,瞬间又掩住了唇:“对不起,姐夫,我不是故意的。”

    江榕天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他等了她一个晚上,替她在宾客面前掩饰,结果她坐着别的男人的车,大摇大摆的走来了。

    握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愤怒一瞬间点烧,江榕天漆黑的双眸闪过如狼般的阴狠。

    程晓维觉察到男人的愤怒,嘴角擒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姐姐怎么能这样,江天集团一年一度的年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居然……居然……跟别的男人……”

    程晓维聪明的没有把话说全,她相信身旁的男人一定能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果不其然,江榕天握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

    ……

    程晓小并不知道天台上有人正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走到一半,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还是不通。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会是该进去,还是就在这里等。

    灯火辉煌的大厅,人头攒动,音乐此起彼伏。程晓小静静的想了想,决定还是等客人散了再进去吧。

    她找了处长椅坐下,掏出手机继续给江榕天打电话。

    ……

    她没有进来,却找了个地方坐下玩手机,她是在跟刚才的男人发消息吗?

    这个女人,眼里还没有他这个丈夫。江榕天眼中闪过愤怒,大步离去。

    程晓维没有跟过去,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程晓小,忽然有个邪恶的念头浮上来。

    如果所有的来宾,看着原本应该在家养病的程晓小,气色红润的出现在年会上。那么明天B市富贵人家的早餐桌上,会不会都在议论江榕天夫妻感情不和一事。

    程晓维朝身后看了看,见江榕天已不见了人影,用尽全力朝下面喊了一嗓子。

    “姐姐,快进去,姐夫在等你。”

    程晓小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见平台上的人是程晓维,不确定的问:“是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

    “我这样也行?”程晓小指了指自己的身上。

    “不管什么样,姐夫让你一来,就去找他。他很担心你,一直在等你,”

    他居然担心她,一直在等她,那他一定是看到了那条短信。

    程晓小心中泛起波澜,没有任何犹豫的,轻松的向大厅走去。

    ……

    大厅的门,忽然被推开,程晓小微笑着走进来。

    一个人回头,两个人回头,十个人回头,不过短短几秒,大厅里原本翩翩起舞的人都停了下来,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忽然闯进来的女人。

    只见她穿一双棉拖鞋,黑色的长羽绒服上沾满了灰尘,膝盖处还被磨了两个洞,头发有些凌乱,有几处打结在一起。

    像个从工地上跑出来的农妇。

    音乐骤然停止,台上的歌星空唱了两句,也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聚集在程晓小身上。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样,能容纳千人的宴会大厅,针落可闻,一丝咳嗽都听不见。

    程晓小见所有的人都向她看来,顿时手足无措,笑意一点点逝去,巴掌大的小脸有些苍白。

    江榕天走到楼梯一半,看到女人像只受伤的小兔,无助的站在大门口的时候,心里的火像气球一样瞬间炸开了。

    “shirt!”

    他用力骂了句粗话。

    这女人是从狗洞里钻出来的吗,弄成这幅鬼样。弄成这幅鬼样也就算了,她居然还有脸跑进来,她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是浆糊吗?

    “这不是江总的夫人吗?”

    “是啊……是啊……她不是生病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也不知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真……配不上咱们江总啊。”

    人群里,从最初的静寂无声,到窃窃私语,再到指指点点。程晓小只觉得无地自容,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一股深深的羞辱感涌上心头,她慌乱无比,情急之下拔腿就跑。

    哪知跑了两步,拖鞋不跟脚,猝不及防一绊,摔了个狗吃屎。钻心的痛从膝盖,手心传来。这两处原本就受了伤的。

    难堪到极点,程晓小也就坦然了。她默默的叹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挺了挺脊背,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外婆说过,人可以跌倒,也可以软弱,却不能没有脊梁。

    她一步步走得艰难,瘦小的背影,孤寂,清冷,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心酸。大厅里的议论声,渐渐小了下来。

    朱泽宇和夏寅对视一眼,都把目光移向了楼梯。

    江榕天冷俊的脸上,没有波澜,挺拔的身形如青松般站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她摔倒的刹那,他的心纠作一团。

    朱泽萱快速跑到江榕天身边,压低了问:“表哥,这女人在搞什么,江天集团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朱泽萱这一质问,反倒是江榕天冷静了下来。无论怎样,得先把眼前的烂摊子收拾了,再去找那女人算帐。

    片刻后,他淡定的走到乐队中央,拿过歌星手里的话筒,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各位,刚刚我说了假话。昨晚,我的女人问我,她说‘老公,如果我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你还会不会爱我。’”

    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缓缓而出。宾客们被吸引住,目光聚焦在这个英俊的男人身上。

    “我说‘你要是那副样子,鬼才会爱你。’结果我的女人一赌气,不仅罚我睡了客厅,还称病不肯出席今天的年会。各位体量我在家中的地位,无可奈何之下……哎……才撒了个小谎。”

    江榕天手一伸,做了个耸肩的表情。

    众宾客哈哈一笑,想不到叱诧商界,年轻有为的江总竟然会沦落到睡客厅。

    “刚刚大家也看到了,她故意打扮成这副样子,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我的反应。说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