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再也回不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05字

    “晓小,江家并非一般人家。你也不是小户人家出身,什么事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想必不用我再教。没事,好好琢磨下身为江家媳妇,该有的礼仪教养。”

    这话,虽不严厉,却暗藏了十分的凌厉在里面,言外之意是说程晓小没有教养。

    程晓小怎能听不出来,她迅速把目光投向江榕天。

    江榕天抿了抿嘴,选择了沉默。

    “从小的教养摆在那儿,再琢磨也没有用。”朱泽萱轻声嘀咕。

    程晓小瞬间面无人色。自己从小到大的一言一行,都由外婆亲自教导,她不容许有任何人诋毁她老人家。

    她自嘲一笑,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冷冷说:“阿姨,嫁到江家,是我高攀了。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错误了。”

    什么叫嫁到江家,是她高攀了。江榕天眼神变得冷了几分,“这话什么意思?”

    程晓小恍若未闻,看着江水凌平静的说:“阿姨,我和榕天已经在办离婚手续,相信不久,就能如你们所愿。对不起,我有点累,先走一步。”

    江榕天没有想到女人竟然当着长辈的面,把离婚的事情摆到了台面上,陷在沙发里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

    “程晓小,这就是你与长辈说话的态度?这就是你认识错误的态度?”

    江水凌很是不满,动不动就是离婚,想威胁谁?

    程晓小绕过江榕天的脚,走到宽敞的地方,朝江水凌鞠了个躬,眼中似有盈光。

    “阿姨,我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您见谅。”说完,她捂着胸口跑了出去。

    “程晓小,不许走。”

    江榕天站起来,在背后唤住了她。唇角有一抹痛楚,墨眸中暗藏着危险的气息。

    他让步,让到无处可让的步地,甚至那男人是谁,他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不管。只为了她的眼里,能看到他。

    为什么她是一意孤行,为什么?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捂了两年,都没有捂热。

    “表哥,你让她走,她走了才好呢?”

    “朱泽萱你给我闭嘴!”

    江榕天大吼一声,目光直视晓小背影:“你想清楚了,走出这个门,从今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程晓小僵硬在原地,稍稍昂了昂头,不让眼泪落下来。一只脚稳稳的走了出去。

    泪水含在眼眶里,不是落不下来,而是不能落下来。因为,就算没有了婚姻,爱错了人,受了冷嘲热讽,你也不能把眼泪流在不爱你的人面前。

    如果他爱你,他会毫不犹豫的挡在你面前,替你遮去风雨。而他……始终一言不发。

    一声巨大的声响传到耳朵里,程晓小脸色苍白几分,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阿启,快来接我!”

    泪,终是无声的落下,只因为心还不够坚硬。

    ……

    夜很黑,四周树影婆娑,两旁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

    程晓小穿着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在马路上,耳边是呼呼的寒风,身上到处是撕裂般的疼痛。

    也不知走了多久,视线越来越模糊,喘息越来越粗,步子变得虚浮踉跄,忽然什么东西一绊,程晓小脚下发软,整个人摔倒在地。

    泪水模糊了双眼,她瘫坐在地上,放声哭泣。

    路边的树从中,一团黑影听到哭声,渐渐靠近。

    ……

    偌大的套房里,一片狼藉,几乎已经没有了下脚之地。江榕天立在残渣中间,脸上是滔天的怒意。

    这个女人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她竟然把他的话视作空气。没有解释,没有道歉。他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四分五裂,鲜血淋漓。

    朱泽宇看着像头野兽一样的江榕天,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脚。

    “我说小天,四条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多的是。既然她……”

    “滚!”江榕天一声怒吼。

    朱泽宇为难的看着地上残渣,“我倒是想滚,可是……也太难了些。”

    门呯的一声被推开。

    “天哥,在山庄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人。这大晚上的,又是郊区,嫂子一个人……”

    夏寅见朱泽宇拼命朝他打眼色,也不知道该不该把话说下去。

    江榕天一怔,身形微微动了动。

    朱泽宇一看有门,高声说:“最近B市的治安可不大好,听说常有色狼出没……”

    没有一丝犹豫,江榕天领结狠狠的扔在地上,走了出去。

    夏寅推了朱泽宇一把。

    “快跟上去。”

    ……

    程晓小一身狼狈蹲在马路的边,双手抱膝,黑亮的眼睛里擒着泪水,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忽然,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伸过来,程晓小吓的魂飞魄散。

    还没等她回过头,一股浓浓腥臭味熏过来,人已被扑倒在地。

    程晓小胸口一阵剧烈疼痛,惊慌失措下用尽全力把人推开。

    男人腥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挥起拳头朝她脑袋狠狠一击。

    “死婆娘,居然敢推我,我打死你个死婆娘。”

    程晓小被打得眼冒金星,原本受伤的身体只能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心瞬间跌倒谷底。

    身子猛的被翻过来,入眼的是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

    程晓小又惊又怕,用力挣扎,那肮脏的男人无视她的反抗,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手解开自己厚厚的棉裤。

    程晓小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混混沌沌,手腿无力的蹬着。她哭着,踢着,绝望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死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江榕天,救我——

    救我!

    ……

    一束灯光打过来,男人停下了动作,抬了抬头嘴里骂了声脏话。

    这一声脏话还没骂完,只听见一声尖锐的急刹车,一个身影冲过来,抡起拳头就朝男人身上死命的砸下去。

    流浪汉被打得嗷嗷直叫,抱头逃窜。来人却丝毫没有放过的意思,出手更重,拳头更狠,一向温和的脸上,有些狰狞恐怖。

    那流浪汉实在禁不住打,两只手提着裤子,朝身旁树丛里一滚,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