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感情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08字

    快过年了,医院的病人比着平时,要少许多。

    叶风启拿着片子,苦笑着说:“这下好了,这个春节,咱们看来要在医院过了。”

    程晓小哪知道被绑匪踢一脚,就使得肋骨开裂,嘴角勾了勾说:“我已经够难受的人,你还来气我。”

    叶风启被晓小的话,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往程晓小跟前一蹲,气笑道:“真是欠了你的。得了,上来吧!”

    程晓小很不客气的覆了上去,轻轻在他耳边说:“叶风启万岁。”

    叶风启故意装着生气的样子:“还说话呢,医生交待你少说话,要静养。对了,把他们队长的电话给我,这医药费,得让他们掏。”

    程晓小不紧不慢的说:“嗯,他还欠我一枚锦棋,上面需得写八个字‘见义勇为,为人师表’”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却丝毫不提及昨天晚上的事。

    叶风启没有问。

    因为他下意识的知道,能让晓小逃避着回到S市的,除了江榕天,不会再有别人。

    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能做的,只是在她最难的时候,送上一个肩膀,给她依靠。

    程晓小也没有说。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不用说,说了旁人也不能替你痛。

    她要的,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舔舐伤口,然后等着那伤口结疤,痊愈。

    ……

    江榕天猛的从床上惊醒,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再看了看身上,一点遮掩的也没有。

    他忽然一声怒吼:“朱泽宇!”

    “叫个鬼啊叫,一大早的吵醒老子的好梦。”声音从床下传出来。

    江榕天探头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谁脱的?”

    朱泽宇从被子里伸出脑袋,想着昨天他醉烂如泥的样子,怒道:“老子脱的。”

    “你把我内裤脱了干什么?”

    朱泽宇索性坐起来:“他娘的,你昨天一人干了两瓶洋酒,吐得一塌糊涂,老子不把你脱光,怎么睡觉。”

    江榕天松下一口气:“鬼子呢?”

    “一早有通告,滚走了。”

    “好兄弟!”

    江榕天由衷的夸了一句,光着身子去了浴室。

    “让人送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朱泽宇拿起枕头,砸过去。

    “老子他娘的欠你的!”

    ……

    一个小时后,江榕天已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处理手边的工作。

    助理陈唯穿着得体的职业装,端着咖啡走进来,“江总,有几个客户反应打您手机不通,您看是不是把手机开一下。”

    江榕天从文件中抬起头,想了想,才记起手机被自己砸了。万一晓小有什么事打他电话打不通…

    江榕天猛的摇了摇头,又是程晓小,他竟然又想到了她,这个没心的女人。

    他从皮夹里拿出身份证,“替我买个新手机,再补张卡。”

    “江总,是新卡,还是旧卡!”陈唯十分细心。

    “旧卡!”江榕天有片刻的犹豫。

    “好的,江总。这是今天江总要见会的客人名单,请江总过目。”

    陈唯递上名单,江榕天看了看,俊眉微微蹙了蹙,手点了点上面的名字,陷入了沉思。

    陈唯正偷偷打量着他,男人俊朗的面庞像刀刻一般,胡子剃的干干净净,靠得近了,能闻到淡淡的剃须水的味道。她挪了挪脚步,往前凑了凑。

    一股淡雅的香水味钻进鼻子,江榕天不悦的说:“你怎么还不出去?”

    陈唯心神一慌,脸上浮上红晕。

    “对不起江总,我马上回去!”

    ……

    陈唯回到办公桌前,强按下心神,拿了包和其它两位助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

    江总的私事,向来由她亲力亲为,所以像买手机这样的活,别人是没有资格去办的。

    陈唯走出大楼,打了个的,先去移动公司补办了电话卡。再到商场去挑手机。

    就在营业员把手卡机插进去的几分钟后,短信一窝峰的进来。陈唯心中一动,细细查看了下,都是10080的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她看了看,有好几条是江夫人的电话。

    最引她注意的,是江夫人发的一条短信,鬼使神差的,她点开了那条短线,默默看了一下,手一抖就把它删了。

    陈唯吓得心怦怦直跳,想了想,索性把江夫人的短信提示统统删了。

    ……

    江榕天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后,才发现了摆在他办公桌上的新手机。

    他打开看了看,有几个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却没有一个是她的,江榕天眉头紧皱。

    果然无情无义啊!

    门呯的一声被推开,朱泽宇带着墨镜大大咧咧的坐到他面产。

    “小天!”

    “你怎么来了?”

    陈唯忙不迭的追进来,一脸殷勤的问:“朱总,要喝点什么?”

    “出去!”朱泽宇厉声说。

    陈唯吓得忙把门合上,退了出去。

    “出了什么事?”江榕天看他脸色不对。

    朱泽宇把墨镜往桌上一扔,压低了声音:“美国那边,出了点事情。人家指名道姓要你出面。你手机不通,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江榕天也是大风大浪经历过的人,脸上一点慌张也没有。老爷子让他继承的,不仅仅是浮在水面上的医药这一块,还有水面下见不得人的一些东西。

    当年金家之所以愿意和江家联姻,看中的也是这一点。哪里知道金家用过就扔,翻脸无情,江家白白的陪了母亲一生的幸福。

    江榕天没有犹豫,当机立断的拿起电话,“给我和江总订最快的机票去美国。”

    朱泽宇一改往日神色:“老爷子还在医院。”

    江榕天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大衣,“走,去医院,顺便让念念提前出院。”

    “快,我们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

    “妈,你是说小天和程晓小完蛋了?”夏语惊讶的抬起头。

    朱宏安拿了块面包,嘴角冷笑着说:“昨天那个程晓小当着你舅妈的面,提出离婚,你舅妈都气疯了。”

    夏语脸上一喜,“真的吗,小天怎么说?”

    朱宏安眼皮抬了抬,没有直接回答。

    “小天最是个要强的人,这回怕是板上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