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除夕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1979字

    陈伟何等眼色,一眼就看出这对小夫妻的感情危机重重。

    他在江榕天肩上拍了拍,“兄弟,我是个过来人。我老婆三年前跟我离了婚,嫁给了美国人。”

    江榕天抬起头,眼中闪过迷茫。

    “为什么?”

    “因为我给她的,她并不想要。”

    陈伟轻轻叹了口气:“像咱们这样身份的人,有的是人投环送抱。可真心对你的,却没几个。所以现在我很后悔。”

    江榕天不解:“你给了她什么,她不要?”

    “钱和地位。”

    “美国人给了她什么?”

    “听她说是爱和信任。女人啊,是个奇怪的动物。”

    陈伟笑笑,“我还有两圈步没跑,先走一步。噢,对了,我听陈斌说,程老师昨天刚刚出院,等她回了B市,我再当面谢她。”

    ……

    江榕天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发上,嘴里泛起苦涩,忽然他猛的站起来。

    “小天,哪里去啊?”朱泽宇拉住他。

    江榕天一把甩开,“替我跟夏家说声抱抱歉。”

    “你不会是要去……”

    “帮我把门关上,我先回趟江家。你下午早点过来。”

    江榕天答非所问的跑出了屋子。

    ……

    江榕天驾车去了紫金山,陪老爷子用了午饭。午饭后,朱家四人尽数赶来过年,江榕天只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开车离去,回了他和晓小的家。

    针点工许阿姨回家过年,家里没有人打扫,积了一层灰。江榕天站在玄关处看了看,脱下华贵的西装,撂起袖子动手打扫。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看到叱诧商界的江天集团的总裁,居然像个市井男人一样,手里拿了个拖把,一定会惊讶的连眼珠子都掉下来。

    一个小时后,江榕天仔细检查好门窗后关上了门,一路直奔飞机场。

    ……

    沙家厨房里,沙爸爸围着个围兜,一副大厨模样。叶风启在旁边打下手。

    宽敞的客厅里,程晓小和沙思雨一人抱了个抱枕,一边吃瓜子,一边看电视。

    沙妈妈端上新鲜的水果:“少吃点,一会就开饭了。”

    程晓小听话的放下了瓜子:“伯母,我去厨房帮忙。”

    “帮什么忙,快坐下,连我都不让进呢。”沙妈妈气笑道。

    程晓小捂嘴直笑。

    沙爸爸做得一手好菜,却因为平时工作忙,很少有机会表现。今天除夕,沙爸爸说要给大家露一手,拉着叶风启钻进了厨房,美其名曰男人为女人服务。

    程晓小看着沙妈妈佯怒的笑脸,听着厨房的炒菜声,心中涌上感叹。所谓的幸福,其实就是一人在厨房忙活,一人翘首以盼等着吃。

    “开饭了!”叶风启端上最后一个菜。

    女人们闻风而动,围在餐桌前,对着从厨房走出来的沙爸爸一通好夸。

    沙爸爸得意洋洋,从酒柜里拿出珍藏十年的茅台。

    “来,来,来,今天除夕,喝点好的,不醉不归。”

    沙思雨凑到程晓小耳边:“气势足,一杯的量,装得跟酒仙一样。”

    程晓小笑倒在沙思雨肩上。

    ……

    从沙思雨家里出来,夜已大黑。

    程晓小拉住正在拦车的叶风启撒娇:“吃撑了,想走回家。”

    叶风启温和的笑笑,替她把围巾围好:“走不动,不准让我背。”

    程晓小翻了个白眼:“我是病人,病人有随便提要求的权力。”

    程晓小的出院,实属因为过年的原因,要不然只怕还要在医院里住上一个星期。

    叶风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我欠你的,总行了吧!”

    两人相视一笑,走进了夜色里。

    除夕夜的街头,基本上没有行人,平日里拥挤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下来,让人有些不适应。

    程晓小想那个城市的街道,现在一定也很冷清。

    程晓小结婚两年,第一年的除夕,江榕天在国外陪伴夏语;第二年的除夕,江榕天在国内陪伴夏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会他也应该在夏语的身边。

    程晓小明亮的眼睛闪过黯色。

    十年感情的沉淀,把这两人牢牢的牵绊在一起。自己这个横刀插进来的人,别说是两年,就是再加十个两年,也终究是个炮灰的命。

    程晓小,你一定要努力啊,努力把那人忘记。

    ……

    城市不大,不过半个小时,两人已到了巷子口。

    巷口昏暗的路灯下,一个高大的身影静立不动,目光灼灼的看着走来的两人。

    她穿着白色呢子大衣,紧身的牛仔裤,踪色皮靴勾勒出修长的腿形。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小脸低垂,看不清神色。

    半月未见,原以为自己已将那个身影抹去,谁知浅浅一眼,才发现身影只是深埋进了心底,。

    江榕天熄灭了烟蒂,一步步迎了上去。

    程晓小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感觉叶风启停住了脚步,不由拿眼睛去看他。

    忽然一个身影直立在面前,她吓了一跳,慌忙抬起头。

    深邃的目光穿透冬夜的薄雾,静静的凝望着她。那目光包含太多的情绪,程晓小读不懂,呆愣在原地。

    叶风启看了看两人,挡在程晓小面前。

    “江总,有何贵干?”

    江榕天不怒反笑:“风启,我想跟晓小单独说几句话。”

    单独两个字加了重音,叶风启再傻,也知道来人要他离开。

    “江总,我不认为她和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江榕天冷笑,“叶风启,我千里迢迢赶来,不是来听你冷嘲热讽的。咱们之间还有笔帐,一会慢慢算。”

    “别慢慢算,这会就算,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叶风启解开外套,一副奉陪到底的架势。

    “风启。”

    程晓小见势不妙,走到两人中间,“别动手,你先等我一会。”

    “晓小!”叶风启皱眉喊了一声。

    程晓小只拿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眼中的流光让叶风启无法直视,只得放柔了声音说,“你小心。”

    他拍了拍晓小的肩,不放心的看了看江榕天,嘴里冷冷哼出声。

    “我在前面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