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回忆汹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17字

    江榕天把女人脸上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动容的时候,表情特别丰富,一皱眉,一嘟嘴都带着风情,莫名的勾着他的心。

    每每这个时候,江榕天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只想把女人深深的搂进怀里。

    他牵起她的手,十指相交,柔若无骨的触感让他有一丝恍惚。

    那年冬至夜后的清晨,他抚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清醒过来,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张精致带着冷意的脸。

    银行卡静静的搁在床头柜上,泛着冷冷的光泽,他的眼眸骤然一缩,心里涌上一个念头,找到她。

    对于江榕天来说,茫茫人海中想要找个人,实在太简单。不过隔了短短一天,程晓小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就摆在了他的手上。

    江榕天一页一页读完了资料,不知何故,对她心生怜惜。照片上女孩略显青涩的面庞,虽不十分美丽,却别有风情。

    江榕天冷魅一笑。

    这个世上,能把银行卡扔在他脸上的女孩,他势在必得。

    而正在这时,老爷子忽然做起了甩手掌柜,把江家所有的产业,明面上的,暗底下的统统交给了他。和他同病相怜的,还有他的表弟朱泽宇。

    虽然他们从小就被当作接风人培养,可一边要应付沉重的学业,一边要接手江家的产业,忙得像条狗。

    江山易攻难守,江榕天不想让金家的人瞧笑话,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硬是咬咬牙挺了下来。这一咬牙,就是四年。

    女孩青涩的照片始终在他皮夹子里,他没有时间去看。只有在最空闲的除夕夜,陪老爷子吃过团圆饭后,赶当天晚上的飞机,入住到这家酒店,这是离她最近的地方。

    身后是热闹喧嚣的春节联欢晚会,眼前是幽静却明亮的庭院,江榕天似乎能感受到庭院里其乐融融的气氛。

    他就这样远远的瞧着,手上一根烟,身边一杯酒,直到沉沉睡去。然后第二天,悄然离去。

    我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着你慢慢长大,这样就够了。

    ……

    看到未来妻子的照片时,江榕天暗暗笑了。

    老爷子威逼利透的表情在他眼里,犹为可笑。他想了想,自己受他“迫害”这些年,总要拿些利息回来。

    于是,狮子大开口的要了很多条件。老爷子一口应下。

    于是就有了叶外婆灵堂前的那一墓。

    他把她搂进怀里的刹那,天知道他的心跳的多快。那种心跳和当初夏语在一起的心跳截然不同。一个是日月星辰般的景仰;一个是深到骨子里的怜惜。

    至于三个月内结婚,那是老子爷签下不平等条约中的一个。因为他说,三个月内不结婚,这婚也就不必结了。

    ……

    婚期一定,他心里乐作一团。而恰恰此时,远在国外的夏语出事了。他不得不放下国内的事,飞去国外,把婚事交人朱泽宇打理。

    结婚那天,他改签了三班飞机,才将将在婚礼前的十分钟,赶到了酒店

    新婚之夜,他冷不丁的被朱泽宇和鬼子两人摆了一刀,几十个兄弟轮翻上来敬酒,醉得不醒人事。

    第二天,他兴致勃勃的想要补偿时,美国公司在金浩的操纵下,出现丑闻,导致股票大跌,他又不得不迅速飞往美国。

    这一去,整整半年。因为他发现了夏语的事情,都由他的好弟弟金浩一手操纵。

    他不得不留在国外,通过道上的朋友,一点一点抽丝剥茧,寻找到金浩的弱点,然后设下连环计,逼得金浩将所有在美国的产业,尽数撤出,退缩回国。

    所以,他的新婚之夜,是在婚礼的半年后。

    女人的身体柔软异常,美丽无比,那一夜,他彻底的迷乱了。

    只是两人的身体像水和油一样,始终无法合拍,好几次他情不自禁后,女人连床也下不了。

    偏偏她又是个老师,繁重的授课,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江榕天只能举手投降,在周末的时候稍稍放纵一下。

    他其实很想对她说出心里话,可是总开不了口,所以,她对他很有抗拒。

    后来,念念查出有病,周末他常常要飞到国外,两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他的心里深感愧疚,却分身乏术,只能委屈她。

    再后来,夏语带着念念回来了。女人知道了这所谓的一切后,看他的眼神带着戒备,

    而他明明知道女人所有的心思,却不能解释,不能靠近。因为金浩回国了,接手了金氏集团。他已经毁了一个夏语,他绝不能让她再毁了晓小。

    他故意不回家,故意冷淡,故意让她误会着。在没有足够能力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时候,这是唯一能保护她的方式。

    很快两人的关系直降到冰点,床第之间越来越不和谐,话也少的可怜。两个月前,她终于提出了离婚。

    听到这个消息,他淡淡的笑了。

    好不容易把人弄到身边,他又怎么肯轻易放手。

    ……

    回忆一闪而过,深埋在心底的话,江榕天始终没有开口说出。

    有些过往无须说出来,那是最珍贵的秘密,连她都不能分享,因为太重。

    他看着程晓小白晳的侧脸,觉得这张脸,是世间最美丽的风景,无比的真切,也无比的疏离。

    可只要静静看着,他便莫名的安心了。

    “前年的除夕,也是在这个时候,在这间房间,在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我看到你和叶风启在庭院里进进出出,沙思雨也在。你还记得凌晨的时候,我给你打的电话?”

    程晓小显然被江榕天的话惊住了。

    前年除夕前,夏语那边出事,他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过年了。程晓小放下手机,默默的流了一会泪,然后就订了回南边的机票。

    风启,思雨怕她伤心,陪她守夜。凌晨的时候,他的电话进来,说往她卡里打了点压岁钱。还说江南的残月很美,有空替他多看两眼。

    她被压岁钱后面的零惊住了,忘记了替他看月亮。

    “去年的除夕,你和叶风启没有在家过年,十点多回来的。你穿了件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