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把你宠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28字

    江榕天一把握住程晓小不安份的手。

    “我不介意再来一次的,晓小。”

    程晓小粉拳轻捶,这家伙还有完没有。

    江榕天餍足的笑笑,将她连人带被的裹起来,抱去了浴室。

    ……

    一个小时后,江榕天拥着程晓小站在了老宅的天井中。

    叶风启听到动静跑出来,入眼是晓小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他心中一动,深深看了江榕天一眼。

    后者保持着一惯的高冷姿态,对他说:“她非要陪你守夜,我只能跟她过来。家里有吃的吗?”

    叶风启眼底有些发沉,瞪了晓小两眼后,面无表情说:“没有!”

    “风启,冰箱里不是还有一锅骨头汤,几只馄饨吗?”

    晓小甩开江榕天的胳膊,讨好的上前摇了摇叶风启的胳膊,用商量的语气说。

    叶风启终不忍心拂了晓小的面子,咬咬牙说,“江总要是不嫌弃,就将就吧!”

    晓小得寸进尺,“要不……再煎两个荷包蛋吧。”

    “晚上多吃了蛋,会得胆固醇!”

    叶风启语气不善,目光在空中与江榕天交汇,电光闪烁之下,江榕天意外的陪了个笑脸。

    ……

    叶风启转身进了厨房,江榕天趁机在晓小脸上啄了一下。

    “还是老婆心疼我。”

    程晓小嘟着嘴瞪了他一眼,叶风启低下头在她耳里边语。

    “老婆,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

    房间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带着一层暧昧,程晓小红着脸迅速转身,却被人拉住。

    “小心给风启看见。”

    “看见又怎样,你是我老婆!”江榕天故意大声说。

    “你……我……怎么没看出来……竟是个无赖。”

    程晓小跺脚。

    江榕天是金家的长孙,所以一出生,就笼罩着一层光环。从小大到,养尊处优,家庭背景令很多人心存顾忌。

    尽管后来改姓入了江家,在金家的族谱上,依旧赫然在例。金家内外,仍对他以大少爷相称。

    江家是医药界的龙头老大。

    江榕天从小就被老爷子当继承人培养,一言一行极有规矩,喜怒从不外露。程晓小见惯了男人一副千所不变的冷酷的脸,怎的一转身,竟是这副德性,这让她大跌眼镜。

    “现在看出来也不晚。走,带我参观参观!”

    江榕天与她十指紧扣,主动走到了一个房间。

    程晓小看着他的背影,猛的摇了摇头。幸福来得太突然。她似乎有些不大相信。

    江榕天回过头:“怎么,是要我抱你吗?”

    程晓小咬咬牙,走上前,故意抬脚踩到了他的皮鞋上,还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小手一抬:“这是客厅,那边是厨房,那间是餐厅。”

    江榕天咧着嘴一笑,这个小女人生气起来,竟如此的调皮灵动,他以前怎么没发现。

    ……

    江南的老宅,跟四合院结构相当,唯一不同的是,它分上下两层。

    “这一间,是我外婆的房间。”

    程晓小神色黯然。

    外婆走了快三年了,房间的摆设和从前一样。她和风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这里坐坐,仿佛外婆还没有离去。

    江榕天觉得到女人情绪的低落,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地说:“上回外婆忌日,我没回来,回头找个时间,咱们去外婆坟上瞧瞧。”

    程晓小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男人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不仅对她温情脉脉,还对她身边的人……

    “怎么,你怕我到外婆坟上,说你的坏话。”不等程晓小多想,男人笑着说。

    程晓小犹豫了一下,默默的点点头。

    江榕天收了笑:“你外婆真是个奇女子。听老爷子说,当年要不是有她的资助,就不会有如今的江家。”

    程晓小却轻声说:“谁又知,外婆终其一生,只想做个温柔贤惠的小女人。”

    江榕天低头看她,岔开话题:“翠玉轩今年的生意怎样,需不需要我帮忙?”

    翠玉轩虽然是风启在打理,她却占了一半的股份。程晓小不善理财,只知道每年拿分红。因此生意好坏,她还真不知道,只含糊说:“好像还不错吧!”

    江榕天哑然失笑。这女人一向如此,对钱财没什么概念。

    结婚后,江榕天就给了她一张没有额度的信用卡,结果半年了,那卡都没刷过一次。

    无奈之下,他只好每月往她工资卡里打些零花钱,钱虽不多,但也足够她每月买下一辆兰博基尼。结果到了年底,她一查帐,自己被卡上的余额惊住了。

    那些躺在衣帽间里的限量版包包,当季的名牌衣服,各色价值不菲的手表就更不用说了,从来没有看她穿戴过。

    江榕天扬笑,吻了吻她的发,心道还真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媳妇。

    ……

    程晓小的房间在楼上,小小的十个平方,布置的干净大方。引人注目的靠墙而放的一张卧床,床上被子凌乱,几本书散乱在枕头边。

    江榕天皱眉,在她耳边低声说:“这床太小,咱们俩挤不下。”

    “江榕天!”程晓小嗔着脸怒意十足。

    “不过,我不介意吃点亏,当你的睡袋。”

    “江榕天!”

    程晓小伸手用力在男人的腰侧捏了一把,坚实的肌肉让她暗下多用了几分劲。

    江榕天哈哈大笑,把她往床上一推,身子覆盖上去,故意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嗯,这个姿势也能睡!”

    程晓小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这还是叱诧商界的江天集团的老总吗,这分明就是个二癞子。

    江榕看着身下的女人粉脸涨得通红,心里说不出欢喜。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和他说话不再是冷冰冰,而是带着爱人之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小性子。

    这样的小性子,江榕天觉得越多越好,他不介意把她宠坏。

    ……

    骨头汤下荠菜馄饨,外加一只煎得外焦里嫩的荷包蛋,江榕天一口气吃完,连汤也没有剩一滴。

    吃完,嘴一抹,他由衷的赞叹说:“厨艺不错。”

    叶风启冷冷说:“多谢江总夸奖。”

    江榕天很不客气的说:“今天我不打算回酒店了,跟晓小睡一个房间,风启你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