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这程家,不回也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45字

    书房里,程文俊看着这个陌生的大女儿,心里说不出的厌恶。

    他一看到这张脸,就会想起她的母亲。如果可以,他宁愿这辈子都不要见到这个女儿。

    程文俊冷冷说:“你妹妹和叶风启的婚事,是你爷爷做的决定。爷爷希望你能把叶风启的思想做通。”

    程晓小感觉到父亲厌恶的目光,心中已没有任何波澜。这些年来,她是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

    刚开始她还会觉得委屈,难过,时间一长,这些情绪统统化为两个字——麻木。既然他眼里没有自己,自己眼中又何必有他。

    “实在对不起,爸爸,我无能为力。”

    程文俊脸一板,很不开心的说:“什么叫你无能为力。叶风启是你外婆收养的,你才是叶家当之无愧的后人。只要你说句话,他难道会不听你的?”

    程晓小再好的脾气,也渐渐涌上火气。

    “爸爸,正是因为他听我的,所以我才不能昧着良心做事。”

    程文俊一拍桌子:“什么叫昧着良心做事?晓维是你的亲妹妹,她的幸福,你做姐姐的该不该操心。”

    程晓小猛的站起来:“爸爸,我也是你女儿,我的幸福,你操心过吗?”

    这一句话,把程文俊问住,他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气愤说:“你吃的好,穿的好,嫁的好,哪里不幸福?”

    程晓小沉默了。原来在他眼中,这就是幸福。

    程文俊见她不说话,越发的得寸进尺。

    “身为程家的女儿,就该为娘家人打算。晓维的婚事,你就该说通叶风启,让他做程家的上门女婿。还有,江榕天那里,你给我多吹吹枕边风,他手指缝里漏点沙子出来,程家就能起死回生。”

    程文俊也懒得跟这个女儿迂回委婉,索性把话都挑明了。

    “你把财产给别人打理也就算了,你外婆的遗产留一半给叶风启,我也忍了。但是这两件事情,你必须给我做好。要不然,你就别再回到这个家!”

    程晓小看着父亲一张一合的嘴,耳边充斥着他略带尖锐的声音,心中无比的讨厌。

    要么是冷冰冰的面孔,要么是毫无道理的指责,这就是她的父亲,十几年来对她不闻不问的亲身父亲。

    程文俊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又重重的拍了下书桌,走到她面前,大声吼一句:“你听到了没有!”

    程晓小无助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又缓缓睁开:“爸爸,如果你非要让我这么做,这程家,我不回也罢。”

    “程文俊,如果你非要让我这么做,这程家,我不回也罢!”

    如出一撤的一句话,二十年前从程晓小的母亲嘴里冷冷说出。

    程文俊浑身一颤,想都没想,抬起手就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

    程晓小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摸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张因为愤怒而变形的脸,足足愣了有十秒,才一转身跑了出去。

    ……

    江榕天忽然见程晓小捂着脸从楼上跑下来,没作停留又冲了出去,脸色大变。

    叶风启见江榕天不动,迅速追了出去。

    江榕天缓缓起身,狭长的凤眸眯起,透出几分冷洌,扫过客厅众人,那样居高临下的姿态,即便是程立诚都有点胆怯。

    他人还在,程家人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晓小,那么他以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当着他的面打他的女人,以为他是不存在吗?

    江榕天没有发作,却淡淡一笑,把双手插进了裤兜里,没有跟任何人道别,风度翩翩的走了出去。

    “姐夫!”

    江榕天恍若未闻,突然大笑三声,已人出了大门。

    客厅里所有的人,都被这三声大笑惊住了魂。

    这叫……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程立诚看了眼书房,浑浊的眼睛里,精光闪过。

    江榕天,你可别让我失望。

    ……

    江榕天温厚的掌心抚摸着晓小红肿的面颊,轻轻的叹了一声后,食指沾了点药膏,替她轻轻擦拭。

    “疼吗?”

    “不疼!”

    程晓小摇摇头,指了指心口:“比起脸上,这里更疼。”

    这么多年了,程家人对她除了算计外,剩下的也只是给了她生命而已。

    江榕天心中一痛,轻轻把她拥进怀里,低声喃语:“晓小,有我在,什么都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除了我之外。”

    程晓小抬起小手,轻轻敲了敲男人两下:“你也不行。”

    “好,好,好,你欺负我总可以了吧。”江榕天怜爱的在她耳边吻了吻。

    “好了,别难过了,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人,何必去理会。”

    程晓小抬起头,苍白的面颊上仍挂着剔透的泪珠:“嗯,以后每个月的十五,咱们也不用回家演戏了。说么说来,这一巴掌挨得值。”

    “说什么傻话!“

    江榕天剑眉一挑:“这一巴掌,我早晚会替你讨回来。这跟不回家吃饭,没有半毛钱关系。”

    程晓小窝在男人的怀里,只觉得心安无比,轻轻的“嗯”了一声。

    这一声带着尾音的“嗯”,就像猫抓挠过男人的身上,他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女人。

    颤抖的睫毛上还沾染着晶莹的泪珠,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让人不由得心神激荡。

    江榕天一把封住了女人的唇,湿热的气息暧昧纠缠。

    程晓小忽然想到风启还坐在下面,忙推了推男人。

    江榕天把头搁在女人的肩上,喘了两口粗气,哑声道:“真不该把人带回家。”

    程晓小双手抵在他胸膛,羞涩说:“你……下去吧。”

    “急什么,让他再等等。”

    长臂轻轻一带,两人双双倒在床上,程晓小刚要挣扎。

    “等你睡着了,我就下去陪他。”

    程晓小心中涌上甜蜜,原来被人宠爱的滋味是这么的好。

    ……

    江榕天关了台灯。黑暗中,他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静静的坐了会。

    这一巴掌,像是打在了他的心上,心抽痛的厉害。他的女人,除了他谁也不能欺负,就算是亲身父亲也不可以。程家的这笔帐,早晚要算一算的。

    江榕天悄悄带上门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