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做笔买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36字

    “她怎么样?”叶风启担心的站起来。

    程文俊的那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道,会不会牵扯了她胸口的伤。

    “刚睡着!”

    江榕天窝在沙发里,捏着自己的手指:“叶风启,这事只怕不光是冲你来的。”

    叶风启惊讶的看了江榕天一眼,点点头:“程家人最喜欢玩的,就是一箭双雕。明着一箭冲我来,暗下的却是射向你。这一巴掌,是打给你看的。”

    江榕天眼中露出赞许,“你打算怎么办?”

    叶风启淡笑:“我只是个马前炮,重头戏还在你身上。程家那个烂摊子,只有你能力挽狂澜。我这点身家,只能让程家晚死几年罢了。”

    “你倒是看得明白。”江榕天点了跟烟,俊朗的脸庞在烟雾中显得有些深沉。

    叶风启忽然坐直了身体,压低了声说:“江榕天,我想和你做笔买卖。”

    “你说。”江榕天挑眉。

    “我想收购程氏集团。”叶风启直截了当。

    ……

    卧室里,程晓小睡得香甜。

    灯光明亮的客厅里,两人英俊的男人面面而坐,时不时的交谈两句。

    墙上的大钟指到了十一上,叶风启正想离去,手机音乐响起。

    江榕天看来看来电显示,放在耳边听了几句,嘴里发出几声“嗯!”。

    “我有点事,要出去。程家的事……就按刚才说的去做。”

    这个时间还要出去?叶风启看看表,目光闪过担忧。

    ……

    因为脸肿的原因,程晓小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出门,老老实实的缩在家里。再过十天,就要开学,她打算趁着空档,好好备备课。

    江榕天这两天不知道在忙什么事,即便是春节放假,依旧是早出晚归。

    衣服上淡淡的香水味似有若无,程晓小很想拉住他,轻声问他是不是跟夏语在一起。只是话到嘴边,她什么也没有问。

    总要给他时间,去处理好夏语和孩子的事。女人可以刁蛮,可以无理,却不能没有分寸。适当的给男人空间,给他足够的信任,他会回心转意的。

    咦?为什么会用回心转意这四个字。

    程晓小摇摇头,咬着铅字笔的笔头,幸福的笑了。

    这两天她都是被男人的吻惊醒,他的吻,由温柔缱绻转变为凶猛肆虐,令她喘不过气。

    然后健硕的身躯缠上来……直至两人筋疲力尽。

    相信一个人并不需要理由,我只听从自己的内心。程晓小沉溺在他如黑的深眸中,告诉自己要做的,只是等待。

    ……

    初七是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也是江老爷子的七十五岁的生辰。老爷子不想搞得太隆重,只打算在家里吃顿便饭。

    这天清晨,程晓小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江榕天的纠缠,美其名曰要以饱满的状态,替老爷子过生日。

    江榕天看着她逃也似的去了浴室,眸中的笑意,再一次的闪过。

    这个女人跟他结婚都已两年了,在床上却仍像个青涩的小姑娘一样,动不动就脸红,真是可爱到了极致。

    手机铃响,江榕天看了看来电显示,去了阳台接电话。

    程晓小人浴室出来,也没放在心上,替他打理今天要穿的衣服。

    江榕天从阳台进来,从背后拥住晓小:“宝贝,今天中午要招待外省的官员。老爷子那里,我派你去打前战。”

    “好处?”程晓小调皮的伸出手。

    江榕天低下头,不怀好意的说:“把我给你,不需要你出一分力。”

    程晓小羞得脸一红,嘴里嗔笑说:“谁稀罕!”

    英俊的脸庞渐渐凑近,江榕天的唇暧昧的游走在她耳畔敏感之处,程晓小身子一颤,娇声喊:“江榕天,你走开。”

    这一声娇喊彻底把男人的欲望点烧,他算了算时间,还来得及品尝一回她的美味。

    他毫不客气的吻了过去,舌横驱直入,卷着她的小舌含入自己口中。

    程晓小紧闭双眼,回过头把手勾住他的颈脖,调皮的伸出舌头,在他唇上划了个圈,然后迅速的把人往外一推,逃开了他的怀抱。

    自己被调戏了。江榕天一愣后,只用了两步,就把人扑倒在床上,手脚并用。

    程晓小完全放弃了抵抗,甜蜜的任由他欲所欲求。

    ……

    男人出门,程晓小打扮妥当站在镜子前。

    镜子里的女人红唇微启,眼角含春,皮肤吹弹可破,娇嫩的如同一朵新鲜的百合花。程晓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开开心心的出门。

    她先打的去蛋糕店订了蛋糕,又给老爷子去商场挑了件价格不菲的唐装,顺便给江一买了双鞋。

    最后看看时间还早,她又在书店消磨了一会时间,才去了紫金山下。

    江一开门见是她,喜得眉笑眼开,把人请进去。

    程晓小放下东西问:“爷爷呢?”

    “晓小来了!”

    江民峰从书房走出来,朝她招招手:“快来,替我看看这字怎么样?”

    “好勒!”

    程晓小脱了外套,江一要接过来,晓小不让他动。

    “一叔,我自己来,你去忙!噢,对了,我刚刚给爷爷买衣服时,顺便看到皮鞋打折,给你买了一双,回头你试试。不合脚,我替你去换。”

    江一心头一热,赶忙道谢:“多谢少奶奶!”

    “什么少奶奶,叫我晓小,一叔,我跟你说过很多回来。回头再记不住,我可不搭理你。”

    江民锋在楼上看到这一幕,眼睛眯了眯。

    他并非老眼昏花的人。当初叶青求到他跟前来,他暗下把这姑娘从小到大的资料,为人,性格都摸了个透,才点头应下。报恩固然重要,但江家的媳妇,别的不说,人品很关键。

    江家虽然家大业大,可江民锋却不喜欢人多,所以佣人就那么几个。

    夏语小时候,没少到江家玩过,把江一呼来喝去,使唤的团团转。

    程晓小则不同,凡事能自己做的,绝不劳动佣人,还常常给了他们买东西。对冲这一点,他江民锋就喜欢晓小。

    ……

    傍晚时分,朱家四口到。

    程晓小看了看时间,走到庭院里悄悄给江榕天拨了个电话,让他别迟到了。谁知,电话一直在占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