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你信我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32字

    江榕天目光跟随着女人的背影,眼中露出欣慰。

    晓小在这个家里,虽然是明正言顺的女主人,却没有一点女主人的架子,和谁都亲近。真是个贤惠的老婆啊。

    夏语觉察到江榕天的眼神飘移,朝身后看了看,眼中闪过一抹不甘。

    今天的种种足以证明,他果然对那个女人动了心。夏语咬了咬牙,低声在念念耳边说:“念念,蛋糕来了。”

    三岁多的孩子,听到蛋糕两个字,一咕噜从椅子上爬下来,挥舞着小手,一边冲过去,一边叫着:“我要吃蛋糕,我要吃蛋糕!”

    程晓小刚端起蛋糕,看到一个小儿人冲过来,过道里刘嫂正端着热气腾腾的鸡汤从另一头走过来,吓得魂飞魄散。

    程晓小顾不得多想,忙把蛋糕放下,冲上去想把孩子拉过来。

    念念跑得极快,巨大的冲力冲过来,两人撞到一起,程晓小在倒地之前,手一伸,把孩子搂进了怀里,自己则重重的跌倒在地上,胸口一阵的撕心疼痛。

    哪知刘嫂受惊,手颤了颤,滚汤的鸡汤溢了几滴出来,正好有两滴落在了念念的小手上,念念手上一痛,哇哇大哭起来。

    哭声惊动了餐厅里的所有人,夏语头一个冲过来,一看儿子被晓小半压在怀里,冲上前用力把晓小一推,趁机把孩子抱在怀里,立马先声夺人。

    “程晓小,你要对我有什么不满,只管冲着我来,推孩子干什么?念念不哭,念念不哭,快跟妈妈说,哪里疼?”

    念念一边哭,一边喊:“手痛痛,手痛痛。”

    餐厅里所有的人闻讯赶来,江榕天见女人动作迟缓,忙上前扶住,轻声问:“怎么回事?”

    程晓小捂着胸口,疼得说不出话来。

    朱宏安趁机拿起孩子的手一看,孩子嫩嫩的小手上,已经烫出两个水泡,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脸色一沉,对着程晓小斥责辩:“你这是做什么,孩子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样害她。”

    刘嫂操着浓浓的山东口音,胆怯的说:“都是我的错,是我手没有端稳。”

    “刘嫂,你别帮着她说话。我走过来,明明看到她把念念压在身子底下。”夏语一边流泪,一边泣声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把目光都对准了程晓小,目光是暗藏深意。

    程晓小连连摇头:“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江水凌见孩子哭的厉害,忙打断说:“赶紧用冷水给孩子冲,我去找药膏。”

    “爸爸,我要爸爸!”念念忽然大声哭喊。

    江榕天顾不上程晓小,忙把孩子接过来,抱着去了卫生间,夏语紧跟而上。

    朱泽萱恼怒的朝程晓小瞪了一眼,抱着胸冷冷说:“我说表嫂,你看不惯夏语姐,也不用背地里朝孩子下手吧。真是心狠手辣!”

    “小萱,没影的事,不要乱说。”朱泽宇赶紧喝止她。

    朱泽萱跺了跺脚,忿忿不平说:“哥,夏语姐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护着她。”

    说完,长发一甩,留了个背景朱泽宇。

    朱泽宇和鬼子两人对视一眼,摇摇头叹说:“女人就是麻烦。”

    ……

    程晓小立在原地,紧抿着唇,不发一语,只是脸色泛着淡淡的苍白。

    她忽然有点想笑,自己好心帮人,结局却成了罪魁祸首,是不是她长着一张好欺负的脸。

    目光一转,见刘嫂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看着她,程晓小小脸浮上一抹苦笑。

    “刘嫂,别怕,你去忙吧,没事的。”

    刘嫂走上前,看了看外头,压低声道:“少奶奶,你小心夏小姐,明明少奶奶是……”

    “刘嫂!”

    程晓小摇摇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必理会她。”

    江一也凑上来,低声说:“少奶奶,我看你脸色不好,赶紧到沙发上歇会。我去跟老爷说。”

    程晓小有短暂的迟疑,最后还是轻声道:“等客人都走了再说,省得爷爷脾气上来了,坏了几家人的情份。”

    ……

    烫伤极为疼痛,念念的手冲了冷水,作为医生的江水凌用消过毒的针,轻轻把两个水泡挑破了,并抹上了药膏。

    众人见孩子停止了哭,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夏语握着孩子的手,轻柔的问:“念念,告诉妈妈,刚刚是谁把你弄疼的?”

    念念红彤彤的小脸一抽一抽,长长的眼睫上还沾着泪水,胆怯的朝江榕天看了看。

    “是……程阿姨……推我!”

    “不是我!”

    倚在门口的程晓小,一听到孩子说出的话,脸色顿时苍白,下意识的朝江榕天看去。

    恰好江榕天也正向她看来,深邃的目光里,带着一抹压抑的怒色,冷冽的如同冬日的冰雪。

    程晓小被男人眼睛里的寒光所惊呆,满腹辩解的话到了嘴边,终是化作了一声叹息,咽了下去。她慢慢的垂下了眼睛,掩住了所有的神色。

    江榕天,如果你信我,绝不会用这种眼光看我;如果你不信,我任何的解释,都苍白无力。

    ……

    江榕天眼中的失望一览无余。

    念念刚满四岁,正是天真无邪的年龄,绝不可能说假话。那么只有事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晓小确实做了伤害念念的事。

    一想到这儿,江榕天心中翻滚着波涛的怒色。

    朱宏平气冲冲的走到程晓小面前,还没有等别人反应过来,抬起手就是一个巴掌:“你怎么能下得了手。念念才多大的孩子,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我跟你拼了。”

    程晓小摸着火辣辣的半边脸惊住了。

    “妈!”

    夏语忙上前拦住:“妈,别这样,或许是误会也不一定。”

    “什么误会?”

    朱宏平一边哭一边骂:“人家都要害死你儿子了,你还在替她说好话,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啊。”

    夏语漂亮的眼眸迅速滴下泪,嘴唇紧紧的咬着,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楚楚生怜。

    夏寅怕事情闹僵,忙抱起侄儿,说:“念念困了,妈,我们回去吧。”

    夏语迅速用哀求的语调说:“爸,妈,我们回家吧!”

    朱宏平恼怒的一甩手,“小天,你倒是说句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