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两败俱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08字

    程晓小感觉到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气和寒霜,心中一点都不害怕。

    她宁愿在这一刻粉身碎骨,也不要活在欺骗中。

    江榕天欺身上前,双手握住她两个胳膊,目光锐利。

    “程晓小,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程晓小毫不畏惧的对视过去,带着淡淡的嘲讽:“江榕天,既然不爱,何必演戏,你都替你觉得累。”

    “我他妈什么时候在演戏!”

    “你无时无刻,不在演戏,你要不去做演员,还真是亏了。”

    刻薄的话从晓小嘴里说出来,带着恨。

    江榕天从来不知道,他爱的女人,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集聚在男人心底的怒火,彻底被女人嘲讽的眼神所点烧。

    他猛的把晓小往床上一推。迅速解开皮带,脱去了衣裤,覆盖在女人的身上。

    “程晓小,你看清楚了,我是怎么爱你的。”

    江榕天猛的低下头,在她唇上辗转厮磨,吻的热烈而霸道。

    淡淡的烟草味扑面而来,程晓小睁着眼睛,一动不动,任由他动作。

    江榕天发现女人没有反应,吻得更加凶猛,手撩起了她的衣摆。

    程晓小忽然觉得无比的恶心。她一把推开男人,想要挣扎着起来。

    江榕天怎么会让她起来,健硕的身体往前一压,就把女人死死的压在下面。

    程晓小胸口原本就疼,受到挤压后,下意识的去推身上的男人。

    江榕天把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迅速褪下她的睡裤,却又怕伤着她,正在犹豫时,程晓小奋力抬起头,在男人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下去。

    男人痛得倒吸一口凉气,手一松,程晓小下意识的扬起手。

    “啪!”的一声,世界忽然安静了。

    谁也没有先动,两人对视着彼此的眼睛,像两只相互防备的小兽,眼里都是怒火。

    江榕天摸了摸脸上,仿佛还不敢相信,这一巴掌是女人打的。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打他巴掌,这个女人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忽然邪恶一笑。

    “对不住了程晓小,你现在还是我老婆。有义务和老公过夫妻生活。”

    巨裂的疼痛,让程晓小下意识把身子蜷缩起来。

    “程晓小,你睁开眼睛看看,你看看,我是怎么爱你的。”

    低沉的声音带魅惑在程晓小的耳边响起,深深的羞辱让她死死的咬住了唇。

    江榕天怕她咬伤自己,一边抽动的同时,一边腾出手将她的下巴捏住。

    程晓小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一把抓住男人的手,用力咬下去,血腥味顿时在口中蔓延。

    疼痛深深刺激了男人的欲火,他瞬间忘记了轻重,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撞击着女人柔软的身体。

    程晓小紧紧的咬着他的手,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的任由他进攻,温热的血灌进她的喉咙。

    她想到了一个词叫——两败俱伤。

    ……

    江榕天爆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筋疲力尽的伏倒在晓小身旁,低低的喘着粗气。

    手从女人嘴里抽出来,深深的十个牙印,淋血淋漓,江榕天苦笑着说:“程晓小,你可真狠。”

    没有人回答他。

    “晓小,我们扯平了,好吗?”江榕天支起身体向女人看去。

    程晓小蜷缩着身体,伏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唇瓣都变成了苍白的颜色。

    江榕天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抱在怀里,大声叫着她的名字:“晓小,晓小……你怎么了……晓小!”

    依旧没有人回答。

    江榕天大惊失色,忙用食指掐她的人中。

    “晓小,醒醒。晓小,你别吓我!”

    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短短一瞬间。程晓小悠悠转醒,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字:“痛!”

    “哪里痛,你告诉我,晓小,你哪里痛?”

    程晓小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低低的说:“胸口痛。”

    胸口痛三个字让江榕天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替她把衣服穿穿,抱上车送医院。

    虽然他心里急得要命,偏偏不敢加油门,只能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腾出空给江水凌打电话。

    程晓小痛苦的闭着眼睛,把头靠在车窗上,无声落泪。

    为什么他和她之间,总要这样的相互伤害,她真的很累了。

    ……

    一个小时后,被人从床上紧急调到医院的胸科主任拿着胸片,连连摇头。

    “骨裂复发,住院吧。”

    江榕天心中一痛,忙问:“老刘,要不要紧?”

    刘主任拧着眉,轻轻叹了口气:“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连一个月都不到,你说要不要紧。榕天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刘主任说完这话,有意无意朝江榕天的手瞧,无可奈何道:“咬成这样,得打狂犬疫苗啊。”

    江榕天脸色铁青。

    ……

    一通忙乱后,程晓小住进了高干病房,她没有看男人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江榕天看着她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心中涌上深深的后悔。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碰到程晓小的事情,就这么容易暴躁。这个女人,总是能轻易的点烧他的怒火,令他失去了理智。

    江榕天枯坐在椅子上,等晓小的呼吸渐渐平稳后,才起身亲了亲她的脸庞。

    走到外面嘱咐护士小心照顾,自己开车回家替她拿些换洗衣服。

    十二个小时之前,他和她相拥着一起醒来,彼此嬉笑打闹。她窝在他怀里,娇滴滴的唤他江榕天。

    两个小时之间,他开着车从夏家出来,觉得心里不安,想赶紧回家把误会弄清楚,还晓小一个清白。

    江榕天苦笑连连。为什么兜兜转转之后,两人又回到了起点。问题出在哪里,是他错了吗?

    江榕天点燃一支烟,用力的抽了一口,突然用力的咳嗽起来。

    ……

    病房里一片安静。

    程晓小慢慢睁开眼睛,捂着嘴轻声抽泣,小小的脸埋在发丝中,看不真切。

    泪水流进嘴里,带着咸咸的味道,苦涩无比。她擦了把嘴角,却发现手背是红的。

    她的泪竟然和着他的血,这种滋味让她心里翻滚,忍不住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