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我做错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72字

    正月初八,晴,气温寒冷。

    江天集团所有的员工准时上班。

    人们还没有从节日的气氛中走出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着春节发生的新鲜事。

    九点半,江榕天一身西装,面无表情的出现大楼,面对所有上前的问候,视而不见,绷着脸上了二十六楼。

    欢快的节后气氛,瞬间笼上了一层低气压,和外面的天气格格不入。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年轻的老总到底哪里不开心。

    很快,两位总裁助理如花一样的脸庞,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很快,几位财务部的经理,副经理满脸斗志的脸庞,像是茄子被打了霜。

    很快,江天集团所有的员工,每个人都埋头缩在自己的格子间,默默的做着份内的事。

    陈唯小心翼翼的敲门,听到“进来”的声音后,她轻轻的走到办公桌前。

    “江总,晨光集团的副总来了,已经在会议室等候。合同都已经备好,江总您要不要先过过目。”

    江榕天从转椅里转过来,目光阴郁的扫了陈唯一眼。后者惊了一跳。

    “合同放下,跟他们说,我十分钟后过来。”

    “是,江总。”

    陈唯微不可察的松出一口气,不再多停留,正要转身走出去,却意外的看见江总右手上,贴着沙布。

    “江总,您的手怎么了?”

    江榕天脸色一沉,毫不客气说:“滚出去!”

    陈唯惊慌失惜的离开,江榕天顺手拿起手边的烟灰缸,朝着门口砸了过去。

    巨大的声音,让外头看热闹的人吓了一大跳,赶忙头一缩,埋在电脑前装着忙碌的样子。

    “吓死我了,再这样下去,我神精病也要吓出来了。”

    “你说话小声点。”

    “小声不了,反正都是个死字,被江总骂死和吓死,有什么区别。”

    “瞧瞧,连她都被骂了出来。”

    “活该,谁让她整天以江总私人助理自居……”

    陈唯瞪了两人一眼,回到自己办公桌前,目中闪过疑虑。

    自己跟前江总多年,知道能把他惹怒的,除了家里那位,不作他想。可是,就算江总再发怒,对她总是和言悦色的,为什么这次跟以前不一样呢?

    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陈唯低下头,掩住了脸上的一抹忧虑。

    ……

    江榕天看了几页合同,愣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抬起右手,轻轻抚着上面的伤口。

    今天早上,女人依旧对他一言不发,那目光冷的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沙思雨和叶风启一早又来了病房。两人见他,眼神十分不善,好像他是罪魁祸首似的。

    他江榕天何时看过这样的眼神,这让他心里很不爽。

    江榕天深吸一口气,把文件一合,嘴角擒上一抹冷笑。比起他的伤,有些事情似乎更需要弄明白。

    他迅速打开电话,找出移动的界面,输入电话号码,调出年会那天所有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一个一个的往下看。

    很快,他拿起电话,拨了个内线号码。

    “人事处吗,替陈助理办个离职手续。”

    挂完电话,江榕天用手机拨通了朱泽宇的电话。

    “小宇,中午一起吃饭,我有事跟你商量……好……等等,把陈斌给我约上。”

    “约他干嘛,哪个进去了?”

    “我想问一下那天绑匪的事。”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知道了。”

    “还有……”

    “还有什么事啊,老大?”朱泽宇的口气听上去很不耐烦。

    “马上去老爷子那头,找江一和刘嫂,亲口问清楚昨天的事情。”

    江榕天处理好私事,整了整衣服,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带任何表情的,走到了落地窗前,目光越来越冷。

    ……

    门忽然被推开。

    “江总,我做错了什么,您要开除我?”陈唯的声音带着倔犟。

    江榕天转过身,目光淡淡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好像跟了他有五年了吧,虽然她的目光偶尔也会露出些欲望,虽然她也常借着他狐假虎威,好在做事勤勤恳恳,他用得顺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现在吗……

    江榕天懒得多说一句话,朝紧随而来的两个保安挥了挥手,示意把人赶出去。

    陈唯大惊失色,尖声哭道:“江总,我跟了你五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说开除就开除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

    江榕天冷笑:“那天让你去补办卡,买手机,你都做了些什么?”

    陈唯呆愣。

    “陈助理,这个理由够不够?”江榕天补了一句。

    陈唯忽然觉得脚下有点软。

    “江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按错了,江总,你饶过我这一回。”

    江榕天冷笑:“是不是故意的,你心里清楚。把人带走吧,这个女人,我以后不想再江天集团看见。”

    “江总……江总……求求你饶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声音渐行渐远,听得人毛骨悚然。

    众人见最得江总欢心的助理,都被架了出去,只觉得心跳有些不隐。

    ……

    程晓小靠在病床上,一手挂着点滴,一手翻着书。

    年轻的护士走进来,拿出体温计甩了甩。

    “江太太,量体温了。”

    程晓小听话的把体温计放在腋下后,抬头问:“护士小姐,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护士笑笑:“恐怕还得住些天。骨裂这病需要静养的,而且最怕复发。你自己注意点,做什么都别太使劲。”

    程晓小神色黯然。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开学了,下半个学期,教学任务很重,自己这个样子,岂不是要影响学生的进程。

    护士见她愁眉苦脸,安慰道:“江太太别担心,这也不是什么大病,养养就好了。”

    程晓小朝她柔柔一笑,算作回答。

    “请问,这里是江榕天太太的病房吗?”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探了个脑袋进来。

    护士脸一板:“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小伙子从门后走出来,手里拎着几大袋食盒:“是这样,江总在我们饭店订了餐,说是送到这里来。”

    程晓小忙指了指桌上,微笑说:“辛苦了,放那儿吧。”

    小伙子放下东西,转过身说:“江夫人,骨头汤已经熬了三个小时,要趁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