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做人要知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81字

    等小伙子离开,护士感叹说:“我们这里的用餐已经很好了,江总还不放心,江太太可真有福气。”

    程晓小尴尬的笑了笑:“您去忙吧!”

    护士转过身时撇了撇嘴。

    哎,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要是我能嫁给你江榕天这样既多金,又帅的男人,别说闹脾气了,早八百年就没脾气了。

    程晓小等人离开,眼眸一点点黯淡下去。

    门又被推开,江水凌一身白大褂,踩着高跟鞋进来走到病床前。她是这个医院最年轻的院长,也是妇产科的一把刀,人称江一刀。

    “阿姨。”

    程晓小收敛了神色坐起来,她对江水凌一向有些敬畏。

    江水凌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身后跟着的刘主任迅速把程晓小的病情汇报了一通。

    江水凌点点头,示意刘主任先出去。程晓小顿时紧张起来。

    “阿姨,你坐。”

    “不用了!”

    江水凌居高临下冷冷地说:“程晓小,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不用我说,也知道该怎么做。”

    程晓小茫然的抬起头:“阿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念念的事已经成了事实,你就应该试着去接受,而不是动那些歪脑筋。老爷子为了你,始终没有松口让念念姓江,你不为别人,就为了他也应该好好跟小天过下去。”

    程晓小微微垂了眼帘,遮掩住了自己眼中的情绪,没有出声。

    江水凌皱着眉头又说:“小天和小语原本就是一对,老爷子硬生生的拆散了他们,你是即得利益者。所以,做人,尤其做一个女人,不能太贪心,要知足,要感恩。”

    程晓小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养好身体,早日为小天生个孩子。这样,既能哄老爷子开心,又能笼住小天的心,一举两得。阿姨的话虽然不中天,却是为你好,你自己好好想想。”

    江水凌话已出口,没有再作停留,高昂了着头走出去。

    泪水再次模糊了程晓小的眼睛,所有的情绪,伤心,委屈,痛苦,难过统统涌上了心头。

    原来在外人眼里,她就是个贪心,不知足的女人,是个得了利益,却还在索求更多的女人。

    当初江榕天娶他,确实是奉了长辈的命令,自己也是因为想寻一个能保护自己,保护叶家的依靠,而嫁给他。

    所以,当夏语带着孩子光明正大的走到她的生活中,时不时的冷嘲热讽,时不时的挑衅无理时,她忍了。

    这两年她委曲求全,一退再退,一忍再忍,只求保留一点可怜的尊严,守住自己一颗心。

    只可惜,有人连这一点点尊严都不打算给她。

    程晓小觉得自己的心已被践踏的血肉模糊,剩下的只有绝望。

    ……

    B市的一处高档餐厅里。

    江榕天,朱泽宇以同样一个抱胸的姿势,凝神听陈斌讲述那天惊险的过程。

    江榕天听到女人的惊险处,放在腋下的手暗暗使劲。

    在他的记忆中,晓小从来都是柔弱胆小的,连看到个蟑螂都会吓得扑进他怀里。谁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还能有坚强,勇敢的一面。

    陈斌说完,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两口,清了清嗓子说:“小天,我在办案中,见过各色各样的女人也不算少,像你老婆这样的,不多见。你老婆太能忍了,光着脚爬山不说,骨裂了,硬是咬牙一声不吭,连我这个老江湖都瞒住了。”

    江榕天脸色微变。

    “早知道那天我就不送她去什么山庄,直接去医院了。”

    陈斌整了整衣裳,起身说:“得了,下午还得回队里,你们慢用,我先走了。替我和程老师道个谢,回头空了,我亲自去拜访她。”

    江榕天把人送走后,脸色极为难看。

    朱泽宇看了看他,轻咳一声说:“小天,江一和刘嫂我见过了。”

    “怎么说?”江榕天把打火机拿在手里把玩。

    朱泽宇抿了抿嘴,轻轻叹了声说:“小天,要不是江一和刘嫂在江家十多年了,这话连我都不敢相信的。”

    “别废话,说!”

    “事实是,你老婆为了不让你儿子烫伤,硬生生的把自己做了肉垫。事实是,夏语说的,都是假的,我这表妹演技太好。”

    江榕天瞬间沉了脸色。

    ……

    “晓小,今天下午的事,我想听你的解释。”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夏语的诬陷,你信吗?”

    ……

    你信吗?

    晓小问他。

    他没信。他居然没信!

    江榕天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她为救自己的学生,都可以奋不顾身,又怎么会狠心的去伤害念念。

    她就算再蠢,又怎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去伤害念念。

    江榕天只觉得胸口痛不可挡。他掏出香烟,朱泽宇替他点了火。

    江榕天猛吸了两口,稍稍平复下心情。

    朱泽宇却冷笑着说:“我说江榕天,你跟那程晓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会好,一会闹的,这会子都闹到医院了,丢人不丢人。”

    江榕天冷冷的看着他,弹了弹烟蒂不说话。

    朱泽宇肚子一伸,索性骂道:“你他娘的别用这种眼神来看老子,老子为了你好才跟你说这些话。你给我自己想想,昨天念念一哭,夏语那几句话一说,你心里是不是也在怀疑程晓小。”

    江榕天破天荒的没有动怒。

    没错,他从椅子上跳起来的那刹那,心里确实有过怀疑,所以他没有替她说一句话,所以他才会一到家就质问她。

    “妈蛋!”

    朱泽宇骂了句粗话:“你他娘一会爱她爱得死去活来,一会又因为夏语的一句话疑心她,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什么?”

    “朱泽宇!”江榕天低低的吼了一句。

    “叫老子做什么。老子要有心爱的人,她就是杀人放火了,老子照样护着她,管他娘的!”

    朱泽宇重重的踢了两下椅子,表示心中的不满。

    一大早的,自己正和公司高层,中层开着会呢,就被这王八蛋给呼来喝去,还尽是这些破事。朱泽宇一堂堂朱氏集团的老总,岂能甘心。

    “还有,朱宏安虽然是我姑妈,但她要敢朝我心爱的女人甩巴掌,老子六亲不认,分分钟跟她翻脸。我朱泽宇的女人还轮不到她来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