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爱的名义欺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94字

    英俊高大的男人抱着女人,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招摇过市,吸引住了无数人的目光。程晓小早已羞把头埋进了男人怀里。

    江榕天却毫不顾忌。他见电梯前面等候的人太多,索性爬楼梯。程晓小怕掉下来,只得伸出手勾住他的颈脖。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讲话。

    到了影像科,排队的病行足足有三四十位。江榕天皱了皱眉头,把程晓小放在椅子上,掏出手机给江水凌打了个电话。

    不过短短五分钟,一个实习医生模样的人走到两人跟前。

    “江总,跟我来。”

    程晓小见江榕天连照个CT都要开后门,尴尬的低下了头。

    江榕天不以为然,又一把抱起了她。

    实习医生惊讶的问:“江夫人得了什么病,竟然连路都不能走?”

    男人挑眉回答:“骨裂。”

    “好好的,怎么会骨裂了?”实习医生追问。

    江榕天看了眼怀里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两个字:“逞强。”

    程晓小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心中浮起凄凉的笑意。是啊,早知道如此她又何必去做念念的肉垫,她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碗滚烫的鸡汤淋到孩子头上。

    何止是逞强,简直是自不量力。

    可是如果再来一回,她还是会这样的自不量力,因为那毕竟是他的孩子,流着他的骨血。

    程晓小心中一痛。自己果然陷得太深了。

    ……

    从小到大,程晓小都没见过CT室是个什么模样。当她被抱上那个大家伙时,心里咯噔一下,握着男人胳膊的不由自主的用力。

    江榕天感觉到女人的紧张,低声安慰:“别怕,我就在外面。”

    程晓小深吸一口气,神情淡淡说:“你出去吧。”

    CT房的大门重重合上,江榕天在后面操控台,看着女人孤零零的躺在机器里,心里揪作一团。仿佛那机器随时可能把她吞噬。

    江榕天忽然觉得自己错得离谱。他在想,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程晓小是不是也像在CT房里一样,孤零零一个人扛过所有的伤痛。

    这两年他忙着为公司开避疆域,忙着照顾夏语母子,忙着和金浩斗智斗勇。他以为远离、冷淡就是对她的保护。而实际上呢……

    实际上江、朱两家除了老爷子外,几乎没有人给她好脸色看,当着他的面冷嘲热讽,夹枪带棒。

    实际上所有的人都把她当成了罪魁祸首,希望她退出,让所谓的一家三口大团圆。

    实际上要是他能站在程晓小的身边,朱宏平那一巴掌又怎么可能煽下去……

    江榕天大彻大悟。

    ……

    做完CT,程晓小身体有些眩晕,呕吐的反应,她脸色苍白的被医生从CT台上扶下来,还没等站稳,人已被江榕天抱起来。

    程晓小目光深深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涌上悲凉。要怎样的利润驱使,才使得眼前的男人把戏演得如此逼真。

    她忽然想起和他大婚那日,所有的一切都预备好了,独独新郎迟迟不到。

    她穿着华贵的婚纱,低头坐在化妆间里,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耳边是思雨的咒骂。

    最后十分钟,他赶来了。程晓小松出一口气的同时,却充满了担忧,这样的婚姻一定是他抗拒的。

    果然第二日一大早,他放下新婚妻子,又飞去了国外陪夏语,他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没有新婚之夜,没有蜜月度假,甚至连他们的婚纱照,都是影楼PS上去的,

    “你盯着我看,是不是觉得你家男人长得很不错?”

    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男人湿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程晓小撇过头才发现自己回到了病房的床上。

    “晓小,你搂着我不放,是不是代表你舍不得离开?”

    程晓小脸一红,迅速松了手。

    江榕天腾出手,替她把外套,外裤脱去,扶她靠在了床上,自己则在床头坐下来。

    长时间的沉默后,江榕天忽然开口。

    “晓小,昨天的事委屈你了。念念的事,谢谢你。”

    程晓小淡淡一笑,什么也不说,只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看来江一和陈嫂到底没有忍住,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江榕天在那样的眼光下无所遁形,抓住展颜柔若无骨的小手,很用力。

    程晓小挣脱了几下,江榕天不允许她挣脱。

    “晓小,我和夏语从小一起长大,我对她……”

    “江榕天!”

    程晓小出声打断:“你买给我的所有衣服,是不是夏语一件,我一件?”

    不想再忍了,只想明明白白问个清楚。或许,是夏语恶意的中伤呢。晓小心里抱着一丝希望,鼓足勇气张开了口。

    江榕天被问住,他想了想,如实说:“是的。”

    程晓小微讽一笑:“你最近和晨光集团在合作新项目。”

    江榕天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一问,却还是如实的点点头。

    程晓小心里最后一点希望破碎。原来夏语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程晓小慢慢闭上了眼睛,声音带着无穷的哀伤:“江榕天,我有点累了,你走吧,我想安静的休息会。”

    江榕天直觉感到不对。女人莫名其妙的问了两个问题,然后就赶他走,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为了避免两人的关系闹得更僵,他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替她把被子掖好,柔声说:“你先好好休息,我回公司去一趟,晚点再过来。”

    程晓小缩在被子,听着男人的脚步渐渐走远,眼泪滴滴落下。

    他的情话一如既往的缠绵动听,可程晓小却再也不想听。她一次次给他信任,换来的却是欺骗!

    她感激他在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感激他明明没有感情,却依旧娶了她。所以她用女人最珍贵的身体和两年时光去偿还,默默等待,无怨无悔。

    程晓小无声抽泣。

    没有人知道,她之所以提出离婚,不是对这个男人失望,而是心疼他夹在责任和真爱之间,左右为难,筋疲力尽。与其三个人痛苦,不如由她来作了断,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

    除夕夜男人走到她身边,温情脉脉的说爱她,她简直欣喜若狂,老天爷还是眷顾她的。谁又知,这爱的背后……

    程晓小哭声渐响。

    江榕天,我程晓小宁可你说不爱,也不要你用爱的名义来欺骗。